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9月16日。

昨天,在美國首度華盛頓,以色列,和兩個阿拉伯國家,阿聯酋及巴林,簽署了三國之間關係正常化的一個協議。這個協議,對世界局勢來說非常非常重要,不僅對世界局勢,當然也對美國的亞太戰略,都非常重要。因此我們今天拿出來談一下。

首先還是提醒一下,石山視點欄目。

9月15日,特朗普總統在白宮迎接以色列、巴林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阿聯酋)代表,並親自見證以色列分別與巴林和阿聯酋簽署關係正常化協議。此舉標誌著中東和平實現歷史性突破。

美國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等人也參加了協議的簽署儀式。

特朗普總統在儀式講話中,對以色列、巴林和阿聯酋表示祝賀。他說:「今天下午,我們在這裏,改變了歷史的進程。在經歷了數十年的分裂和衝突之後,我們見證一個新中東的開始」,將創造「一個和平與繁榮時代」。

特朗普說,這些協議將成為「整個地區全面和平的基礎」。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講話,感謝特朗普總統在促成這些協議中的斡旋作用,並感謝巴林和阿聯酋的合作,擴大地區和平範圍。

他說,這個協議,意味著猶太人和其他民族之間,將迎來一道和平的新曙光。他稱,特朗普總統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和平帶來了一個「現實的」機會。 「這在幾年前是不可想像的。」他補充道。

以色列二戰之後,在巴勒斯坦復國之後,以色列和阿拉伯人之間的關係一直非常緊張,雙方打了五次戰爭。以色列幾百萬人,和兩億人口的阿拉伯打仗,居然每戰皆勝。背後,當然和美國的支持有關係。

但實際上,中東阿拉伯國家二戰後的獨立,其實也和美國有關。英國和法國四五十年代都曾出兵,希望維持殖民地,但美國反對。美國反對殖民主義,反對歐洲強權把持別的國家。所以很有意思的是,中東很多國家趕走了英法之後,選擇和美國合作。最早的比如沙特,比如伊朗。

伊朗七十年代末霍梅尼伊斯蘭革命之後,伊朗和美國的關係當然陷入了冰點。但其它國家和美國的關係,其實一直維持。

所以,中東和平,當然必須有美國的參與。這一次雖然是阿聯酋和巴林,隨後肯定會有科威特和沙特跟進,這樣中東的局勢將大大緩解。過去,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有好幾個和中東有關,包括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阿拉法特,一輩子武裝鬥爭,殺了無數的人,後來也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這一次,有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和解,關係正常化,算是把這個世界火藥桶的導火線拆除了。未來,以色列和美國,大概可以專心對付伊朗了。伊朗的前身是波斯帝國,雖然也是伊斯蘭教國家,但派別不同,是什葉派。什葉派比阿拉伯人在宗教上更為極端,或者我們說,更加的原教旨。而且,什葉派和遜尼派之間的仇恨,好像比對異教徒更大。

說起來,上世紀八十年代,兩伊戰爭打了十年,死了近百萬人,本質上就是伊拉克薩達姆的遜尼派政府,和伊朗的什葉派政府之間的戰爭。

協議的簽署將使得以色列與巴林和阿聯酋全面實現關係正常化,涉及各個領域,從空中旅行到設立大使館。

特朗普表示,將會有更多國家加入,與以色列實現關係正常化。他相信,巴勒斯坦最終也會跟隨。他說,美國正在和巴勒斯坦進行對話。

特朗普周二說,甚至伊朗和敘利亞這些國家,也可能加入協議。他說:「實際上已經到了一個他們將想要達成協議的地步。他們不會對外說。但他們想達成協議」。
「我真的認為,伊朗想要達協議。」特朗普說,「我想讓伊朗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

特朗普競選口號,讓美國再次偉大,這次他要讓伊朗再次偉大。波斯帝國曾經輝煌,讓伊朗再次偉大,和習近平的崛起、復興這些口號類似,對伊朗人還是有吸引力的。

以前,以色列和中東各國之間,也有過類似協議。 1979年,以色列與埃及簽署和平協議;1994年,以色列和約旦簽署和平協議。而本次由特朗普牽頭促成的簽署儀式,將是1994年以來,相同區域震撼中東的最新一局。

特朗普的女婿,也是白宮顧問的庫什納(Jared Kushner),他本人是猶太人,過去基本上掌控了美國中東的外交。他說,以色列花了72年時間,(意思是從1948年復國到現在),才達成了前面兩個和平協議,而在過去29天,就又有了兩個和平協議。

BBC分析說,這些協議的重要性表現在4方面:

1、海灣國家會看到更多貿易機會;阿聯酋已經發佈命令,取消了對以色列的抵制。這項命令使阿聯酋與以色列得以展開貿易與商務往來。兩國官員表示,他們正在尋求在國防、醫藥、農業、旅遊和技術領域的合作;大家知道,以色列和中東國家一樣,缺水,但以色列缺乏展出農業,產品可以出口,以色列還有高科技公私,有海水淡化技術,有發達的工程和工業,這些當然可以幫助環境差不多的阿拉伯國家。

2、以色列減少被區域孤立。特朗普說:「我認為,以色列不再被孤立了。」

3、有利於特朗普對伊朗的「最大施壓」政策。如果海灣的阿拉伯國家可以公開而非秘密處理與以色列的關係,那麼,反伊朗的「美國之友」聯盟應該合作得更順利;

4、伊朗有新的戰略麻煩。這些協議遭到伊朗的譴責。以色列、阿聯酋和巴林都將伊朗視為地區敵對勢力。所以新達成的協議,讓伊朗承受更大壓力。特朗普的製裁已引發伊朗真正的經濟痛苦。現在他們也有戰略上的麻煩。比如說,以後如果再有對伊朗核基地發動空襲,以色列和美國,巴林和阿聯酋,會有更多的選擇。
這個新協議,也被稱為為《亞伯拉罕協議》(Abraham Accords)。

亞伯拉罕,是聖經中的人物,其實也是猶太教、基督教及伊斯蘭教中共同的聖人。因亞伯拉罕在這三個教中佔有重要的地位。

在舊約中,上帝應許亞伯拉罕,要透過他的子民,使天底下所有的國都被祝福[1],基督教將此解釋為透過耶穌基督得到救贖。

猶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認他為始祖。是以撒之父[2]。對穆斯林而言,亞伯拉罕是伊斯蘭的先知,且是穆罕默德的先祖(從亞伯拉罕之子以實瑪利追溯),當然,基督教談的主要是宗教意義上的古代先賢。

比如說,上帝聽到,所多瑪城和蛾摩拉城的罪惡甚重,業力太大,要滅掉兩個城市。亞伯拉罕說城裏面還有義人,就是好人。他問上帝,如果城裏有50個義人,上帝是否也把他們一起滅掉。上帝回應,如果有50個義人,就不剿滅那城。
亞伯拉罕又問,如果只有45個,是不是要滅了那城。上帝回應,如果有45個義人,也不剿滅那城。
亞伯拉罕繼續問,如果義人有40個,30個,10個,是否也滅了那城,上帝回應,不滅那些城。

這個故事在聖經中很重要,一個地方,如果有一個好人,都可以挽救那個地方不被毀滅。但如果邪惡的壞人,非要迫害好人,非要做壞事,那最後必定被滅掉。

聖經說,有兩個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瑪城,亞伯拉罕的姪子,羅得,迎接他們,請了他們入屋,為他們預備筵席,結果城裏的壞人來了,要對天使不利。兩個天使使出神通,外面無論老少,都眼花撩亂,進不了房子。天使對羅得說,上帝派我們來毀滅這地方,你趕快帶家人走。

羅得逃跑得時候,可能因為年齡太大,跑不動了,走到附近一個小城的時候,就躲在那裏了。太陽升起來得時候,上帝用硫磺與火,把所多瑪和蛾摩拉兩個城徹底毀滅了,城中所有的居民,連地上生長的,都毀滅了。羅得的妻子,沒有聽天使得話,回頭看了自己得家一眼,就變成了一根鹽柱。

但躲在附近小城裏得羅得沒事,小城因為他得救了。
亞伯拉罕,在中東宗教裏和基督教、天主教中都是聖人,他也是閃族的共同祖先。

昨天,華盛頓的協議,稱為亞伯拉罕協議,確實有意思,因為簽約的四國分成三個方面,猶太教、伊斯蘭教和基督教。
但對我來說,這個協議帶出來的另一層意義可能更重要,就是城裏的十幾二十個好人,可以挽救所有人的生命。
甚麼時候好人都離開,都被逼逃走了,這個地方就非常危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