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知名學者章家敦(Gordon Chang)11月7日向大紀元表示,不論是應對北韓核威脅還是中共,美國總統特朗普都持一手好牌。

他建議,美國要採取強硬措施,緊緊地推著中共走,讓中共束手做美國所要的;制定讓中共遵守的規則,否則對其懲罰;過去幾十年來的經驗顯示,美國對華軟弱,一味和中共維持所謂的「友好」關係,不能解決朝核威脅,也不能解決中共給美國帶來的國家安全問題。

他也特別建議,特朗普在北京期間,應該公開提出包括法輪功、基督徒等所有弱勢群體受迫害的問題。

章家敦是美國律師、作家、電視評論家,康乃爾大學法律博士。他的文章常在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等主流媒體發表。

特朗普於11月5日展開亞洲行,先後訪問日本和南韓,隨即將在11月8日至10日對中國展開首次國事訪問。

制止資金流入 特朗普在真正解決北韓問題

章家敦說,「我認為特朗普總統在真正地解決北韓問題,阻止資金進入金正恩的手中。 」

章家敦認同特朗普對北韓的制裁措施,「特朗普在這方面做了不少事情,特別是9月21日簽署的行政令。一旦實施,這將對中國(中共)施壓,對俄羅斯施壓,對很多國家構成壓力,讓他們停止和北韓做生意。」

特朗普9月21日簽署行政令,美國將進行更多的制裁來對北韓施加更大的經濟壓力,希望能夠在不進行軍事衝突的情況下解決北韓的核武問題。

「如果金正恩沒有錢,他不能發射導彈,不能讓他圈子內的資深人士保持忠誠。」他說,「所以解決北韓問題和使用美國軍力沒有關係,解決北韓問題在於讓金正恩明白,他別無選擇,只能繳械屈服。」

遏制中共支持北韓 特朗普持一手好牌

他認為,解決北韓核威脅的關鍵在於遏制中共支持北韓,「毫無疑問,中共在支持北韓」。

但是「如果特朗普不讓(中共)支持北韓,那麼中共不會支持北韓,因為特朗普手裏拿的都是高點牌( high cards),比如美國經濟市場入口等。」

此外,「如果你讓中國的銀行沒有生意可做,敲打中國的金融系統;如果金融系統被重創,那麼中國的經濟就要到邊緣了;如果中國的經濟被推到邊緣,那麼中國的政治系統的命運也不久會跟在後面。」

總體來說,特朗普總統對「中國的經濟、金融系統以及中國(中共)的政治系統都拿著高點牌」。

在美國佔絕對上風的情況下,「中共會做特朗普讓其做的任何事情。」

中共是美國國家安全的最大威脅

章家敦表示,中共是美國最大的威脅。

「我們在談北韓、談伊朗,但是這些國家沒有能力和美國抗衡。這些國家得到的背後的支持是來自北京,一部份來自莫斯科,所以對美國來說,最大的挑戰是中共。」

「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最大的威脅是中共。」

比如,中共「網絡攻擊美國,侵犯美國知識產權,(僅知識產權一項),中共每年竊取的所得價值為6000億美元。這完全無法讓人接受。」

美國要緊緊地推著中共走

他說,「和中共打交道很簡單,出高點牌,讓中共別無選擇,(讓其)只能做美國讓他們做的。」

「從廣義上來說,我們要做的,不是去跟中共合作;我們要的合作是緊緊地推著中共走,這樣他們必須做我們要他們做的。」

「我認為特朗普不像前任總統,特朗普並不認為讓中共融入國際系統是美國的優先要務或者是美國的外交政策。他所做的是確保中共不要做不可接受的行為。這對美國來說,是重要一步。」

「北京違反所有的國際規範,我們應該確保對他們追責⋯⋯美國可以開始做的一件事情是,確保中共和其它國家的關係是可以讓人接受的,但實際上並非如此,所以,這是美國的首先所面臨的挑戰。 」

他認為,對中共軟弱,是行不通的。「在過去,美國總統和大多數美國政策制定者認為,為了要讓中共在北韓問題上合作,那麼你要和北京建立『友好』的關係。不是這樣的。過去幾十年來我們是這麼做的,但是不起作用。我們需要做的是提出重要的理由, 讓中共別無選擇,必須服從我們所要求的。這是不同的態度。」

「我們有義務去嘗試其它的方式,嘗試那些可能起作用的方式。如果中共不能達到要求,我們要採取懲罰措施。」

特朗普訪華 要和中共公開談人權

章家敦建議,美國要一直和中共公開談人權迫害問題。

「我希望美國和中共談人權,談中共如何對待中國人民的。」

他表示,不論是中國法輪功學員受迫害,還是基督徒、佛教徒以及所有中國人受迫害問題,「特朗普總統在訪問北京的時候,都應該提出。所有的人權議題都應該提出來;在公開場合提出來。」

美國國會今年10月發佈的年度報告顯示,過去一年,中國的人權和法治狀況繼續惡化;中共繼續迫害法輪功、人權律師、基督徒以及少數族裔等群體。

「中共做了那些危害人生命的事情,美國需要談論這些事情,制定高規則,讓中共別無選擇。」

「一直要公開地(向中共)提出人權問題,特別是美國總統訪問北京的時候。」

他表示這不僅可幫助讓中共遵守國際規範和承諾,也是美國幫助中國和中國人民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