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觀塘工廠大廈的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7日深夜遭入境處「放蛇」,3名負責人及職員,以及4名英美樂隊成員被捕,引起國際媒體關注。昨日藝術發展局委員周博賢指,當局近年突收緊藝術團體工作簽證,演出場地申請娛樂牌照更是極度困難。

藝術發展局委員周博賢昨日在港台節目中表示,不少藝團及音樂團體經常都會聘請外國表演者或導師來港工作,即使沒有申請工作簽證,過往政府都不會介入。

但有藝術行政人員反映,近年政府執法尺度突然收緊,嚴格審視有否申請簽證,以及審批簽證時會考慮工作場所是否合規格,「不僅HA(Hidden Agenda)遇到這個問題,其它藝術團體都遇到同樣的問題,以前法例可能賦予入境處很大的酌情權,以前處方不會行使此酌情權,但近一、二年突然行使酌情權。」他表示會向當局了解轉變的原因。據他了解,今次事件並非HA故意不替外國樂隊申請工作簽證,而是過往曾向入境處申請時,當局以場所不合規格為由拒絕,加上時間緊迫,因此今次沒有申請。

牌照難申請涉多個部門

周博賢表示,目前香港有130多個場所持有娛樂場所牌照,有80多個都是室內遊樂場、戲院及劇院等等。坊間一般提供娛樂的場所,例如酒吧、餐廳等,基本上均沒有娛樂場所牌照。因為牌照極度難申請,牽涉4至5個政府部門,包括規劃署、地政署、屋宇署及消防署。申請過程中,各部門互相「踢波」,耗費大量時間、昂貴的金錢負擔、人力,但最終都是失敗,因此很多提供娛樂的場所都沒有娛樂牌照。他又指,這類場所不僅是HA,但今次事件令人覺得當局是在針對HA。

當晚到場了解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指,當晚他趕到現場時已散場,只剩下30至40名觀眾及職員,但極誇張的是現場至少有12名入境處職員及20、30名警員在場,部份人更手持盾牌,還有警犬,質疑執法人數不合比例,他形容好像辦大案,像掃蕩製毒工場一樣。

譚文豪也指,近年來為外國人士辦理工作簽證很難:「只要你的表演地點是工場大廈一般都不會批了,以前不是,以前照批的,是近一、二個月才不批的。這是入境處在政策上有所轉變的地方。」他透露是場地經營者反映的情況。

譚文豪又說,HA目前已搬往工廈地下,理應更容易達到消防條例,如涉及消防隱患而不批准他們經營,市民或容易接受,但如果消防隱憂已消除,政府應考慮批准。

馬逢國:事件影響香港形象

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逢國在另一電台節目中則表示,事件令香港形象受影響。他指,根據法例,來港工作無論受薪與否,都需要申請工作簽證,但會令體育文化交流受限。他認為,港府應放寬申請工作簽證要求,如不收酬勞、時間短、非牟利性質等,可豁免申請或快速處理。

Hidden Agenda成立7年,曾3次被逼遷,負責人曾批評工廈條例過時,以致live house在工廈申請不到牌照。候任特首林鄭月娥任發展局局長期間,曾提倡活化工廈政策,但時至今日,活化工廈成效仍成疑。

昨日,民主黨與林鄭會面時,鄺俊宇表示,會上向林鄭表達關注工廈問題,希望林鄭能否進一步活化工廈。當時林鄭主動提到Hidden Agenda,她指若消防問題解決了都可以做,但鄺俊宇指林鄭沒有講清楚「可以做」是甚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