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有中共官員以毒為媒進行權錢、權色交易。評論認為,在中共獨裁專制下,掌權者不受任何約束,當整體社會道德失控,他們曝出各種醜聞一點不奇怪。

近日,大陸官媒報道稱,有中共官員熱衷於搞「毒友圈」,一些商人和社會人員與他們「搭上橋」後,會邀其一起吸毒,堂而皇之開「毒趴」。與之相伴的,是私下進行紅包授受和利益輸送,某些「毒趴」還會叫來風塵女子「助興」,形成黃賭毒「一條龍」。有市長級的官員被逮捕時一絲不掛。

報道指,2014年,在四川劉漢涉黑案一審公訴中,劉維供述,從2002年開始,在劉維召集下,德陽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原政委劉學軍、德陽市公安局裝備財務處原處長呂斌和什邡市檢察院原副檢察長劉忠偉等多名政法官員,基本每周一聚,吃喝玩樂,吸食毒品。所有消費由劉維買單。

湖南臨湘市市委原副書記、原市長龔衛國從認識一位老闆後,帶著好奇開始吸毒,最終一發不可收拾,成了吸毒市長。龔衛國還與一張姓吸毒女子長期保持男女關係。

曾做過臨湘市副市長的姜宗福在微博裏寫道,龔衛國「就一流氓,吸毒犯。自己吸毒產生幻覺報警,警察趕到,一絲不掛。」

2015年,湖南衡陽縣查處了61名涉毒官員,他們中有縣政府辦、交通局、農業局、國土局、住建局、建工局、水利局等單位的中共黨員幹部和公職人員。其中,交通局就有8人,包括該局黨組成員、紀檢組長華某某,副局長趙某某,駐車站運輸管理辦公室主任凌某等。

報道說,從客觀上看,目前官員監督管理方面存在一些難點、盲點、漏點。

中共官場黑惡化程度加深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官員吸毒早就屢見不鮮。從2011年曝光的雲南楚雄吸毒州長,到2014年德宏縣一次開除41名涉毒官員,再到吸毒產生幻覺自己報警的臨湘市長龔衛國,這些還只是冰山一角。中共官員都有自己的圈子,如果毒品在這個圈子中開始氾濫,說明中共官場黑惡化程度正在逐步加深。

「如同已經曝光出來的大量官員亂性荒淫的內幕,性亂和吸毒已經成為中共官員的新的身份標配。」唐靖遠說,中共獨裁專制缺乏監督,當整體社會道德失控,曝出這樣類似的醜聞一點也不奇怪。

中共出台有很多紀律條文,但官員各種違法亂紀的事件仍層出不窮。「這說明整個官場體制的骨髓根子出了問題,整個體系已經爛透。」唐靖遠說,就像龔衛國這個案例,毒品已經成為對官員賄賂的新寵。官員主動尋找刺激,說明中共那套騙人的所謂黨員信仰,早已腐爛不堪,官員不過只是行屍走肉,淪為中共任意驅使的工具而已。

大陸吸毒人數在增長

《真實的江澤民》一書披露,黃賭毒在中國大陸泛濫一個最主要的誘因就是人們精神極度空虛造成的。中共統治下的大陸已成為一個信仰缺失而又沒有道德約束的國度,許多人為尋求精神刺激,為了及時行樂,自甘墮落。

據中共國家禁毒辦《2016年中國毒品形勢報告》披露,截至2016年底,全國現有吸毒人員250.5萬名,比上年增長6.8%。

唐靖遠指出,中共早在延安時代就靠種植、販賣鴉片獲得經費,中共體制中對毒品並不陌生,也不排斥。連薄熙來老婆谷開來,身為政治局委員的高官家屬,照樣吸毒成癮,說明體制內從上到下,對吸毒並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中國心理專家李莉曾表示,如今在中國大陸,合成毒品成為年輕人人際交往的新工具,在K歌、蹦迪等娛樂活動中,吸毒行為被披上了「時尚外衣」。「他看朋友都在吸,他要融入這個圈子,他就要選擇。」

專家估算,中國大陸每年吸毒耗資大約在200億人民幣以上。吸毒者的財產總是有限的,吸毒者為獲取毒資,引發的社會犯罪層出不窮。據某戒毒所調查,吸毒者中80%以上有過各種違法犯罪行為,諸如盜竊、搶劫、詐騙、貪污受賄、販毒、淫亂、甚至圖財害命;女性吸毒者90%以上有賣淫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