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佔中」、「雨傘運動」9.28三周年又到了。沒有人真正「犧牲」,但我們依然要紀念這場上天賜給我們的公民抗命運動。參與者,不乏教書先生、中環銀行家、交易員、政府公務員,實在是來自五湖四海、各行各業。還有前共青、以及模稜兩可或無交會費的共產黨員,能在香港和「雨傘結緣」,相當不錯。

有人說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教授等三子、「雙學三子」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等光環已退,入獄或將入獄的白色恐怖會震懾香港人,但我仍然相信有一小撮人會更堅定頂上。有後浪接班對抗強權,佔領過後,大家或只想做一個普通人。但現在香港走向威權社會,下一步會否是共產黨「佔領資產」?整個佔領、雨傘運動是大型的公民抗命運動,參與者沒有一致的步伐,在不同時期加入,訴求除了「真普選」,也是對香港兩極化、「紅黑資金」氾濫佔港作出抗議,「雨傘運動」秩序整整有條,令世界驚歎。

「連農場」的激勵標貼用3M紙寫上,不少人腦海中有著深深的烙印。曾經栽種的蘆薈植物落在我的建制之交家中轉讓給我,這是我們交談的「共同點」。再問多次,9.28的三周年值得我們「紀念」嗎?建制半生熟之交對我說:「因為雨傘運動無死人,佔中或雨傘遲早也會被遺忘。」他又嘲笑度:「六四晚會裏面也有數萬人、連農場、公民廣場只是歷史一剎那的光輝、絕不是永恆,現實點吧。」但我相信120萬曾經到過2014年「佔領區」的香港及外國人,沒有忘記這集體回憶。

佔中醞釀期在2013年開始由戴耀廷教授一篇《信報》的文章引發,及後七十九天的「雨傘革命」是香港人的共同勝利,120萬人曾經參與的自發行動,也算是成功吧!在香港,爭取民主之路是一條「苦路」,講多句共產黨不啱聽的說話已變了異見人士。青年人膽正命平為了爭取真普選,去到盡或也需要時間沉澱,用不同形式守護真理。要面對不同形式的秋後算帳,但國際社會及輿論不會偏袒權貴,歷史也必然為抗爭者還以一個公道。中共港共政權把香港市民當作敵人,香港人必須團結才可創造歷史。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我們永遠驕傲。話雖如此,現在中共港共不斷的威嚇不可能長久。我相信爭取真普選的另一「高潮」,會再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