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種宗教都有各自的法號、最終的願望與掛念,而許多宗教人在臨終時,最重要的是要守住最後一念,才會促成下世的因緣,乘願再來。

暗自獨吞滄桑與悲苦

一位56歲的女老師,是學生眼中的良師慈母,她所教的學生,畢業後常會回來探望她。這位令人景仰的老師,總是帶著慈祥的笑容,言談輕聲柔語,不曾大聲說話,與她接觸過的人都能感受如沐春風的溫煦。但是誰都不知道,她極盡孝道地侍奉公婆,一直到倆老往生的美德,都不曾喚起丈夫的疼愛!丈夫很少回家,甚至到後來都不回家,也不提供生活費給家中妻小。

她就這樣獨自扶養3個小孩,為了要給孩子完整的家庭,她從沒提出離婚的要求,對丈夫也沒有任何要求或抗議,把所有的滄桑與悲苦都暗自獨吞!她茹苦含辛地把孩子養大,同時也把身體的病養大了!

受到嚴重病況摧殘

平時只要有甚麼病痛,她能忍則忍,能拖就拖,偶爾買點成藥解決。可是到後來,成藥已經擋不住如山洪爆發的病情摧殘。熬不過好友的敦促,硬拉她來就診。見她才56歲就白髮蒼蒼,臉色暗淡無光,眼睛凹陷,視力模糊,下肢水腫嚴重,步履蹣跚有如80歲老婦。自述正在服用類固醇,檢驗指數:血中白蛋白2.6(正常值3.8~5.1),尿中肌酐酸35.4(正常值60~250),尿中微白蛋白834.9(正常值30~300),尿蛋白163.2(正常值<150),經西醫診為紅斑性狼瘡、腎炎、腎病變、蛋白尿。

針灸處理與藥膳調理

針灸處理:整體陽氣下陷,針百會、氣海穴;強腎通調水道,針氣海、關元、復溜、太谿穴;蛋白尿,以補土治水,針足三里、公孫穴;補腎,灸關元、湧泉、然谷穴;腎炎、腎病變,針築賓穴;升發斑毒、皮膚癢,針風池、曲池、血海穴;紅斑性狼瘡,為血毒,需補心、腎、化瘀血,針內關、太谿、血海、三陰交穴;失眠,針神門、太衝穴。囑咐她:用荷蘭芹2兩,加水300c.c.煮10分鐘,每天喝1杯;或用芫荽1兩,加水300c.c.煮10分鐘,傍晚喝;或用胡瓜3兩、淡竹葉1錢,加3碗水煮成1碗。以上藥膳輪流喝,可幫助腎所累積的毒物排出。

如微弱燭光搖擺的生命

治療3個月後,再到醫院進行檢驗,尿中肌酐酸92.3,尿蛋白119.6,血中白蛋白2.8,血清補體C3是63.7(正常值90~180),C4是7.24(正常值10~40),西醫進行腎切片,結論是不用洗腎,但她全身出現黯褐色斑,仍有服類固醇。紅斑性狼瘡最容易發生在女性生理期間、感冒或生其它病症時,若是服用類固醇,即副腎皮質荷爾蒙,會將斑毒逼回心臟,眼不見為淨。若是服用抗生素等此類大苦大寒藥物,則會傷了心臟;心氣虛,經血下行不利,致使經血逆流,循經逆流到心臟,心臟再將逆流的經血,隨血液循環分佈,以致身體發斑。日久,當免疫系統下降,或是氣血虛而無力作戰時,最後就會造成心、腎衰竭。

每當她身體不舒服時,都未曾請假;從教職退休下來,也不肯閒著養病,又前往另一所佛教學校當義工老師,之後就沒有再來就診。3年後,因為皮膚癢得不能入睡,才又來就診。此時的她,有如90歲老婦般蒼老脆弱,生命微弱如燭光在搖擺!我勸她不要再去教書,好好待在家中靜養。但她堅毅的生命力,繼續在教職上燃燒殆盡!她的閨中好友不禁問蒼天:「為甚麼她要承受那麼多的苦?為甚麼好人活得如此悽慘?為甚麼善良的人沒好報?」最後她熬不過1年,蠟炬成灰,人生的布幕就這樣急速拉下!

祈願來世好好修行

在她的遺言中,一心希望不要勞動大家,所以追思會只有少數親友出席。佛教學校的校長在致悼文上數度哽咽泣不成聲,並表示這位慈愛的老師,每天半夜都起身為學生蓋被,現在年輕一輩的老師都無法做到這一點,向來都是為別人著想的她,從來都不肯讓自己輕鬆一點。而他的丈夫,直到最後才出現在追思會上,不禁抱棺心傷痛悔!她的兒子則在悼文上說:「母親臨終時說做人太苦了,來世希望出生就做小沙彌,要好好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