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行決定證大道,了因果,於是運用神通法力,追溯前緣,入定中,一幅幅波瀾壯闊的歷史畫面在他面前徐徐展開,生生世世,最後定格在武周年間:

武周聖歷元年(698年)六月,突厥默啜請求與唐和親,武則天命淮陽王武延秀納默啜女為妃。默啜認為武延秀冒婚,謂人曰:「我欲以女嫁李氏,安用武氏兒邪!此豈天子之子乎!」遂囚禁武延秀,並率兵入寇唐地,即默啜攻河北之戰。

武后遂命司屬卿武重規為天兵中道大總管、右武威衛將軍沙吒忠義為天兵西道前軍總管、幽州都督張仁願為天兵東道總管,率軍30萬以討突厥。

武重規有一女,名武薰,芳齡18,文武雙全,隨父親征,深得其父喜愛。此女生性剛烈,敢恨敢愛,最難得的是深明大義,痛恨武后篡權,武氏一族的飛揚跋扈,排除異己,殘害無辜的暴行。對自己身為武氏一員深感恥辱與悲哀,時時刻刻不想著脫離這個家族與朝廷。

在與突厥兵將對陣中,有一突厥將軍哥楚哈,生的是一表人才,氣宇軒昂,驍勇善戰且為人光明磊落。武薰對他是漸生好感,每次與他對陣都是留有餘地,堪堪戰平。而哥楚哈對這位手持雙刀,武藝高強,英姿颯爽的巾幗英傑也是滿心敬佩。

武薰對哥楚哈是暗戀不下,思來想去,暗下決心要投奔突厥,與哥楚哈私定終生。

這一日,武薰又一次與哥楚哈對陣,百招過後,武薰不再留手,突發奇招將哥楚哈擊於馬下,擒回城中。

武重規大悅,要斬哥楚哈。武薰忙勸阻道:「父王,現在朝廷內憂外患,正是用人之際。且突厥將軍神勇無敵,不如待我勸降他好為朝廷效力。」武將軍應允。

是夜,武薰命人將哥楚哈帶到帳中,摒退左右,親自為哥楚哈鬆綁,道一聲:「將軍委屈了!」。於是痛斥當今朝廷昏庸無道,表明心意,要與哥楚哈私定終身,投奔突厥。

哥楚哈雖意動,但不敢擅自做主,無論武薰怎樣陳情懇求,都只是一句:「王命在身,不敢違逆。」
武薰不禁羞憤交加,沒奈何偷偷放走哥楚哈,又恐父親發現責罵,只覺得前路渺茫,生無可戀,於是拔劍自刎。可憐一代奇女子,就這樣魂歸天外,香消玉殞。

武重規第二日得知噩耗,抱著武薰的屍身老淚縱橫,痛哭失聲。悲憤中帶兵出城,親自到陣前叫罵哥楚哈,讓他還他女兒來。

哥楚哈沒想到武薰如此剛烈,淚流滿面仰天大叫:「武薰啊,不是我不喜歡你,實在是王命難違啊。今生我負了你,來生我一定要用我的癡情,回報你對我的一片真心!」

哥楚哈與武薰在後世的輪迴中,竟是幾世糾纏,你還我,我還你,孽緣深重,無法解脫。

今世武薰轉生成了依行,哥楚哈轉生成了碧馨。(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