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中共黨官淫亂大看台

中共成立之初,是蘇共控制的共產國際的遠東支部。所以中共稱蘇共為「老大哥」。1990年第十期俄國《祖國》雜誌,對俄共初期的共妻現象曾有全面揭露:布爾什維克控制的地區,「公有化」資產階級婦女。

1918年3月,葉卡捷琳娜堡公布命令:「16-25歲的婦女必須接受公有化」。這就是老大哥「共產共妻」的一個縮影。

中共上世紀五十年代,有一句家喻戶曉的口號:「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身為小弟的中共,也得學著老大哥的樣子過生活。中共歷史上,黨官淫亂由來已久,屢見不鮮,高層淫亂是一種常態。

據曾任中共宣傳部秘書的鄭超麟的回憶錄《革命與戀愛》一書披露:已有家室的中宣部長彭述之,先是與蔡和森的妻子向警予上床,後又跟羅亦農的妻子睡覺。向警予死後,蔡和森奪了李立三的妻子李一純;羅亦農奪了賀昌的妻子諸友倫;李一純則先後與楊開智、李立三和蔡和森都組成過家庭;而朱德的前妻(朱敏的親生母親)也跟人私通過……

中共歷經兩年多的長途奔命到了延安,屁股還沒坐熱,第一輪高官換妻潮就開始了:毛澤東首先停妻再娶,拋棄賀子珍,和江青搞在一起;黃克功求婚不成,連開兩槍,殺害陝北公學16歲的女學生劉茜,反誣「劉氏狼心惡毒,玩弄革命軍人!」

鄧力群趁李銳在延安整風挨整之際,趁虛而入,占有了李妻范元甄。棄原配,取新歡;奪妻、逼婚、黨組織配婚,在延安成為一種風潮。

後來又出現過兩次換妻潮。中共高官三波兒換妻潮,可不止是舊人哭、新人笑那麼簡單——這是一種無言的教唆,有形的示範:在中共獨裁暴政大傘庇護下,只要你掌權,美色隨便選!

時至今日,中共黨官淫亂,無處不在,無奇不有;中共黨官「N奶」數量持續飆升,就像是在打一場沒有常勝擂主的擂台賽,花樣不斷翻新,紀錄不斷刷新。大陸網民圍觀中共黨官「你方唱罷我登場」的淫亂醜劇,其醜態百出,令人眼花繚亂。忽然有那麼一天,其君靈機一動,把醜劇男主角分門別類,並給其中出類拔萃者評出九項大獎——

一曰「數量獎」。江蘇建設廳廳長徐其耀,共有情婦146位,其數量之多遠超同類,令人咋舌。146個情人,哪個不想在廳長身上撈一把,就算一般混生活,養活這146個情婦,開銷也不在少數。錢從哪出?可想而知。

二曰「素質獎」。重慶市委宣傳部長張宗海,常年在五星級酒店包養漂亮未婚本科女大學生17人。宣傳部長是中共的喉舌,三個代表自然倒背如流。然而,說是說,做是做。張部長包養的都是有學歷有素質有姿色的才女,素質之高,他人莫及。

三曰「學術獎」。海南省紡織局長李慶善,心細如絲,下筆成錦,撰寫性愛日記5本,收藏標本236份。李局長傾注了大量心血,把自己的骯髒行徑上升成文字作品,昇華為學術理論。

四曰「青春獎」。四川樂山市長李玉書,20個情人年齡都是16-18歲。為了討情婦歡心,李出手大方,送汽車,送別墅……難怪每次換屆選舉的時候,不在少數的人上躥下跳,行賄賂拉選票,原來當選和不當選;有權和無權,絕不是一個概念!

五曰「管理獎」。安徽省宣城市委書記楊楓,用MBA(工商管理碩士)管理知識,科學管理7名情人。楊書記花著納稅人的錢,研讀MBA管理知識,用MBA思想武裝了自己的頭腦,玩轉情婦們,堪稱一絕。

六曰「揮金獎」。深圳市沙井銀行行長鄧寶駒,僅「五奶小青」,800天花了1,840萬元!這1,840萬元是個甚麼概念呢?能建100座希望小學;資助400多名貧困大學生!這還只是五奶一人,一奶、二奶、三奶、四奶呢?

七曰「團結獎」。福建省周寧縣委書記林龍飛,召集22名情人大辦群芳宴,宴會現場設30萬元佳麗獎。一個縣委書記,不過七品芝麻官,翻遍史書還沒有哪個朝代哪個縣官像這位人民公僕一樣包養如此眾多情人。林龍飛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恬不知恥的為情人們大擺所謂群芳宴,設立30萬元的佳麗獎,創造出空前絕後的奇聞豔史!

八曰「和諧獎」。海南省臨高市城管大隊長鄧善紅,有6個情人,每個情人生了一個孩子。事發後,原配夫人根本不信,堅稱自己的老公很檢點。一個小小城管隊長竟能腐敗到這種地步,而且能做到「外面旌旗飄飄,家裏紅旗不倒」。鄧善紅創造的奇蹟,給中共的「和諧社會」做了最好的註腳。

九曰「幹勁獎」。湖南省通信局局長曾國華,面對5個情人實在招架不住,又捨不得她們離開,壯著膽子立誓,保證直到60歲時,每人每週性生活不少於3次。中共黨官色魔上身,連命都豁出了。

邪教本性決定了,中共一定要把淫亂進行到底。末日瘋狂的中共黨官將怎樣與時俱進,我們拭目以待。

(7)高危的情婦們

七、情婦——中共黨官 床上的高危群體

妓女與情婦的相同之處,都有用身體換金錢的一面。然而,妓女與情婦的不同在於,妓女是「給錢走人」,而情婦卻常常是「給錢留人」,並多伴有扶正的渴望。

常言道:「奸出人命賭出賊。」殊不知,這種扶正的渴望,卻會給自己帶來性命之憂。於是,中共黨官淫亂,催生出當代中國一個「高危群體」——情婦。

高官殺害情婦的駭聞頻頻撞人眼眶。讓媒體把所有黨官殺害情婦的事件個個曝光實屬不易;讓筆者把見諸媒體的所有黨官殺害情婦醜聞寫進本文也是勉為其難——因為太多了。下面展示的只是冰山一角。

溫州甌海區原區委書記

將情人分屍

溫州甌海區原區委書記謝再興,2000年在浙江三門縣任職期間,長期與同在三門縣任職的邵某保持通姦關係。

2009年11月15日,謝再興因故與邵某在住處發生爭執。期間,謝採用捂嘴、扼頸等手段,致邵當場死亡。之後,謝將邵屍體肢解為四塊,拋入金麗溫高速公路溫州段梅岙大橋下的甌江中。案發後,謝再興被執行死刑。

濟南人大常委會原主任

炸死逼婚情人

2007年7月9日,山東濟南市人大常委會原主任、黨組書記段義和,指使他人將自己的情婦柳某炸死。

自2000年,段與柳長期保持兩性關係,2006年柳某離婚後,段在濟南為她購置房、車。段明確告訴柳不能和她結婚後,柳又向段索要100萬元補償費,並到有關部門告發。段最終起了殺人動機,經預謀,指使他人將爆炸裝置放在柳汽車座位下將其炸死。段於2007年9月5日執行死刑。

蕪湖政法委原書記僱凶

27刀殺情婦

2001年9月4日,安徽蕪湖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周其東雇凶殺死情婦。

周其東在蕪湖市繁昌縣荻港鎮任黨委書記期間,與時任婦聯主任的孫某通姦。2001年初,孫某離婚,逼迫周其東儘快離婚,同時,加緊了對周行動的控制,使周其東漸漸對孫產生怨恨和恐懼。

周其東認為孫將威脅到自己的個人聲譽和政治前途,遂萌生殺人動機。經預謀,2001年9月4日,周僱用的凶手刺孫27刀將其殺害。周其東以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

北京房山區政協原副主席僱凶

殺害情婦焚屍

與情婦陳紅(化名)通姦7年後,北京房山區政協原副主席許志遠,僱用原司機劉曉明將其殺害。

自1999年2月起,許志遠與同單位女幹部陳紅長期通姦。後因瑣事,二人經常爭執。2006年1月27日,許志遠以免除10萬元債務為條件,指使其原來的司機劉曉明將陳紅殺害並焚屍。

陳紅失蹤後,其丈夫在她的辦公室找到一本日記,交給了房山區紀委和北京市紀委。由於該日記完整記錄了陳紅與許志遠之間的情感糾葛,警方很快破獲此案。2008年1月15日,北京市一中院以故意殺人罪、受賄罪判處許志遠死刑。許志遠隨後上訴,北京市高院維持死刑判決。

(8)黨官淫亂校園

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現今淫亂究竟到甚麼程度?很難用一句話說清楚。在此,我們只能勾勒一個大概的輪廓:

公開專營的妓院:中國沒有註冊公開掛牌的妓院,因為在中國不需要掛牌,很多場所完全具備妓院的功能,而且,誰都知道那是妓院,大家心照不宣。這樣的場所招牌包括:足療、足浴、洗浴、保健、絲足、SPA、休閒會所、養生會所、等等。

公開兼營的妓院:專營的妓院之外,中國還有數量更多的兼營妓院。這樣的場所包括:賓館、飯店、酒店、酒吧、髮廊、KTV、俱樂部、夜總會、女子會所、男子會所、商務會所等等。

這些場所為吸引顧客,一般都容留妓女,或主動暗招妓女。每天把單身房客的房間電話通知妓女,夜半時分,妓女主動給單身房客打電話,詢問是否需要「服務」。

隱形的妓院:又稱為「樓鳳」。就是妓女單獨或合租公寓樓,以此為賣淫場所。這些場所,沒有招牌,相當隱蔽,嫖客先在專業網站購買樓鳳聯繫方式,藉助現代通訊設備或社交平台聯繫妓女。

賣淫場所延伸到家庭:妓女上門服務,極大的方便了嫖客,只要一個電話,雞頭就會就近指派妓女上門服務。家庭嫖客獲得妓女信息的方式五花八門,包括門縫小廣告、戶外小廣告、網絡查詢、QQ等等。

站街女:在城市邊緣地帶,或城市外來人口聚集的貧民區,站街女是賣淫的主力。她們一般在傍晚出現有相對固定的地點,直接主動招攬附近獵豔的嫖客,然後,一同前往妓女住處,完成性交易。(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