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一則涉幼性醜聞,闖入公眾視野,孩童家長說:北京朝陽區管莊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分園,給孩子打針、餵藥,將孩子脫光衣服罰站,看「叔叔醫生脫光溜溜」猥褻小朋友——最小的小朋友不滿三歲!一時間,輿論譁然,引發強烈公憤!

曾幾何時,毛澤東淫亂、江澤民淫亂、周永康、徐才厚谷俊山淫亂,都是中國百姓茶餘飯後的笑料談資。人們聊起這些糗事,都是帶著一種調侃與嘲笑的輕鬆心情。

《我和史太林》俄文版封面和維娜達維多娃劇照。(網絡圖片)
《我和史太林》俄文版封面和維娜達維多娃劇照。(網絡圖片)

到了2013年,當小學生被校長開房曝光出來的時候,公眾開始震驚了。而今,當談論發生在紅黃藍的這宗涉幼性醜聞的時候,人們再也輕鬆不起來。因為這一事件的性質,遠遠超越了一道紅線。這道紅線,不是人類道德的底線,也不是人類心理承受的底線,而是人類想像力的極限!

中國人終於發現,共產邪靈主宰下中共政權製造的社會亂象,豈止是「國已不國」,而是早就「人已非人」!人們從內心發出這樣的追問:中國這是怎麼了?問題的根源究竟在哪裏?照這麼下去,中國人的明天和未來將成何體統——換句話說,中國人還會有明天和未來嗎?

中國,曾經是舉世仰慕的文明之邦,為何淪落成淫亂無底線舉世聞名的邪惡之國?本文將深入求證,追根溯源。

一、共產黨淫亂一「馬」當先

當今中國大陸,「N奶」之風盛行(2≤N≤146)。這股風初起中共高層,繼而吹遍整個官場,並迅速漫延民間。據港媒披露,大陸95%以上的貪官有二奶,少則一個,多則百餘。共產黨「N奶」之風潮,何以越刮越猛?何以越湧越洶?常言道:樹有根,水有源。要想弄清這個問題,還得從共產黨鼻祖馬克思說起。

馬克思淫亂

左為馬克思,右為女傭海倫德穆特。(合成圖片)
左為馬克思,右為女傭海倫德穆特。(合成圖片)

根據研究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專家程映紅教授考證,共產黨的鼻祖、無產階級的導師馬克思結婚時,娶的是一位出身資產階級的漂亮小姐,名叫燕妮。作為陪嫁,妻子帶來一個女傭,名叫海倫德穆特。馬克思無償剝削無產者海倫德穆特的勞動,不斷姦污使她懷孕生子。為了自己清白,讓共產黨的二祖師爺恩格斯替背黑鍋,恩格斯收養了孩子,卻寄養在工人家裏。如此說來,共產黨最早的包二奶者,非老馬莫屬了。

列寧淫亂
列寧和情婦伊涅莎‧阿尔芒(合成圖片)
列寧和情婦伊涅莎‧阿尔芒(合成圖片)

俄羅斯女作家凱瑟琳蕊布絲,在著作中披露,列寧在妻子之外,另有情婦,名叫伊涅莎阿爾芒。妻子知道列寧的婚外情,她實在無法忍受丈夫去愛另一個女同志,曾試圖離婚,但被列寧說服。凱瑟琳的著作中說,可能與列寧有染的女人,有名有姓的,至少有16個,並列舉了她們的名字。

2004年6月份的《歐洲神經學學報》,發表三位以色列醫師的研究報告:列寧在1917年十月革命前,在歐洲感染了梅毒。研究者依據的史料,包括列寧在歐洲和蘇聯的醫生的記載,列寧健康狀況材料及驗屍報告。「如果你消去列寧的名字,把其症狀拿給任何一位精通傳染病的神經學家看,他會說,『梅毒』。」研究者對《紐約時報》記者這樣說。1924年列寧死於梅毒。

斯大林淫亂

蘇聯歌劇明星維娜達維多娃,是斯大林最寵的情婦,淫亂持續了20年。她在《我和史太林》回憶錄中,記述著史太林對她說的這樣一段話:「我一擺脫塵世間的事情,就想您。我請求你只做我的女人!我一見到你,性情就非常激動,頭痛得要裂成碎塊了!是的,我兇狠,尖刻,固執,我本性難移。你不該和姆利德利澤尤日內(維娜的丈夫)睡覺。」(27頁)

書中還記載:早年史太林被流放時,跟當地一個叫帕莎的姑娘有私生子。史太林結束流放離開後再沒回去過,連封信都沒有。帕莎死後,他們的兒子給史太林寫信,告訴他母親去世了,史太林把信給撕了。維娜問史太林;「您可憐帕莎和孩子嗎?」史太林把兇狠的目光投向維娜:「不要可憐死人!」(410頁)

毛澤東淫亂

毛澤東和眾多女性在一起。(網絡照片)
毛澤東和眾多女性在一起。(網絡照片)

主掌中共大權四十一年的毛澤東,在女人面前出了名的壞。毛澤東權力極大,又性慾極強,且用情極濫,這三者相加的結果是:見色思淫,每思必逞,逞後棄之,至死方休,毫無責任感和性道德可言。

1934年10月,中共被國民政府軍趕出江西,狼狽逃竄。逃竄途中,毛澤東只顧自己快活,哪管賀子珍死活?一年間賀子珍三次懷孕,弄的瘦弱多病,人老珠黃。

到達陝北後,毛澤東背叛賀子珍,跟北京來的女學生、美女翻譯吳廣慧,還有性感開放的美國女記者史沫特萊好上了。姦情被賀子珍撞見,賀子珍氣得炸鍋,說要派自己的警衛殺了這兩個騷貨。毛澤東毫無悔意,將賀子珍驅逐出延安。當時延安中共高層流行一句口頭禪:「老子出生入死打天下,搞個女人算個啥?」

毛澤東對女人無情無義,從原配羅氏,到楊開慧到賀子珍再到江青,沒有一個好合好散,要麼遺棄,要麼逼瘋,要麼打入冷宮。跟過毛的女人,這些年媒體曝光出來的,有名有姓的有15個之多,差不多都命運多舛,少有善終:原配羅氏年僅21歲病亡,楊開慧29歲被槍殺,賀子珍被毛逼瘋,江青獄中上吊自殺……

毛淫人妻女,糟蹋秘書,染指護士,玩弄演員,難以數計。據說,毛澤東利用中南海舞會之便糟蹋的女文工團員數以千計,事後把她們祕密送到遠離人煙的大山或海島,以免壞了毛澤東的名聲。

中共淫亂的前生今世(二)江氏「新時代」

二、江氏帶領中國走進 淫亂「新時代」

江澤民在蘇聯與色諜克拉娃(右)合影。(網絡圖片)
江澤民在蘇聯與色諜克拉娃(右)合影。(網絡圖片)

「男人不嫖娼,對不起黨中央;女人不賣淫,對不起江澤民。」這句江澤民當政時期的流行語,揭示出三個事實:

1. 淫亂始於中共最高層,是上行下效的結果;

2. 「男人」「女人」這兩個詞,從語法上說,是沒有任何限定的全稱指代,表明全社會男男女女放棄了對嫖娼賣淫的心理防線,從「心動」到「行動」;

3. 中國社會的整體淫亂,始於江澤民時代。

下面,我們就順著這句流行語提供的路線圖,來看看江澤民是如何繼毛澤東之後,黨魁示範,高層黨棍奉行,中下層黨徒緊跟,從而開啟淫亂「新時代」,終至中華大地淫浪滾滾,亂成一鍋粥吧。

上世紀五十年代,江澤民留學蘇聯。漢奸出身,愛出風頭的江澤民,被克格勃看中,派出色諜克拉娃誘江入甕,江從此成為克格勃特務,為日後出賣巨額國土給俄羅斯埋下伏筆。江任電子工業部副部長出國時,異國嫖洋妓,據說,給小費還很大方。

眾所周知,被江澤民長期霸佔的四個女人:黃麗滿、陳至立、李瑞英、宋祖英,都是有夫之婦。傍上江總書記,好處自然來:黃麗滿官至廣東省人大常委會主任;陳至立官至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李瑞英是CCTV新聞主播,是央視有史以來這個位置上級別最高的人;宋祖英官至少將,江給她劃撥軍費到海外開個唱。與此同時,幾位情婦的丈夫也都受到安撫,有的提拔成高官,享受國家待遇;有的經商,得到不少訂單。(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