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有傳媒揭露,自政府2000年實施整筆過撥款後,有社福機構將撥款當成儲備儲起,再向高層人員派發現金津貼。昨日多個團體及議員批評有社福機構「肥上瘦下」,將政府撥款儲起再分紅給高層。

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昨日召開公聽會,討論提高社福機構高層人員薪酬和現金津貼的透明度。

社會福利署署長葉文娟會上表示,社署規定每年獲社署資助1,000萬元或以上,及資助額佔機構運作收入超過50%的機構,須每年提交「最高三層人員薪酬條件檢討報告」。「這個檢討報告會同時要求他們解釋與去年對比的變動,我們3月開始,已分階段在社署網頁建立了與這些機構的連結,或直接上載周年財務報告及檢討報告。」又稱,有約20間機構有發放現金津貼予最高層員工,但有訂明準則及計算方法,透過董事會審議通過,並非「最高層加給自己」。

團體促社署加強監察

不過多個出席公聽會的機構及團體皆批評,部份社福機構將政府撥款當成儲備留起,再向高層派發高額現金津貼是「肥上瘦下」,剝削前線員工福利。

社會福利機構員工會總幹事邱智恆認為,社福界及社會工作者應是爭取公義的行業,但現今社福機構卻成為不公義的源頭。他指工會近年來發現多間機構擁都有很多儲備,剝削前線員工人工同時,卻發給高層大額花紅,「這種肥上瘦下的情況,和機構水浸的情況,很難令人相信機構是否資源不足。」

他強調社署責無旁貸,「社署一直以來,沒有一個有效措施保障前線薪酬。現在高層這樣發放大額津貼,可能涉嫌濫用公帑,其實社署亦沒有多交代,有甚麼有效措施去改善?只是說將報告披露出來,大家容易查閱,我們欣賞較容易看,方便我們監察,但社署是否有責任規管?」

社福關注組召集人陳祺豐則強烈譴責,勞福局及社署失職及行為失當,他指當年規定「機構員工薪酬及福利不能高於公務員相約職級的薪酬原則」,但自2012年此原則已經消失,要求社署解釋。

議員批社福機構玩弄財技

工黨議員張超雄強調,當局撥款給社福機構款項應幫助有需要的弱勢社群,「而非給他們儲起四分之一,然後再玩財技生息。」

公民黨郭家麒指社署說法太離譜,「署長當作是在做生意,一筆過撥款的錢可以儲起來,剝削前線員工,賺錢賺夠了賺利息,然後在董事會的保護或包庇下一起分錢。」他批評,當局將扭曲的勞福制度合理化。「為何會有錢剩,剩下的錢不是給最需要服務的人?竟然還會有分紅!政府還如此可恥幫這些高層解釋」。

郭家麒又認為,應該取消一筆過撥款的制度,取消可以儲起四分之一的不合理門檻。於目前個別社福機構獲豁免向社署提交財政報告,他撥款涉及公帑,應涵蓋所有受資助社福機構。

社會福利機構員工會在2016年就業內高層人員薪酬進行調查,發現2014/15年度,全港164間接受社署整筆撥款資助的社福機構中,僅60間有公開披露完整薪酬報告,當中有四分一機構的高層人員共獲發600萬元的大額現金津貼,有長者服務機構服務總監更年享高達41萬元津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