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頭一百天的運作在倒數中:「政績」未見有甚麼突出,和民間團體的關係也未見有所改善。下周「雙學三子」再度要接受裁決,因律政司認為社會服務令及緩刑等罪名實在太輕了。由戴耀廷教授發起的和平佔中到雨傘運動用的是和平、理性、非暴力表達民主的訴求,到後期難以斷定「是人是鬼」的真假「獨立」抗爭行動,已令社會運動參與者及六名泛民議員DQ了,香港民主運動應該如何繼續行到去?

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於2014年發起重奪公民廣場,確實是掀起佔領運動序幕,如果在民主國家,甚至是早期的台灣,很大程度上需要有義士去「犧牲」才可達致走上民主之路。如果說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罪成,法官楊振權認為重奪公民廣場中的「奪」字已有暴力意味,那麼「奪標」、「奪寶奇兵」等是否需要禁用?下周四9號的裁決,雙學三子稱已作好最壞打算,在現在香港扭曲的政治「低氣壓」下,無論裁判結果如何,香港人已感覺到「政治恐怖」好像文化大革命一樣,這都市已不再一樣。

香港「維穩工程」積極進行中,但會否如像西藏一樣的悲情:文化及語言被毀滅?真正的「舊香港」,市民內心還是充滿熱誠及有著明天的信念;今天多少人滿腦子也是意興闌珊,萌生移民或再移民的念頭。香港的歷史不能夠被中國共產黨抹走,變了「消失的檔案」。藏族人自1959年失去國家,被中國共產黨強行佔領120萬藏人被屠殺,10多萬人能夠逃出,10萬住在印度喜瑪拉雅山上,建立了流亡政府,而數萬人現居美國、加拿大、澳洲、歐洲等地。1959年3月10號是「西藏抗暴」的關鍵日子。

西藏首都拉薩萬人示威,駐西藏拉薩的中國軍隊邀請達賴喇嘛尊者到軍區看戲,拒絕西藏的儀仗和警衛隨行;以往曾有藏人領袖被中共以開會名義誘捕兼扣押,藏人希望達賴喇嘛勿前往。往後中國軍隊血腥鎮壓西藏及佔領它的領土,十四世達賴喇嘛被迫流亡印度,120萬藏人被中共滅族式屠殺。這段歷史筆者極為關注,因1951年的藏中「和平」協議,即《十七條協議》,和中英的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大有雷同;前者是大屠殺的對待,後者是香港人硬食偽「一國兩制」,自身處境是溫水煮蛙。時代及文化雖不同也冇法作直接比較,但藏人香港人資源及心靈上的掠奪,並非難看到。

最後,如果中共港共加強鎮壓;沉默大多數裝聾作啞,被掠奪所有權利也不敢出聲,這才是香港的最大災難。這個暑假,香港人對不公義的那團火好像熄滅了,有人說現在爭取民主進入了「冰河時期」,有人選擇離開,道德感召以外,如何作一個真的「大反擊」?香港的語言文化、人生自由、營商環境、三權分立大原則無一不受到侵害。過去「玩真」的香港人,值得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