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和阿里巴巴等中國科技巨頭比西方同行多了一項任務,那就是在中共當局的強制下,追蹤刑事疑犯、箝制異議聲音和建立城市監控網絡。

《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的話說,在阿里巴巴龐大的園區,有一個警察亭,雇員在這裏報告可疑犯罪。警察也會向阿里巴巴索取數據,以輔助某些案件的調查。阿里巴巴龐大的電子商務網絡和支付網絡組成的信息庫成了中共的後花園。

為了監視它的公民,中共政府正在建立世界上最先進的高科技系統,包括攝像頭、面部識別技術和龐大的電腦系統。這個計劃的核心就是中國最大的科技公司們,它們公開充當政府在網絡空間的耳目。

包括阿里巴巴、騰訊、百度在內的公司被中共要求幫助政府搜索刑事罪犯、堵上異議人士的嘴巴。它們的技術也被用來建立城市監控網絡。

中國公司協助政府的範圍大大超過了西方公司,並且對中共當局提出的要求幾乎是不可能回絕的。

美國公司常常抵制政府索取信息的要求,而中國公司公開談論配合當局。騰訊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和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都曾經表示支持私營公司配合(中共)政府。

馬雲去年說,「未來的政治和法律系統跟互聯網不可分割、跟大數據不可分割。」

阿里巴巴擁有數億中國公民的數據。這些人使用阿里巴巴的服務在網上購物、觀看視像、支付租金、發送短信、在社交媒體上發言。

阿里巴巴有一個專門負責監控流量的小組,名為「阿里神盾局」。神盾局自稱已經協助警方處理幾千宗案件。

實際上,在一個由共產黨控制著法律系統和企業經營權的國家裏,中國互聯網巨頭們沒有選擇,只能配合中共。

北京活動人士胡佳告訴《華爾街日報》,他使用微信移動支付功能從網上買了一個彈弓,結果國安人員找上門來,問他是不是想射飛他公寓外的監控攝像頭。

幾年前,胡佳向一個準備去台灣旅行的朋友發短信,給了他幾個台灣活動人士的聯繫方式。結果,國安人員出現在這個朋友的家裏,警告他不要拜訪那些人士。

胡佳說,「經驗證明,微信已經完全被洩露」,特別是對於政府監控名單上的人而言。「每個人都有一個間諜在窺視他。這個間諜就是智能手機。」

現在美國政府改變做法,如果要求獲得美國公民或居民的信息,必須獲得法庭的批准。相比之下,中共警察只需警方自己頒發的搜查令。

而且中共政府擁有最終決定權。中國沒有獨立司法來批准或審查政府的要求;如果公司不同意政府的要求,也沒有辦法申訴。

中國公司不可能像蘋果公司那樣挑戰政府。蘋果公司曾拒絕遵從美國聯邦局的要求,解鎖2015年聖貝納迪諾槍擊案疑犯的iPhone。

在過去一年,中共監管機構命令三個互聯網平台停止播放含有敏感政治內容的視頻,最近更警告,不遵守規定的公司將被關閉。

在6月1日,中共實施一部新的《網絡安全法》,要求互聯網公司幫助當局過濾「危及國家安全、國家榮譽和利益」的內容。

這些都超過了美國政府對互聯網公司的要求,美國法律僅僅要求互聯網公司報告可疑兒童色情內容、刪除違反版權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