在失去我的連鎖事業之前,我身上的完美主義基因讓我認為犯錯是一件既愚蠢又耗費時間的事。

所以,當這件對我來說猶如天崩地裂的大事發生後,連我身旁的親朋好友們都不敢相信我居然會犯這樣的錯,而他們給我的回應是一個個失聯,最後只剩下痛不欲生的我,和家人互相支持鼓勵。

我當時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如果我真的從不犯錯,為甚麼最後會出現這麼糟糕的結果?

直到父親一針見血地告訴我:「這是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是錯誤的。」

說完以後,他還豪爽地拍拍我的肩膀:「現在你知道了,下次不要再犯同樣的錯就好了。」好像我只是在作業本上寫錯一個字似的。

但不可否認,這段話的確伴我走過低潮期。甚至到後來我也不得不承認,因為這項錯誤,我得到比原來更多的收穫。

我忘記在哪裏看到這一段話:「做生意就跟做人一樣,總是有高峰、有低潮,只是在身處逆境時,更要去思考有無實力去克服。」

它告訴我們,人只有在發現自己犯錯的時候,才有積極思考、改變現況的動力,而這正是富者恆富的秘密。

害怕損失不會讓你變更好

人都有害怕損失的心理,尤其是窮人們,都擔心自己如果做錯決定,很有可能會一無所有。

但是,我要用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大家:犯錯本身就是成長的一部份,你擔負的責任愈多,就愈有可能犯錯。如果你總是害怕犯錯,那麼就要有一輩子庸庸碌碌的準備。

我現在就可以舉出好幾個大企業的CEO和世界知名的投資者所做的錯誤決策:

汽車業龍頭的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 Corporation),在1980年代砸下450億美元發展自動化,以為用機械取代人工,就能打敗入侵的日本車,結果反讓市佔率從48%跌到36%。

在消費者都可以用低價買到高級手機時,摩托羅拉(Motorola Inc. )居然大筆投資,推出一支3千美元的衛星手機,導致全面滯銷的悲慘局面。

股神巴菲特在2007年時開始減持某支股份,但這支股票之後居然狂漲50%以上,讓他少賺了158億元。

他們都犯了讓別人跌破眼鏡的大錯,可是你看看他們現在的狀況,通用汽車現在還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車製造商,摩托羅拉依然在通訊市場佔有重要地位,而巴菲特一度擊敗比爾蓋茲,成為世界首富。

他們都屬於「積極的犯錯者」,一發現自己犯了錯,馬上修正方向,同時在新方向上謹慎前進,導引出更有創意也更實際的變革方向。

比爾蓋茲在接受專訪時告訴大家:「我喜歡僱用犯過錯且能即時改正的人,這表示他們能冒險。人們處理錯誤時所用的方法,也表現出他們隨機應變的能力。」

因為,有犯錯經歷且能從錯誤中學習的人,比其他人更能適應眼前發生的狀況,成為更有效率的領導人。

如果你因為害怕損失而不願去嘗試,就會像只有最後一次機會的跳水選手,選擇最呆板而安全的姿勢落水,沒有創意空間。這樣的話,怎麼能期待自己能在致富這條路上得高分?

想要有凸出的表現,就要做一些以前沒有嘗試過的事。當你做這些沒做過的事時,犯錯的機會總是很高的。

但就像華人首富李嘉誠說的:「我做生意,從來不為失去錢財而自責做錯了甚麼,因為我明白,小的失手可以贏得更大的利潤,而大的損失可以讓我知道不再走一條錯誤的路。」

反駁錯誤只會浪費學習時間

我可以明確地告訴大家,犯錯和損失是成功致富的實驗過程,也是擁有成功不可或缺的元素。這就好像水的化學式是 H2O,只要缺少任何一個元素,水就不會存在。

既然犯錯是成功致富的必要過程,我們該做的就不能只是待在原地,和犯下的錯誤大眼瞪小眼,或是為自己的行為辯護。

事情已經發生了,不管你怎麼多費唇舌,存摺數字或營收也不會從負數變成正數,這麼做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投資專家索羅斯(George Soros)說,他每天的工作很單純,就是在「檢視錯誤」而已,因為,他相信大家都會犯錯,而不論他是找到自己的錯誤還是找到別人的錯誤,都可以搶得修正錯誤的先機,贏得改善的機會。

所以,當我認知到這個事實後,我收起自怨自艾的情緒,把這些時間拿來承認錯誤、理解錯誤和投資未來。

你知道為甚麼世界上總是富人少而窮人多嗎?

因為只有少數人會盡量去嘗試不同的路徑,期望能趁早發現錯誤,並從中學習甚麼才是正確的方向;而多數人則以犯錯為恥,即使犯了錯也不願面對,最後只有兩種結果,一個是因循過往,做別人都在做的事;一個是陷在錯誤中找方向,這樣做,當然摸索不到對的成功路徑。

避免犯錯,只會讓你的路愈走愈窄,格局愈來愈小,所以,不要再把犯錯當成愚蠢的標誌和未來的負擔,這只會凸顯你根本不願提升自己的思考層次而已,最後依然只能落入窮人的困境中。

——摘編自《M型窮人的PRADAⅡ:M型時代用「小錢致富」的33堂必修課》智言館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