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觀察了一下,被稱為「五毛黨總書記」的網絡沙皇魯煒落馬,還是人們當下比較熱的話題。他在落馬後,中紀委連番發文對他痛批,網絡上更是一片歡呼。魯煒究竟做了甚麼事,被人們如此的痛恨呢?

毫無疑問,魯煒是十九大後落馬的首虎,正部級高官,也是十八大後落馬的宣傳系統最高級別官員。有消息人士說,有數名和魯煒關係密切的人士及互聯網官員被要求協助調查,包括他的秘書、司機等人。

我們知道魯煒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是今年10月24日,他以「中宣部副部長」身份到延安調研,從當時拍下的魯煒的照片來看,他已經意識到了自己要落馬。

魯煒在2014年5月至2016年6月任網信辦主任。那麼在巡視組的反饋問題中,魯煒在任期間,網信辦「不正確使用權力問題時有發生,維護政治安全不夠有力」,這在時事評論員周曉輝看來,前者是在暗示網信辦濫用權力,或許涉及管控網絡方面;而後者可能指的是去年兩會期間,新疆無界新聞網刊登攻擊習近平的公開信事件,那封公開信敦促習辭職,被認為是重大政治事件,新疆的前書記張春賢也被懷疑跟這個事有關。

有關魯煒的負面消息,近年來一直都在盛傳。而且,魯煒似乎捲入了郭文貴事件。在郭文貴公佈的與前央視主持人楊瀾的丈夫吳征的通話錄音中,已經提到了魯煒的名字。當然郭文貴說吳征的真實身份是中共情報部門級別很高的間諜,不但持有美國護照,還是國安、公安、中紀委專案組成員,是個有決策能力的人物。

我們先不說這個,我們繼續說魯煒,《明報》報道,關於魯煒涉貪腐的舉報材料,早在兩年前就已送到了中紀委專案組,當然這個貪腐據說主要指的是他在新華社任職期間的事情。

此外,2013年7月新華社記者周方曾在網上發表文章,魯煒被指參加企業招待的「人奶宴」,「不是一次兩次」參加這種宴會,請客的大老闆目前還在獄中。但是同年8月,新華社內部消息稱,周方已被控制,指使打壓周方的,就是新任的網信辦主任魯煒。

魯煒是典型的文宣官員,長期在江派前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等所主導的中共文宣領域工作。公開資料顯示, 1991年魯煒進入了新華社的廣西分社,在新華社工作長達20年。2001年10月起,任新華社副秘書長,兼任總經理室總經理;2004年,任新華社副社長、兼任秘書長。

魯煒之所以仕途亨通,是因為他早年在《廣西法制報》擔任記者和在新華社桂林分社任職時,搞「創收」出的名,被新華社社長郭超人看中,提拔為新華社廣西分社管經營的副社長;田聰明掌管新華社後,又把魯煒調到了北京總社任副秘書長,分管經營。

2011年,魯煒被調任到北京市委,成了北京市委常委兼任宣傳部長、後來又成了北京市副市長。2013年4月起調任國信辦主任,兼任中央外宣辦副主任、國新辦副主任;2014年4月任中宣部副部長、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網信辦主任。

據了解魯煒的一個新華社老人透露,魯煒升官有兩個訣竅,一個是膽大無恥,另一個是長於謀劃。

儘管長於謀劃,他還是沒有關註一個特殊的網絡事件,這也是他落馬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在去年中共兩會期間,2016年3月4日,新疆的無界新聞網突然轉發了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被北京當局當作了「頭號政治大案」。

無界新聞是張春賢指示成立的,由他的秘書負責聯繫。有多方消息指周永康的多名黨羽都參與了公開信事件,包括時任新疆書記張春賢、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還有無界傳媒執行總裁歐陽洪亮及江派劉雲山之子劉樂飛等人。

中共的網絡監管相當嚴密,這種信件竟能「漏網」,那作為網絡總管,該管的沒管住,當然要負重要的責任。這個事後不久,魯煒就被撤了網信辦主任的職務。

據接近網信辦的消息人士披露,魯煒失勢原因之一是,他絕對不是習的人,他實質的領導是時任中宣部長的劉雲山。也就是說,魯煒真正的後台是劉雲山,京城官場曾流傳著一句話「網信辦主任是中宣部長的孫子」,久傳不衰。

魯煒落馬了,為甚麼中紀委連番發文痛批,網民也是一片歡呼呢?他為甚麼這麼遭人恨呢?或者說他究竟做了甚麼事呢?

大家還記得中共最高法有一個裁定,說在互聯網散布虛假言論、辱罵他人或破壞社會秩序,將可因言入罪,只要這個帖子的點擊率達5000次以上,被轉發500次以上,那就是情節嚴重,要被判三年以下的徒刑。表面上看這是司法行為,但這個作法極有可能為魯煒主導,多方分析認為魯煒是始作俑者。

為了達到網絡言論管控,他先對那些網絡大V們下手,將他們的賬戶關閉或者限制功能,警告他們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甚至放話「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恐嚇那些不聽話的網絡大V。還記得那個網名叫「薛蠻子」的人吧?2013年被抓了,警方指控他涉嫌聚眾淫亂,但外界認為他是平日大膽言論而招來的牢獄之災,魯煒在借薛蠻子殺雞儆猴。

此外魯煒在任期間,大陸不少的法輪功學員因在網絡發言而被迫害,作為中共互聯網的「掌門人」,魯煒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