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三子自2013年開始的商討日,到後期以學生為主導的《雨傘運動》,在香港民主進程來說是史無前例的。沒有抗爭,哪會有改變?保守估計,單在香港有120萬人進入「佔領區」,向共產黨抗議,因為北京背信棄義,不給予香港有真普選。香港人愛真,我們捍衛的是一場「價值之戰」。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是否隻手遮天,不聽從下屬見議或反對,堅持覆核刑期至「雙學三子」加刑大家心裏有數。林鄭月娥對於雙學三子加刑說到「沒有政治動機」及林鄭的「母愛」論,聽下令人起雞皮。在我而言,她的「深情對話」難聽個粗口。黃之鋒父親轟林鄭月娥講風涼話已算是十分之客氣。中共港共官員有多少個「自己友」擁有外國護照,又要你硬聽「愛國教育」實在難以盡錄。在共產黨的管治下,社會「表面和諧」是邪惡政權想做到的,香港正走向這個方向。

另一天下,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的「各打五十大板」,說到雙學三子入獄是「求仁得仁」,筆者深表遺憾。在有線電視的訪問,石說到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教授「he has a lot to answer for」,石自己本人何嘗又不是?在佔領期間,因他是大律師公會主席的身份沒有表態絕對可以理解,但年輕人犧牲及「書生論政」的批評其實各有立場,但石也必須要知道,就算他不是去參選立法會、角逐律政司司長,公民抗命也不代表「無權者」可以任由「有權者」隨便魚肉。我真的不希望石永泰的「左右各五十大板」模稜兩可言論,是為了替自己在政途上鋪路。

最後,Who Really Cares? 香港人並非被毒啞了,不敢出聲? 正如末代港督彭定康所說,最怕出賣香港的,是一些「中流砥柱」有say的香港人。教會「話事人」也投共,是否我們應該投降?作為中環金融人,我們所捍衛的除了是公平競爭,更重要是香港以往所珍惜的核心價值。一些「左到上腦」的言論開始升級地攻擊「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甚麼以法律包裝、鼓吹違法的言論,令大家感覺到香港已沒有希望?佔中三子以戴耀廷為首;雙學三子的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付出了很多。我相信歷史會銘記這一批行到最前的義士,政府不義,學生無辜。現在除了是去英國化、更是去香港化。試問我們上一代為何千辛萬苦來到香港,就是因為我們不信任共產黨。下一波的全民覺醒運動更加難,但只要我們愛香港,會繼續支持到底。雨傘運動,是上天送給香港人的禮物,喚醒了香港人的良知,一場「價值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