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紅黃藍幼兒園的官方通報結果引發全民憤怒。中共一方面嚴控和封殺輿論,另一方面最高檢察院12月1日發佈通知,要求各級檢察機關嚴厲懲治包括性侵猥褻在內的侵害幼童犯罪,被認為頗具諷刺意味。有分析認為此舉更多的是一種政治舉動,有點推卸責任的意思在裏邊。

最高檢察院12月1日發佈在其官網上的通知表示,當前發生在多地幼兒園侵害兒童案件造成惡劣影響,要求各級檢察機關「嚴厲懲治侵害兒童犯罪」,並指示各級機關處理侵害幼兒園兒童,涉嫌強姦、猥褻、虐待、故意傷殺兒童的犯罪,「要依法從嚴從快批准逮捕、提起公訴」。

對於中共最高檢在紅黃藍醜聞後迅速設立這一新規,自由亞洲電台引述位於美國馬里蘭州的「亞太法律中心」的孫遠釗的話說:「最高檢現在發佈這份通知,是為了平息民憤。也有一點公關的意思。」

「中國兒童福利研究中心」11月24日發表文章引述中國2016年的數據說,當年中國媒體公開報道的性侵兒童案件共計433起,是2013年的三倍還多。這顯示,中國的兒童性暴力案件正在呈大幅增長趨勢。

孫遠釗就此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國這類事情近來發生很多,爆出來的只是冰山之一角。老百姓不得不質問,中國是不是全國各地都有兒童在遭受這類事情呢?」

另據「中國之聲」8月18日的報道,見諸媒體的中國兒童性侵事件只是極少數。報道引述「女童保護」機構的不完全統計數據說,2013至2015三年間,中國各地被媒體曝光的性侵兒童案共968宗。但上述數據僅僅是基於公開報道的案列。事實上,中國社會與學界的共識是,諸多主觀和客觀原因造成大部份性侵兒童案難以被公開。

報道援引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犯罪心理學專家王大偉的分析說,針對中小學生的性侵案件的隱案比例是1:7。

旅美中國學者、人權活動人士謝選俊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在中國,有關甚麼是虐待兒童或甚麼是性侵兒童的定義和法規都很不清楚。最高檢察院現在出來說要嚴厲打擊這類事兒,更多的是一種政治舉動,有點推卸責任的意思在裏邊。其實早就應該這麼做了,而不是在已經發生這麼多事件之後才說要嚴厲打擊。」

紅黃藍事件後,當局通報否認幼兒園存在性侵和猥褻幼童,指硬盤壞掉,甚至指家長自己編造故事,引起全民公憤,同時當局大量刪除、屏蔽網絡上的相關錄像、文章和評論,讓外界更加質疑紅黃藍背後的勢力。

與此同時,中國大陸媒體也迂迴跟進紅黃藍事件,《新京報》在線版周四發表了題為「『硬盤損壞』,紅黃藍就能撇清責任?」的「快評」,聚焦官方通報中關於涉事幼兒園「硬盤損壞」導致監控錄像缺失的問題。

署名歐陽晨雨的這篇評論文章指,對於這宗備受輿論關注的虐童事件,能否澄清網傳的「集體猥褻兒童」,「幼兒被餵食藥片」,「『爺爺醫生』、『叔叔醫生』脫光衣服檢查女兒身體」等存疑的情形,監控錄像是關鍵性證據。作者表示,作為涉案的幼兒園,對於監控錄像存儲硬盤的損壞,無論主觀如何,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對官方聲稱「硬盤壞掉」網絡出現的自薦修硬盤的呼聲,致使「硬盤」在大陸網絡上遭當局屏蔽。大陸某主要門戶網站在首頁刊登一張圖片新聞,標題為「西安『硬盤醫生』5年修復4000多塊硬盤」,隱喻的意思不言自明,網民也直言該網站「有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