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將首次訪問中國,這也是他亞洲之旅的第三站。此次習近平與特朗普會晤討論的議題及北韓問題和中美貿易戰將達成的共識,都是外界最關注的焦點。中國問題專家對此進行了一些預測。

特朗普結束日本、南韓訪問之後,11月8日抵達中國進行首次國是訪問。大陸方面希望美國總統特朗普訪華能與中國建立合作共贏的新型大國關係。目前美國的東亞戰略,實際上是依靠日本和南韓為軸心,日韓是美國主要的盟國。中國問題專家李天笑表示,這也是為何特朗普選擇日本和南韓作為他亞洲之旅的第一站、第二站的原因。

李天笑分析,中國在解決北韓問題上有他獨特作用,因為現在中國對北韓石油、外貿還有資金各方面都起到一個非常關鍵的作用,如果失去中國在這方面對北韓的支持,北韓是撐不下去的。這種情況下,特朗普把中國安排到五個國家中間,正好符合中國的「中」的含義,說明中間作用也是很大。

根據特朗普接受霍士的專訪的內容來看,他談到曾經低調處理對中國的關係,希望習近平在掌握權力以後,對北韓問題能夠施加更大的作用。李天笑表示,這一次習近平有這麼一個機會,而且根據各方面報道,他確實也做好了一些準備,可能對北韓制裁方面有更大的舉動。同時,特朗普帶去大公司代表,準備了一些很大的訂單,這次估計在訂單上可以做出讓步。

李天笑還表示,在北韓問題上,如果習近平作出滿足美國對北韓制裁的要求,特朗普可能會在貿易上給中國更長的延緩期限,暫時用訂單來作為填補這些空檔的一種做法。

習近平這次在紫禁城的建福宮宴請特朗普,還將於乾隆書房三希堂與特朗普茶敘。李天笑表示,這是乾隆皇帝藏寶地方,也是經常在那邊吟詩作畫的地方。習近平跟特朗普將在此進行比較深入的會談。

他將習特會跟此前的奧巴馬與習近平的瀛台會談做比較,「上次談到很多歷史上的事情,以及習近平在過去剛剛執政幾年當中政治方面的問題。而這一次習近平跟特朗普談話可能會更加深入。因為特朗普很直爽,已從各方面透露出來,可能會談及一些更加重大的事情。」

他進一步分析:「除了北韓問題、兩國之間關係問題外,還有關於日本南韓的問題,中國今後改革走向、變局情況等,我想都會有所觸及。」

他以最近特朗普的專訪內容為例說明,「特朗普在10月22日霍士的專訪中明確談到,習近平當初告訴他,在他沒有得到最高權力之前,希望特朗普能在北韓問題上採取低調方式,特朗普同意了,而且特朗普說了一句信息量非常大的話,他說:『我給他前所未有的幫助,這些東西,我從來沒有給過其他任何領導人』。實際上意味著他可能跟習近平談了一些很私下的話,這些話很關鍵。」

他強調:「當時習近平還沒有在最高層完全清除江派的影響,這一次江派常委下去,習近平的人都一一到位,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可能會跟特朗普更加坦率地談到一些將來中國政治發展的動向。」

李天笑認為,習特會非常關鍵,重要作用可能歷史上也會記錄下來,意義遠遠超過原來習近平跟奧巴馬的瀛台會談。

他分析,因為現在習近平已經大權在握,整個權勢幾乎是在他自己的手上,底下的政治局、常委會應該不存在像原來跟他作對、抹黑的這種情況。

「所以不但北韓問題上,在其它的各個問題上,習近平的發言權、處理問題的決斷力都超出原來的情況。所以特朗普跟習近平個人會談可能出現一些重要的成果。」

另外從特朗普的主要助手、幕僚、顧問等披露的情況來看,李天笑表示,可能這次對人權自由有關這些問題不一定會談,要談的話也會從宗教信仰自由宏觀的角度來談。「這個也是從他的國務卿談到的支持結束在中國的宗教信仰迫害的這一點體現出來的。因為國務卿談話,後面應該也有特朗普的背書在。」

李天笑還表示,當習近平拿到權力以後,特朗普顯然是非常高興的,他向習近平致電祝賀。「所以在這方面,可以做一個樂觀的推測,習近平將來做的事情可能得到特朗普的支持,而特朗普要做的事情也可能會得到習近平的支持,所以中美關係會朝好的方面發展。」

不過香港作家、資深媒體人蔡詠梅沒有李天笑這麼樂觀,她表示,在北韓問題上,雙方可能會有一些交易。「特朗普來了,中國大陸這方面會有些姿態的,但是我不相信他會徹底地放棄北韓。我覺得他們可能會敷衍一下美國。」

她分析,因為他們覺得北韓金正恩這樣的政權存在,可能對他們還是有些好處。「第一個,他們是地域政治,如果金正恩政權垮台了,朝鮮半島統一的話,美國的勢力就會一直伸到中國的鴨綠江邊了,那是中國的邊界,這個是北京不能接受的,至少北韓可以作為緩衝區。

「第二個,他們認為在美中關係上這個北韓問題也是一張牌,隨時可以拿出來打。只要美國有求於我,我拿出來要脅一下美國,所以北京不願意就放棄,如果放棄了,以後這一張牌沒得打了。」

另外金正恩政權與中共政權,蔡詠梅表示,「在意識形態上他們可能還是『同志』了,所以北京當局不會放棄、不會作出很大的讓步,但是也不會不做,因為美中關係還是要維持的,尤其是特朗普上門來了。」

而美國西東大學亞洲學系退休榮譽教授楊力宇也有同樣的觀點,他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在北韓問題上中美可能會達成一些協議,但不可能解決。

「北韓問題上,大家都贊成聯合國安全理事制裁北韓的決定,但是中國(中共)不希望北韓垮台,北韓政權一倒台,那美國和南韓的力量就到鴨綠江邊中國的邊境了。所以中共對北韓的制裁是有限度的,不可能把北韓搞垮。北韓畢竟是中共的盟邦。中共當年為了韓戰、為了保護北韓,彭德懷率領一百萬大軍通過鴨綠江,死了很多人,作出重大的犧牲。」

蔡詠梅還表示,因為中國現在是全球第二大經濟實體,到處在擴張,尤其是在亞洲這個區域,在南海問題上、在跟南韓、北韓、日本的關係問題上及台海兩岸的關係問題等等,其實中共的威脅是越來越大,大家覺得唯一能抗衡中國(中共)的力量就是美國。以前美國是世界警察,但特朗普上台後一切以美國利益為優先,現在對亞太地區這些問題都不是很關心,所以現在就比較令人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