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報道指,立法會議員馬逢國早前在機場離港時,手提行李中有一支200克的髮型造型啫喱,容器超出最多100毫升的規定,但他在安檢時拒絕將物件棄置或寄艙,並表明自己的議員身份,又要求機場人員請上級跟他談話,最終獲放行。本身是民航機司的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批評,馬的做法不能接受,是「帶頭犯法」,會去信機管局及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

馬逢國星期一在機場離境大堂進行安檢時,被職員發現其背囊內有一支200克的髮型造型啫喱,職員向馬解釋,該支髮型造型啫喱容器超過100毫升的規定,不能手提上機,需寄倉或棄置,但馬拒絕。其後,另一職員向馬再次重申,因馬攜帶的髮型造型啫喱容器超出規定只能寄倉或棄置。但馬逢國隨即表明自己為立法會議員,又指「我認識林天福(機場管理局行政總裁)」,要求與能作主的人對話。之後,再有一名較高級的職員與馬接觸,經過一輪交涉後,馬獲「放行」,將該支髮型啫喱帶上機。

馬逢國昨日在立法會回應時,指在機場接受安檢時,機場保安人員指其髮型啫喱容量超過100毫升,違反保安規定。但他認為其髮型啫喱用剩約20毫升,認為符合安檢規定,故與保安人員理論。他承認自己當時「有少許動氣」,又稱回港後才知道民航處的相關規定。

僅表歉意無回應是否有錯

對於被指使用特權,馬逢國說當日沒想過要用議員身份獲特別待遇,或向保安人員施壓,又說「若過程中為當日機場保安帶來不便,在此表示歉意」,以後會攜帶符合規定的容器上機。但他沒有回應當日的行為是否有錯。

本身是民航機師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指事件非常嚴重,他形容馬逢國自恃立法會議員身份要求「特事特辦」,最終強迫安檢人員放行,儼如梁振英「行李門」的翻版,批評馬逢國身為議員帶頭犯法。

對於馬的解釋,譚文豪認為是強詞奪理、「以自己方式曲解法例」。又指,馬逢國以議員身份施壓,要求與更高職級安檢人員「理論」,更有可能觸犯《機場管理局附例》中「故意妨礙或干擾任何獲授權人員執行職務」。他已去信民航處、機管局要求必須嚴正處理,並要求兩者到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上解釋。

機場保安展開紀律調查

身兼交通事務委員會委員的議員田北辰透露,早前到北京出席人大會議後回港時,曾誤將150毫升髮型造型啫喱放入隨身背囊,他當時亦按指示扔棄,自己在過程中無透露過自己的人大代表身份。他認為議員用自己身份影響對方決定「不太好」。

機場保安有限公司AVSECO回覆傳媒查詢時,指已展開紀律調查,初步發現涉事職員無確切執行香港國際機場航空保安程序的規定。民航處發言人則稱,處方已要求機場管理局提交報告,並確保所有旅客的行李符合相關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