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力朋曾在中國做了十年的內容審核員,今年三月來到美國。近日,他接受美國之音專訪,講述中共的網絡審查體制是如何運行的,各個權力機構是如何一起打造網絡「真理部」,從而實現言論控制與思想控制,實現極權主義統治的。(接上文)

「網絡沙皇」魯煒開創的互聯網管制時代

據美國之音報道,2013年7月,著名女歌手吳虹飛在新浪微博稱「炸建委」,被行政拘留10日。這件事轟動網民。緊接著,2013年8月20日,公安部開始集中打擊網絡有組織製造傳播謠言等違法犯罪專項行動,秦火火等人因在網絡造謠而被逮捕。這可以說是互聯網上第一次大整頓,此後漸漸成為常態。

劉力朋回憶,網絡上的言論管制越來越嚴格也是從此時開始的。而這與魯煒開始掌管網絡有關。

2013年4月,魯煒開始擔任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開始掌管中國互聯網,從此,中國互聯網失去了早期的改良、自由之風,進入肅殺的管制時期。

2011年6月1日新浪微博夜班審核日誌。(劉力朋提供)
2011年6月1日新浪微博夜班審核日誌。(劉力朋提供)

2013年8月10日,魯煒召集微博、網絡名人座談,提出「七條底線」的共識,並敦促名人遵守該七條原則。當時參加座談會的有紀連海、廖玒、陳里、潘石屹、薛蠻子等十多位網絡名人。當時魯煒就網絡名人社會責任提出六點希望,也與在場的網絡名人們達成了堅守「七條底線」的共識。這七條是:法律法規底線、社會主義制度底線、國家利益底線、公民合法權益底線、社會公共秩序底線、道德風尚底線、信息真實性底線。

七條底線被網民稱為「魯七條」,在發佈當日,被大陸各大門戶網站放上首頁。大部份網民極力反對,指中國政府公然用「制度」箝制言論自由,部份人在大陸凱迪社區和個人博客等網站公開表示對第二條「社會主義制度底線」的譏諷。但是不少網站受到當局力壓,被迫刪除大量留言和跟帖,出現了幾萬人留言,只留下區區一百條的怪相。

劉力朋回憶說:「每一個互聯網平台都要僱人不停打掃平台,不然就會被政府關掉,這是我在新浪工作時當時互聯網的情況。2013年,政府對互聯網控制更加得心應手之後,平台就不光是審核員來審核,還會入駐網評員、公安系統的、共青團的這樣的官方帳號。之前網評工作也是有,就是俗稱五毛,但他們更多是攪渾水,但現在是網評員來一統天下,刪帖封號反而讓人感受不太深了。給你感受深刻的是,現在每點擊一條新聞,下面都是支持中共的,而且花樣洗地的。」

2014年5月,中央網信辦成立,魯煒擔任中央網信辦主任。從網管辦到網信辦,雖然是一套班子的兩個牌子,但權力更加集中,審核從此更是變本加厲。

2014年10月,中央網信辦面向社會公開選拔9名業務部門處級領導幹部,分屬5個業務部門:網絡評論工作局、網絡社會工作局、移動網絡管理局、網絡安全協調局、國際合作局。

10月30日,魯煒出席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互聯網大會曾經被指是魯煒從政生涯的主要政績。在第一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中方提出一份大會聲明草案,推出互聯網「網絡主權」的概念,一時間輿論嘩然。

在新聞發佈會並答記者問上,對於網絡審查制度,魯煒說:「我們現在不允許的是,(外國互聯網企業)既佔了中國市場,又掙了中國的錢,還來傷害中國。」因此,紐約時報中文網稱魯煒為「中國互聯網的守門人」。2015年4月,因被稱為「有權決定億萬網民看甚麼」,魯煒入選《時代週刊》2015年「百位最具影響力人物」。而對於中國人民來說,他是「網絡沙皇」。

劉力朋對此評論說,因為互聯網的匿名性,看到中共突兀地提出「網絡主權」,一開始感覺很荒謬。因為中國政府總是用「主權」來遮掩中國人權問題,現在出現一個「網絡主權」,不知道其意圖。直到TikTok出現,我才明白這個概念。

TikTok能夠反常地在海外大獲成功,才讓人發現網絡主權是非常認真、嚴格執行的概念,就是所有中國人必須關在中國局域網牢籠內,若你嚴格遵守做到這一點,反向屏蔽中國公民,就可以獲准在海外執行寬鬆審核標準,甚至給予壟斷優勢,在海外大力發展。所以中國無限輸血華為,主導5G標準,綁架國際通訊協會,召開國際互聯網大會,想方設法地介入各種互聯網基礎協議,都是以其「網絡主權」為主導思想的。

 

字節跳動公開招聘 黨員優先

在中國互聯網公司中,字節跳動有些特別。

2017年底,字節跳動公司的產品:「今日頭條」遭到整頓。依據有關部門的整改要求,「今日頭條」手機客戶端的「推薦」、「熱點」、「社會」、「圖片」、「問答」、「財經」等6個頻道,自2017年年底,曾暫停更新兩天。兩天之後,今日頭條平台稱,關閉社會頻道,將新時代頻道設置為默認頻道。同時,根據相關法規和管理要求,集中清理涉嫌違規的含低質內容的自媒體帳號,12月31號共封禁帳號36個,禁言帳號1,065個。

整頓後的「今日頭條」不久公開招聘2,000名內容審核編輯,條件是:黨員優先。即便這樣,不久之後,2018年4月,字節跳動的另一款應用程序:內涵段子,因「存在導向不正、格調低俗等突出問題」,而被中國國家廣播電視總局責令永久關停。

接連兩次大整頓,對字節跳動來說,幾乎是致命的。從此,字節跳動公司比其它互聯網更加註重黨組織建設,內部人員指出,相對於其它互聯網公司,字節跳動公司的黨員與黨組織更多,也更「紅」。

據字節跳動公司的一位線人提供的內部資料看,字節跳動有著一套嚴格的審查程序和審查標準,並將政治審查放在首位,其中第一條是:「畫面中出現攻擊、醜化、惡搞共產黨、國家、政府、我國各級社會制度、我國政府高官、我國現任核心領導人、我國歷任國家領導人、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等,以及涉及我國國家領導人仕途及其家屬的相關負面言論」,「中斷,永久封號」。此外,像涉及「六四」、法輪功的一律中斷,永久封號。

劉力朋說,如果沒有中國廉價審核工廠進行嚴格的審查,字節跳動不可能發展這麼快。

同時,與微博微信不同的是,TikTok雖然是抖音海外版,但實際上是兩個不兼容的版本,TikTok嚴禁中國人入內。實行的是「一國兩制」。從技術上來講,TikTok用盡了它能承諾給中國政府的一切手段來禁止中國人進入這個平台。

首先用VPN翻牆上Facebook、Twitter、Google、Youtube等手段,在TikTok無效,它會掃瞄你的手機運營商信息;任何「+86」的號碼是絕對無法使用的;IP地址只能明確不是大陸IP的,GPS定位在中國境內也不行。

另一方面,TikTok被長城防火牆(GFW)有配合的屏蔽,非常精準地屏蔽了TikTok的登錄服務器。劉力朋說,正因為如此,中共才允許它的存在。

劉力朋同時也指出,TikTok在海外也進行審查。首先他們招聘了「海外審核經理」,他們在天津和其他各地招聘各種非中文語種審核員,這些記錄招聘網站還可以搜到緩存,儘管最近都被刪了。此外,他們也制定了一套審核標準,因為權限原因,線人沒有看到Tiktok的審核標準和流程。

作為內容審核人員,劉力朋早就發現中共審查早已用於海外。

2014年6月5日新浪微博審核日誌部份。(劉力朋提供)
2014年6月5日新浪微博審核日誌部份。(劉力朋提供)

2011年6月4日和7月1日的時候,劉力朋第一次接觸審查香港的「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和七一大遊行。他說:「我突然意識到香港人和我們共享一套審核標準,香港人本來是自由的,但依然要對他們進行審核。

『六四』的時候,七一大遊行的時候,所有香港的ip都發不出來,只要帶圖片的都發不出。在當時新浪上有很多香港用戶,看ip地址就知道是來自香港的。」

字節跳動圖片審查標準「涉政」部份。(劉力朋提供)
字節跳動圖片審查標準「涉政」部份。(劉力朋提供)

他說,這種審查必然會擴散到美國,美國人使用了這麼多年的微信,一直在被監控,一直在被審查。去年,加拿大公民實驗室的一個研究結果指出,微信監控所有的用戶也包括境外用戶,雖然和大陸用戶使用兩套標準,比如不輕易封號,但會關小黑屋,這樣國內朋友看不到你的發言。此外,他們依然可以通過海外用戶提取敏感詞。

對於當下美國的淨網行為,劉力朋表示認可:「世界的互聯網沒有邊界,中國的互聯網卻有明顯的邊界。我們只有拆掉這個骯髒的長城防火牆(GFW),讓陽光照進這個充滿戰狼式自我欺騙的謠言和反美陰謀論的中國局域網,我們才有可能安寧,不然按他們的規則,那就是雙贏,『中國贏兩次』的雙贏。」

劉力朋的經歷使人聯想到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的小說《1984》。

這本小說描述了一個恐怖的極權主義國家大洋國,在大洋國祇有四個部門:專門製造假新聞的部門被稱為真理部,監督、逮捕和迫害異己人士的秘密警察被稱為友愛部,發動戰爭的部門被稱為和平部,負責挨餓的部門叫做富裕部。小說的主角溫斯頓的職業就是「真理部」的審查員,為了適應「老大哥」的政治需要,天天篡改歷史,控制言論,從而控制國民的思想而實現極權統治。其實這個世界對中國人來說並不遙遠。(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