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山隔雲海

霞嶺玉帶連

據說世外有天仙

天仙休羨慕

世人刻苦幹

何難亦有歡樂園
……

這首七十年代《八仙過海》的片頭曲,使我一直對蓬萊充滿了嚮往和憧憬。

可如今登上蓬萊閣,既沒有見到「蓬萊、瀛洲、方丈」三山,也沒有見到八仙過海顯神能。就連俞伯牙在田橫山上為鍾子期彈奏的《高山流水》都已經絕響於人間。

尋覓無果,我坐在「三清殿」前的石階上,恍然入夢,夢迴明朝。

靈童降世遭劫難 自小修行在蓬萊

公元1537年,明世宗嘉靖十六年。

在登州府蓬萊山腳下一戶漁民家,誕生了一個男娃。此娃娃生的是粉雕玉琢、稚嫩可愛,但令他父母痛苦異常的是:這孩子一生下來就先天失明。

住在海邊的人都以打漁為生,這樣的孩子長大了該怎樣生活啊?

本來他父母還抱有一線希望,看這孩子長的眉目清秀,長大若生得俊朗,能娶個賢慧的妻子還能照顧他。可沒成想,更加不幸的事發生了。

幾個月後,孩子身上突起一種怪病,皮膚變得白一塊、黑一塊,斑駁錯落,難看異常。這對於年輕、貧窮的夫婦來講無疑是雪上加霜,使他們頓時絕望。

該怎樣對待這個孩子,這使他們寢食難安,異常焦慮。

最後丈夫狠下心來,對著暗自垂淚的妻子說:「這個孩子不能養了,長大了也是活受罪,乾脆把他放到海裏,讓他自生自滅吧。」

妻子望著床上兩眼無神,懵懂無知,呀呀而語的孩子是萬般不捨,咬著牙關不答應。儘管是先天殘疾,身染怪病,那畢竟也是父母的心頭肉啊。

丈夫是左勸右勸,陳明利弊。最後妻子一想到孩子長大後遭遇的種種不幸,於心不忍,才勉強答應。這個決定讓她傷心欲絕。

這天夜裏,夫妻倆抱著孩子來到了海邊。做母親的,死死的抱著孩子不願撒手,做父親的,狠著心將孩子奪來,用棉被裹了,放在一塊舢板上,推到了海裏,然後拉著哭泣的妻子轉身就走。

那母親嘴裏不斷的呼喚著:「兒啊、兒啊……」

那真是:一步一喚,喚一聲,淚兩行,喚三聲,淚長流,一步三回頭。年輕的丈夫也是淚水漣漣,但他還是忍痛拉著妻子,慢慢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正是:

出生便是不幸身

業力隨身果是真

莫怪父母心腸狠

從此相逢是路人

那載著孩子的舢板在海裏靜靜地飄來飄去,無始無終;那孩子也是不哭不鬧,不時的側耳傾聽,彷彿在擔憂自己的命運何去何從。

突然間,平靜的海面上驟起狂風暴雨,驚濤駭浪一個又一個撲向了那孩子。載著孩子的舢板猶如一片風中落葉,被拋起來又盪下去,驚險連連。孩子也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兩隻小手伸向天空,依依呀呀的叫著,表達了強烈的求生慾望。

這時只見天空中光芒一閃,顯現出一名大道仙人。只見他身體修長,身高過丈,雙肩抱攏,淡定從容,著一身金色道袍,熠熠生輝,盡顯仙家本色。

正是:

金仙本是洞天主

危難關頭來救苦

九天之外真家鄉

管理一方極樂土

就在更大的風雨夾雜著冰雹砸向孩子時,這金裝大道一揮手,那手無邊放大,遮住了漫天風雨;另一隻手向海裏一撈,將那孩子攬在手中。嘴裏念叨:「今日也該你劫數將滿。」說完,用手在他臉上一拂,那孩子雙眼剎那間恢復光明,皮膚病也瞬間消失了。

孩子張著明亮的大眼睛望著金裝道人,依依呀呀的叫著。金裝道人笑道:「不急,不急。」然後神目如炬,極目遠眺,一直望到那蓬萊閣的三清殿。看到那三清殿的掌門長老無涯子與他二十三輩子之前有些淵源,於是化作一白髮老道,抱著孩子登上了丹崖山。

在三清殿上見到那無涯子後,白髮老道說明來意,讓長老收留此嬰孩,並說將來某一天會再來接他。長老雖然不識白髮老道的真面目,但也知他來歷非凡,連忙施禮承諾。白髮老道交代完後就此隱去。

長老看著懷裏的嬰孩,也知他有大來歷、大造化,滿心歡喜,給他取了個名字叫依行。

從此小依行就在蓬萊閣落地生根,開始了他漫長而艱苦的大道修行。

三清顯靈

「噹」……「噹」……

三官廟的晨鐘聲清悠遠揚,響徹在蓬萊古城的山海間。晨曦中,碧波萬頃,漁帆點點;雲霧中,樓閣掩映,忽隱忽現。

這時陣陣清音也從三清殿裏傳來,這是道士們在做早課。在眾道士的身後,立著一個小小的身影。只見他長得白嫩可愛,憨態可掬,大眼睛烏溜溜的轉動,不時的抬頭偷望殿上的三清祖師像。這就是已經三歲的小依行,聰明靈慧,每日裏都跟著師兄們打坐唸經,小小的年紀就很有志氣。

早課過後,師兄們一一散去,各忙各的,有的挑水,有的砍柴,有的打掃……

依行看到後,童心大起,央求掌門長老給他做了個笤帚。每日清晨就拿著小笤帚,從八仙閣、蘇公祠、呂祖廟、一直掃到三清殿。連玩帶耍,追追小鳥,逗弄花草,不曾間斷。(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