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一個團隊或國家來講,知人善任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古人云:先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明主慧眼識英才,庸主瞎眼害忠良。大凡聖明帝王,都是眼慧心廣,因為眼盲不足以識人,量窄不足以容人。唐太宗用人高妙,名臣匯聚,成就了歷史上最輝煌的「貞觀之治」;宋高宗、明英宗有眼無珠,屈殺愛國忠臣岳飛、于謙,自毀長城;明崇禎皇帝不辨正邪,錯殺忠臣、勇將袁崇煥最終導致大明江山覆滅。 

閑暇時瀏覽史書,分析古人的興衰成敗之際,時常掩卷長嘆,尤其對那些不能識人用人而導致失敗的人感到惋惜。唐太宗李世民在《帝範.審官第四》中說:「智者取其謀,愚者取其力;勇者取其威,怯者取其慎,無智、愚、勇、怯,兼而用之。」意思是說,「如果是有智慧的人,就採用他的謀略;如果是比較愚笨的人,就使用他的蠻力;如果是勇敢的人,就使用他的威武;如果是膽小的人,就使用他的謹慎;沒有以上特點的人,就根據他的個性應用其長處。」這一段精闢的論述可以說是用人的最高境界。「萬事成敗在得人」,一方主管如果不能識別人材就不能用人所長,達不到專業水準的人所作出的工作效果勢必差強人意,那樣就會嚴重阻礙團隊的發展,最終走向式微、沒落。 

在浩瀚的歷史長河中,得人者得天下的先例比比皆是:周武王得姜子牙輔佐,才能推翻商紂王的暴政;秦穆公拔百里奚於奴隸中,得以問鼎中原;劉備求諸葛亮於山林村野,最終才能稱帝漢中;……清朝名將左宗棠說:「非知人不能善任,非善任不能謂知。」在歷史上因識人用人而致成敗的國君也不乏其人。春秋戰國時代五霸之一的齊桓公因用管仲為相,勵精圖治,富國強兵,因而九次會盟諸侯,執群雄牛耳。管仲臨死時提醒桓公,千萬不能用與桓公關係密切的易牙、豎刁、開方三人。然而,桓公說沒吃過人肉,易牙就把自己的三歲兒子烹給他吃;豎刁自閹入宮,百般曲意討得歡心,讓桓公離不開他;開方本可回衛國當國君,卻留下來不離左右侍奉。因此,齊桓公總覺得這三人對自己忠心耿耿,覺得他們為自己而捨棄了骨肉、身體、地位,最終還是啟用了這三人管理國家。不久這三人公然作亂,使強盛的齊國一蹶不振,英明一世的齊桓公卻被活活餓死。 

《三國演義》中的虎將趙雲,在公孫瓚的手下效力時,默默無聞,碌碌無為。成為劉備的部屬,則如猛虎出山,長坂坡大戰,在曹操的八十三萬大軍重圍之中七進七出,一人力斬曹將五十餘人;在收復漢中的漢水之戰中,面對曹軍追到營門,趙雲有勇有謀,大開營門,一人嚇退數萬曹兵。劉備稱讚說:「子龍一身都是膽也!」因為戰功顯赫,趙雲後被封為五虎上將之一。如果當時他墨守成規,一直跟隨公孫瓚,其後果就可想而知了。同時代的魏國名將張郃,原在袁紹手下為將而不得重用,官渡之戰中他屢次向袁紹進諫而不得採納,最終導致袁軍大敗。但是他在歸附曹操之後找到了用武之地,數次大戰中展現了智勇雙全的軍事才華。由此可見,真正的智慧在於選擇。即使是有能之士,如果跟錯了人,其結果可能是身敗名裂。 

司馬光說:「為治之道,莫先於用人。」一個國家的興衰、一項事業的成敗、一個人的榮辱最終取決於是否能正確地識人用人。因此,明辨是非、分清正邪是人生中不可缺少的智慧,忙於做事而不加思考、不識真假終究難以大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