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上,中共宣佈「2020年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近日,中共官員稱包括井岡山在內的28個貧困縣將正式退出貧困縣行列。脫貧縣真的脫貧了嗎?專家對此表示貧困縣「摘帽」,不一定「摘貧」。

11月1日中共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共國務院官員夏更生稱,去年到今年,全國有28個貧困縣脫貧摘帽,這是1986年設立貧困縣至今31年來,首次實現貧困縣數量淨減少。還披露,今年還有100個貧困縣提出申請退出。

據報,目前大陸總共2862個縣,其中貧困縣有832個,約佔3成。截至2014年底,中國官方公佈農村仍有約7000萬貧困人口,以2016年起的5年目標來看,平均每年需讓1400萬人脫貧。

北京師範大學MBA導師段紹譯認為,中共宣稱的「2020年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不可能實現,特別是現有扶貧方法更不可能。段紹譯說,2020年,貧困縣可能沒有了,但貧困人口還存在。出於政治上的壓力,會假裝他們已經脫貧了,數據上可以活動的。

貧困縣「摘帽」不一定「摘貧」

段紹譯認為,經濟發展了減少貧困是個趨勢,但多少貧困縣摘掉了「貧困」帽子,這個數據是有水份的。

段紹譯分析,有些貧困縣即使摘「帽子」了還是貧困縣,因為中國的貧困線標準劃的很低,生活還是很艱苦。

另外,中共的現有扶貧方式有問題。官員們出於「政績」考慮,追求「口碑」,往往通過撒錢、硬性項目來「脫貧」,沒有內生機制,缺乏持續性,不能真正實現脫貧。

貧困根源

段紹譯說,中國的貧困根源還是沒有真正的搞市場經濟,是制度問題。如果中國真正搞市場經濟,好比土地私有化,人民的土地能夠自由流轉,這財富就多了,只要他能自由的參與市場,他的生產積極性大大提高。就像30多年以前,農民的土地是集體的、公社的,結果大家都沒飯吃。

段紹譯說,現在政府的扶貧方式有問題。扶貧要進入市場,搞真正的市場經濟來解決貧困問題。

北京東方艾格農業分析師、新華社特約經濟分析師馬文峰認為,貧困的原因在於人均資產佔有量太低。農民平均耕地是1.2畝,人均資產佔有量很少,他的經營收入自然很低,那他自然貧困。

馬文峰認為,脫貧就是向貧困地區增加投放社會經濟增長的資源,比如政府投入資源、引入技術設施的改造、給他們進行無息貸款等等,貧困地區人們可以經營農產品加工企業和小型的企業。資源投入比較多了,就改變了他人均資產佔有量的現狀,那他自然就脫貧了。整個地區的脫貧就看人均收入水平。

體制、政策因素制約脫貧

馬文峰認為,有幾個比較突出的問題影響貧困問題解決的速度。

一是戶口的限制問題。人員要能自由流動,在全國各地只要在這裏有工作,就可以居住,孩子就可以上學,長期在這裏老了之後,可以在這裏領社會保障金。貧困地區的人口流出一部份,才能帶來貧困地區的人均資產佔有量提升。

二是商品資源流動的瓶頸,也就是運輸成本問題。現在中國的運輸成本是甚麼概念呢?從美國運來的糧食比從河南運到沿海成本低很多。河南生產的糧食都不能運到上海去消費,那沿海的經濟發展就沒法帶動內地的經濟增長。

第三,政府資源分配的平衡問題。政府往內地投的資源少,加上運輸成本高,再有比較靈活的人都到沿海去了,那麼內地跟沿海的差別就越來越大。這個問題是因為當局沒有在平衡資源分配方面更好的發揮它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