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女兒四歲半時,有一天我們開著車帶她去郊遊。那天大概是個黃道吉日,結婚的人特別多,一路上遇到好多個結婚的花車,一個比一個漂亮。女兒一直跪在窗戶邊興緻勃勃地往外看。她父親逗她道:「你長大後結婚時要不要坐花車?」

女兒從窗戶邊上坐下來,漫不經心又一本正經地答道:「到時候再說吧。」說完了一眼也沒再去看那些花車。

她的回答又一次讓我很吃驚:她小小年紀,哪裏來的這一份寵辱不驚的平常心?

(9)

她毛衣上的「坦」字是她的名字。毛衣是我設計並手工織的。我用了好多座標紙畫圖啊,計算長寬比例和針數的對應啊,把學校裏學到的那點代數和幾何知識用光了,才把這個「坦」字織直了,織得像個「坦」字模樣。不是那麼容易的!

「坦」字是我選的。懷著她時,我正熱衷於《周易》及命理學之類的東西,她是金命人,所以想給她取個含「土」字旁的字,以取「土生金」之意,也就是讓她的名字養著她的命。

另外,當時並不知肚子中的孩子是男是女,因此要取得男女都能通用的,我向來痛恨選特別難的字做名字的家長,弄個誰也不認識的字嚇唬誰呀?但同時我也不喜歡被用濫了的太「俗」的字,所以把「土」字邊的字扒了個遍,最後選了「坦」字。希望孩子一 生「平坦」、為人「坦率」、「坦誠」、「坦蕩」……。大致就是這樣吧。

(10)

女兒早慧,五歲半時已上二年級了。這一日我去學校給她開家長會,迎面看到學校門口有塊大牌子,上面寫著「學會做人 學會學習 學會勞動 學會健體」等五個「學會」。回家以後,我問她道:「你知道甚麼叫『學會做人』嗎?」我想好了一個長篇演說辭,預備著向她發表。

她笑嘻嘻地說:「我知道。就是做一個好人唄。」

我一下子將我的演說辭忘得乾乾淨淨,心裏頭對她崇拜得五體投地。

圖片說明(走動時搶拍的,照虛了):我四歲半的女兒上小學的第一天,我接她回家。回家後,她把剛領來的整本語文書像平時看故事書那樣從頭看到尾,差不多20多分鐘就看完了。我問:「有不認識的字嗎?」「沒有。」說完,她就把書扔下玩別的去了。

(11)

女兒六歲時,有一天我聽見她在隔壁房間勸她奶奶說:「奶奶,你煉法輪功吧,煉法輪功對你身體有好處,真的。」原來她看見多年以來一直病病歪歪的我煉了法輪功後身體好了,便開始為她奶奶打算。

奶奶說:「我不會啊。」

「讓媽媽教你!」

「我眼花,看不了書。」

「我念給您聽!」

奶奶推托不過,敷衍她說:「好好好,我以後有空了就學。」

誰知女兒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被矇騙了,她有點哽咽地對她奶奶說:「奶奶,我不想讓您死。」(──轉自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