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頭詩》記述的是唐朝貞觀初期,唐太宗向李淳風詢問未來世事時的問答,相傳由當朝史官記錄成書。《藏頭詩》從唐朝開始預言到清朝太平天國時期(1851~1864年),再預言到其後約80年的20世紀30年代中期的抗日戰爭之前,蔣介石(「小天罡」)掃平了匪患,天下得以太平。之後,《藏頭詩》使用了極為晦澀難懂的文字預言了中共時期以及聖人出世。

太宗曰:「太平之後又若何?」

淳風曰:「九十年後,又有木葡之人出焉,常帶一枝花。太陽在夜,太陰在日,紊亂山河。兩廣之人民,受無窮之禍。(不)幸有賀之君,身帶長弓,一日一勾。(而天下有家無人。)此人目常在後,眉常在腰,而人民又無矣。若非真主出世,天下烏得文明。」(括號裏的字出現在有的《藏頭詩》版本之中) 

太宗曰:「何謂文明?」

淳風曰:「此人頭頂一甕,兩手在天,兩足立地,腰繫九斛帶,身穿八丈衣。四海無內外,享福得安寧。秀士登紫殿,紅帽無一人。」

解讀:

九十年後,又有木葡之人出焉,常帶一枝花。

解:「九十年後」指太平天國之後約90年,即中共建政初期。「木葡」即草木。如前對《推背圖》第41圖的解析,「毛」在古文中通「芼」,指草木。因此,「木葡」指「毛」(澤東)。

「常」在古文中通「嘗」,曾經之意。這段預言中使用的三個「常」字都只是表示事物狀態,沒有特別意義。「花」在古文中是「華」的異體字,指華國鋒。「帶」喻提攜。

太平天國之後約90年,毛澤東得了天下,提攜了華國鋒成為接班人。

太陽在夜,太陰在日,紊亂山河。兩廣之人民,受無窮之禍。

解:「兩」表示不定數目,比如「兩下子」。「兩廣」喻指廣大。毛澤東使得中國進入黑白顛倒、天下大亂的世道,給廣大人民帶來無比深重的災禍。

(不)幸有賀之君,身帶長弓,一日一勾。(而天下有家無人。)

解:括號裏的字在有的《藏頭詩》版本中出現。「不」字作助詞時只是加強語氣,比如「好不熱鬧」。「(不)幸」意「幸虧」。

「賀」的意思是奉送禮物慶祝。而古文中「登」有進獻(禮物)的意思。這裏「賀」指「登」字。

「有賀之君」指一位姓氏中含「登」的執政者。

「長弓」形似雙耳刀「阝」。「身帶長弓」指此人的姓名中帶雙耳刀。在漢語中,左耳刀「阝」由「阜」字變形而來,而右耳刀「阝」由「邑」字變形而來。

「一日一勾」是「巴」字,指此人的姓名中所帶的雙耳刀是由帶有「巴」的「邑」字變形而來的右耳刀「阝」。「登」加上右耳刀「阝」成一「鄧」(正體)字,指鄧小平。「有家無人」隱喻「開放」。 幸虧有鄧小平上臺(使中國開放)。

此人目常在後,眉常在腰,而人民又無矣。

解:「此人」指前句的鄧小平。「此人目常在後」指「目」在鄧小平之後掌權。

「目」的古代象形字是「

    」,即是一「橫目」。「橫目」在古文中指人民,即「民」。(有的版本將「目」換成「日」。「日」的象形字是「      」,似眼睛的瞳孔,這裏用其形似,所以也是「目」的意思。)

「眉」的象形字是「  

   」或「     」,代表眉毛在眼目之上。而「民」的象形字是「    」或「    」,似眉毛倒長在眼目之下的腰部,即「眉常在腰」。所以這句中的「目」和「眉常在腰」指「民」字,指江澤民。

「人民又無矣」的「無」原意是「沒有」,引申為「毀滅」,「又」意思是「更」,用於加強語氣。「又無」引申為給帶來毀滅性災難。

「又無」在《藏頭詩》中僅出現過兩次:

第一次是出現在前文描述中共發動「共產運動」之時:「人皆頭頂五八之帽,身穿天之衣,而人類又無矣。幸有小天罡下界,掃除海內而太平焉。」

「五八之帽」指五角星,八角帽,即中共發動「共產運動」初期的「紅軍帽」。「天」乃「工」和「人」字的合成,「工人」指勞動者。「身穿天之衣」喻指「共產運動」披著「勞動者無產階級」的外衣。「人類又無矣」指中共發動「共產運動」給人民帶來了毀滅性災難。

「幸有小天罡下界,掃除海內而太平焉」:幸虧有蔣介石(「小天罡」),五次圍剿掃除了共匪,使天下得以太平(指20世紀30年代中期的抗日戰爭之前)。

第二次則是出現在描述江澤民掌權的這句中。

這句的意思是:江澤民在鄧小平之後掌權,給人民帶來了毀滅性災難。

若非真主出世,天下烏得文明。

解:這裏「文」指以道德教化人心,「明」指救世聖人「明王」。「文明」指以道德教化人心的聖人「明王」。

如果不是「真主」出世,天下怎會有拯救世界的「文明」聖人?

《藏頭詩》從中共江澤民掌權給人民帶來毀滅性災難,而直接跳到從大災難中拯救世人的「文明」聖人,隱含了兩層意思:一是指大災難前的最後一個歷史朝代是中共時期;二是指江澤民的行徑是毀滅人類的,是導致大災難的直接原因,其毀滅性影響一直延續到聖人出世。

此人頭頂一甕,兩手在天,兩足立地,腰繫九斛帶,身穿八丈衣。四海無內外,享福得安寧。秀士登紫殿,紅帽無一人。

解:這段是李淳風回答唐太宗關於「文明」聖人的問題。回答中隱含了兩個字:

第一,「頭頂一甕,兩手在天,兩足入地,腰縏九觔帶,身穿八丈衣」是一「奠」字。

「酉」的古代象形字(甲骨文和金文)「  

 」是酒罈形,意指罈中有酒,這裏代表「一甕」。酉上兩點,似「兩手在天」,酉下一「大」,似「兩足入地」。「酉」字本意是酒,音同「九」;「酉」用以紀月,代表黃曆「8」月;「酉」位於「奠」字的中間,即腰身部位,因此「腰繫九觔帶,身穿八丈衣」。

第二,「秀士登紫殿,紅帽無一人」是一「李」字。

「秀士」指德才出眾之人,「紫殿」指帝王宮殿。「秀士登紫殿」指進入科舉殿試的德才出眾之人(殿試是中國科舉制度中最高一級的考試),喻指有道德學問之人。古人對有道德學問之人的尊稱為「子」,比如「老子」、「孔子」、「孟子」等。所以「秀士登紫殿」指一「子」字。

「紅」色乃「朱」,「朱」的首部(帽)是一撇一橫,似一「人」字;去掉「人」,剩一「木」字。所以「紅帽無一人」指一「木」字。

合起來成木子「李」字。

「李」字即是聖人的姓氏,「奠」字則代表了聖人的兩個非凡特質。

「奠」字所代表聖人的第一個非凡特質即是預言中所描述的:「兩手在天,兩足入地,腰繫九觔帶,身穿八丈衣」:「觔」同「筋」,「九觔」喻指九州,「八丈」喻指八方,「九觔八丈」喻指天下。即指「天」、「地」、以及「九觔八丈」之天下都是聖人身體的一部分,喻指聖人為主掌天地之人。

「奠」字所代表聖人的第二個非凡特質來自於「奠」的字意:「奠」字的一個主要意思為「定」,即「定位」之意。用「奠」字描述聖人喻指聖人將是給眾生定位之人。

清朝高靜涵記述的《步虛大師預言》中也描述聖人將進行「蓋棺定,功罪分」。其意相似於《聖經•啟示錄》中的「大審判」。

「四海無內外,享福得安寧」意同《推背圖》的第44圖,在經歷了巨大災難之後,被聖人拯救的世人得以幸福安寧,全天下進入了太平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