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目前已是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中共憑其特有的權貴資本結構,壟斷著全國資源和財富,目前全國仍有80%的人月收入不超過3,000元。大陸分析師通過數據分析了中國大陸國有多富,民有多窮。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付一夫近日撰文,分析了大陸宏觀國民經濟增長與百姓身家財富增長的不同步,但他的微信文章已經被刪除。

人均GDP越來越高於人均可支配收入

文章稱,人均GDP歷來都是被各個國家所推崇的重要指標。從數據上看,2017年,中國人均GDP已接近9,000美元,距離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即人均GDP超過12,000美元)並邁入高收入國家陣營的距離已經越來越近。

然而,人均GDP從來就不是中國老百姓身家財富最真實的表現。倘若用「人均可支配收入」這一指標來進行對比,情況便全然不同。

數據顯示,無論是城鎮還是農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顯著低於同期的人均GDP,並且逐年不斷擴大,這一趨勢在農村居民身上尤為嚴重。2017年,農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數值尚不及全國人均GDP的1/4。

無論是城鎮還是農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顯著低於同期的人均GDP,並且逐年不斷擴大。(微信)
無論是城鎮還是農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顯著低於同期的人均GDP,並且逐年不斷擴大。(微信)

財政收入超速增長 國人工資收入佔比低

政府收入水平是探究「國」究竟有多富的一個重要衡量維度,這個包括以稅收為主的財政收入,以土地、礦產資源等構成的資產性收入和增值等。其中財政收入是最主要的部份,而財政收入的增速與其在GDP中的佔比,也是衡量「國富」程度的指標。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1978—2017年絕大多數年份裏,財政收入的增長速度都顯著高於GDP增速。

如果用作為主要居民收入來源的工資收入來衡量國民財富狀況,從城鎮居民人均工資收入來看,1978—2017年年均增速為13.08%,低於全國公共財政收入13.76%的平均增速。農村的居民收入則更低。

另有研究表明,全國範圍內約90%的職工只擁有工資總額的不到50%,而其他約10%的高管或壟斷行業職工,卻瓜分了超過一半的工資。這樣對於90%的人來說,他們的工資總額佔GDP的比重與財政收入佔GDP的比重相比,自然更加懸殊。

高企的負債 加劇了國人的貧窮

文章稱,事實上,中國老百姓手中可花的錢遠遠沒有想像中那麼多,只因為日漸上漲的房價與醫療教育等成本,讓絕大多數國人的身上都揹負著巨額債務。

數據顯示,1996年中國居民債務佔GDP的比重只有3%,2008年也僅為18%,但自2008年後這個佔比呈迅速增長態勢,短短六年間翻了一倍,達到36.4%,到了2017年已經高達49%。

高企的負債對於國人來說意味著甚麼呢?「月入三萬活得卻像月入三千」,便是最好的答案。

文章引述電視劇《蝸居》中一段令人動容的獨白,或許更能佐證這一判斷:

「每天一睜開眼,就有一串數字蹦出腦海:按揭六千,吃穿用度兩千五,冉冉上幼兒園一千五,人情往來六百,交通費五百八,物業管理費三四百,手機電話費兩百五,還有煤氣水電費兩百。也就是說,從我甦醒的第一個呼吸起,我每天要至少進帳四百,至少......這就是我活在這個城市的成本......」

此外,「民窮」還體現在居民收入差距不斷擴大、稅賦居高不下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