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任期內最早訪問中東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展示了他的遠見和平衡力。如果能促成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和平轉變,特朗普無疑將贏得政治家的美譽;但是複雜的以巴關係、諸多的雷區也使他不得不謹言慎行。

外界認為對國家領導人來說,沒有任何地方的標杆超過這裏,出訪以色列是展示政治家魅力的黃金機會。前以色列駐美大使沙皮羅(Dan Shapiro)推文評價特朗普的中東行:「首次出行就到訪以色列,這是高風險動作。每句話、每一步、每個姿態都會受到各方密切關注。」

但是本次挑戰的高難度也不容迴避。德國之聲援引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專家考德斯曼(Anthony Cordesman)的話表示,在最近一段時間裏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方面的發展明顯有了改變,「對以色列而言,特朗普本人是這一轉變的最大因素。儘管如此,此次中東之行仍將是一次真正的踩高蹺」。以下是特朗普首次出訪以色列,展現的四大外交政績。

政績一:擬合作建立反伊朗同盟

特朗普周一(22日)抵達以色列,受到以色列總統里夫林(Reuven Rivlin)和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的歡迎。特朗普表示,現在是給中東帶來安全、穩定與和平的「罕見機會」。

在抵達以色列本古里安機場(Ben Gurion Airport)後的歡迎儀式上,特朗普說:「你們(以色列)的阿拉伯鄰國們已日益認識到,他們與你們共同面對伊朗構成的威脅。」他稍早表示這是中東地區對和平的強烈感受,在面對「伊朗」這個長期威脅下,其它國家對以色列的潛在威脅可能反而讓以色列受益。

但他明確表示,只有各國「共同合作」才能做到。

「在這一歷史時刻,以色列和美國共同面對來自伊斯蘭國和其它恐怖份子組織,以及像伊朗這種支持恐怖主義、資助並煽動恐怖主義暴力的國家的威脅,我們要加強合作,這些威脅不僅僅是在這裏,而且在世界各地。」特朗普說:「我們要共同努力,結束在以色列和世界各地奪走那麼多生命的暴力之害。」

特朗普補充道:「最重要的是美國和以色列能夠用一致的聲音宣佈,決不允許伊朗擁有核武器⋯⋯而且(伊朗)必須立即停止向恐怖份子和民兵提供資金、訓練和裝備。」這是在沙特訪問後,他再次強調團結一致共同打擊恐怖主義。

對特朗普本次訪問展現的這一外交策略,BBC的波斯語專家阿達藍(Siavash Ardalan)分析說,對特朗普來說,在以色列和沙特之間建立一個反伊朗同盟,比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引入和平更容易。

政績二:籲再續以巴和平會談

以色列是特朗普本次外訪的第二站,也是特朗普訪問最重要的行程之一(安排了兩天行程)。在周一從沙特阿拉伯歷史性地直飛以色列後,特朗普向以色列領袖明確釋放希望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再續和平的願景。

在會談中,特朗普說沙特國王薩爾曼(King Salman)表示,希望以巴之間實現和平,也希望阻止對伊朗的威脅。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稱讚特朗普的訪問可能成為「通往和解、和平之路的歷史性里程碑」,並回應說,以色列也同樣致力於和平,並「向包括巴勒斯坦人在內的所有的鄰國伸出了和平之手」。

對當日在會談中特朗普展現的「踩高蹺」平衡力,美國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對隨行記者表示,在這個多位美國總統失敗的地區,特朗普「感覺現在有機會」推進和平進程。「我認為總統表明他有意親自推動這一進程,假如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領導層也願意認真對待參與的話。」

按照計劃,周二(23日)特朗普將短途去約旦河西岸的伯利恆(Bethlehem),會見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Mahmoud Abbas)。在3月初,阿巴斯訪問美國白宮,談到以巴關係的時候,特朗普表示「坦白地說,我想有些事可能沒有人們過去想得那麼難。但是我們需要雙方都同意,我們想以色列願意,我們想你們也願意。倘若雙方都願意的話,我們就能達成交易。」

對於特朗普提出的以巴兩方的和平願景,BBC的中東編輯博文(Jeremy Bowen)表示,特朗普相信他是世界上最大的商人,在以巴經歷一個世紀的衝突後,如果給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帶來和平,那將是世界上最大的一筆生意。

政績三:訪問以巴爭議地哭牆

特朗普在周一的活動安排還包括造訪猶太人的聖地、耶路撒冷(Jerusalem)古城西牆(Western Wall,也稱哭牆)。作為第一位訪問該處的美國總統,本次訪問具有重要象徵意義,特朗普非常謹慎地低調處理這次行程。

加上特朗普到達的時間很微妙,正好在1967年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之間「六日戰爭」50周年的前幾周。在那場戰役中,以色列佔領了東耶路撒冷地區和約旦河西岸(West Bank),也是這些年來以巴雙方爭議的焦點。為此,美方有意淡化「哭牆是以色列一部份」的認識。

早先,美方將這次造訪定義為私人性質,避開以色列將美國總統訪問哭牆,解讀成美國認可耶路撒冷是其不可分割的首都。據媒體報道,在為訪問做準備期間,美方代表強調說,哭牆位於約旦河西岸;特朗普的安全事務顧問麥克馬斯特(H. R. McMaster)也拒絕把猶太人的這一最重要聖地稱為是以色列的一部份。

隨行的蒂勒森被問到是否同意美聯合國大使黑利(Nikki Haley)數周前表示的說法——哭牆屬於以色列一部份,他回答說,「這牆屬於耶路撒冷的一部份」;避免將訪問政治化。

政績四:上任初期到訪以色列 美總統第一人

雖然特朗普是史上訪問以色列的第六位美國總統,但他卻是第一位在上任初期就訪問以色列的總統。前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是在第一個任期的第二年訪問以色列,卡特(Jimmy Carter)是在任期第三年,而尼克遜(Richard Nixon)、小布殊(George W. Bush)以及奧巴馬(Barack Obama)都是等到第二個任期開始才出訪以色列。

很多以色列人認為特朗普有別於奧巴馬,會帶來一個友好的改變。自從奧巴馬2014年叫停以巴和談進程後,美以關係惡化;但至少特朗普的這次訪問將給美以關係升溫。據《紐約時報》報道說,以往的美國總統都認為以巴衝突的最終解決方式是建立一個與以色列並存的巴勒斯坦國,但以色列不願看到這樣的構想,同時以色列也希望不受阻礙地在東耶路撒冷全面擴建定居點。

對此,特朗普曾表示對能滿足以巴雙方的任何方案都歡迎,所以外界認為特朗普的提議足以給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雙方足夠的想像空間。而在特朗普到訪前,以色列也開始對巴基斯坦宣佈經濟發展上的讓步政策,包括放鬆對一些活動的限制條款以及批准工業建設項目。

周二,特朗普將與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舉行會談,屆時將如何斡旋以巴關係將再受關注。按照安排,特朗普將重新返回耶路撒冷,在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敬獻花圈,並安排在以色列博物館發表演講。

特朗普助推以巴和平 外界仍存質疑

但是大多數以色列人都對特朗普能否推動以巴和平進程充滿懷疑。前以色列駐美大使紹瓦爾(Zalman Schoval)表示,這與技巧無關,而是涉及「兩個民族對同一塊土地提出主權要求」,涉及具有極複雜的歷史和心理因素的一種衝突,因此斡旋人必須戒謹戒慎。「你必須深入研究過相關的深層問題,而我希望特朗普總統在過去數月裏有這麼做。」

還有人質疑在中東地區關鍵問題上,特朗普似乎轉向奧巴馬的路線。在上任前,特朗普承諾美領事館從以色列的特拉維夫(Tel Aviv)遷到耶路撒冷,並否決聯合國在奧巴馬任期結束前通過的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第2334號決議,該決議要求以色列停止在西岸——東耶路撒冷在內的巴勒斯坦領土——設定居點。但現在基於現實考量,美領事館搬遷一事已推遲;而對聯合國的決議案,特朗普政府也未有絲毫進展。

而白宮也在儘量調低特朗普訪問期間,對特朗普推動以巴和平進程的預期,有可能讓這次訪問的標誌性大於實質。

特朗普本次訪問行程:

5月22日(星期一):訪問耶路撒冷。

5月23日(星期二):訪問伯利恆和耶路撒冷。

5月24日(星期三):訪問羅馬和布魯塞爾。與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會面後,再與比利時政府官員見面。

5月25日(星期四):參加於布魯塞爾舉行的北約會議(NATO)。

5月26日(星期五):參加在西西里舉行的七國集團(G7)成員高峰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