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他們正在組一支新鮮人籃球隊,而且我很有機會入選。我個子雖小,身手卻很靈活,而且結實又剽悍。其他人飛跳到空中搶球的時候,我能鑽到她們腳底下抓了球就跑。下午在操場練球更是好玩透了,只見滿眼紅紅黃黃的樹,空氣中飄著樹葉曬得熱呼呼的味道,大家樂得又笑又鬧。我從沒見過這麼開心的一群女孩,而我是其中最開心的一個!

本來我想寫封長信,跟您說說我學到的所有事情(李蓓特太太說你想知道)。可是七點鐘的鈴聲剛響,再過十分鐘,我就要穿上運動服到操場去了。你不希望我入選籃球隊嗎?

你忠實的吉露莎

又及(九點):

莎莉剛剛探頭進來我房門口說:「我好想家,想得快受不了了。你想不想家?」

我淡淡一笑說:「不想!」我覺得自己應該撐得過去。至少我對「思鄉病」是免疫的!我沒聽說過有人想念孤兒院,你呢?

十月十日

親愛的長腿叔叔:

你聽說過 米高安哲奴嗎?

他是著名的中世紀時期意大利藝術家。英國文學課的每位同學似乎都知道他是誰,只有我以為他是大天使,全班都在笑我。他的名字聽起來真的很像大天使,不是嗎?

大學的麻煩在於人人都指望你知道許多你壓根沒學過的東西,有時候實在非常難為情。現在每當其他女生談起甚麼我沒聽過的事情,我就不動聲色,之後再去查百科全書。

上課第一天,我就犯了個大錯。有人提到莫里斯‧梅特林克(比利時詩人,一九一一年獲諾貝爾文學獎,《青鳥》是他最為人知的作品)。我問:「她是不是新生?」那已經是傳遍全校的笑話。

但不管怎樣,我跟班上其他同學一樣聰明,甚至比有的同學還要聰明。

*         *         *

你想不想知道我怎麼佈置我的房間?我的房間以黃色和棕色為主,色彩十分和諧。牆壁刷成淺黃色,我買了黃色斜紋棉布窗簾,黃色椅墊,和一張桃花心木書桌(二手貨,只花三塊錢)。還有一把籐椅,一塊正中央染了墨水印子的棕色地毯。我把椅子放在污漬上面遮住。

兩扇窗子的位置很高,坐在椅子上根本看不見窗外的景色。我取下斗櫃的鏡子,在上面墊一層軟布,然後把它推到窗邊,剛好是靠窗座位的高度。要看窗外的時候,再把一個個抽屜拉開,好像階梯似的走上去。好用極了!

這些傢俬都是莎莉‧馬可白幫我在四年級生的拍賣會上選購的。她從小就生長在獨棟的房子裏,所以對傢私擺設很內行。你大概很難想像買東西的樂趣,再說我這輩子從來不曾有過一毛錢,能用一張真正的五元鈔票付錢,還找回一些零錢,真是太好玩了。親愛的叔叔,真的很感激你給我零用錢。

莎莉是全世界最最可親的人,茱莉亞卻恰恰相反。

怪的是學校在分配房間的時候,怎麼會讓兩個性情南轅北轍的人住在一起?莎莉覺得樣樣事情都很有趣 ──哪怕是考試被當 ──茱莉亞則是一切都好無聊。她一點也不勉強自己待人和氣,總以為憑著潘頓這個姓氏,不用任何試煉,就可以一步登天。茱莉亞和我是天生的仇敵。

現在我猜你一定想聽我在學些甚麼,而且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吧?

一、拉丁文:羅馬和迦太基的第二次戰爭。漢尼拔和他的軍隊昨晚在特拉西美諾湖紮營,做埋伏羅馬兵的準備,並且於今天凌晨第四次換哨時開戰。羅馬兵不敵撤退。

二、法文:讀二十四頁《三劍客》和不規則動詞的三態變化。

三、幾何:圓柱體學完了,現在學圓錐體。

四、英文:學習說明文。我的文筆越來越簡潔明確。

五、生理學:已經學到消化系統,接著要學膽汁和胰臟。

正在受教育的吉露莎

又及:希望您滴酒不沾吧,叔叔?酒對肝臟傷害很大喔。(待續)◇

——節錄自《長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