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8年的股市牛市當中,最大的股票基金贏家可說是被動式操作的指數型ETF基金。該類型基金自1993年開始發行,由於具有低交易成本、績效與股價指數同步的好處,在金融風暴後席捲基金市場,而投資者在這8年平靜無波動的牛市中買進ETF基金,彷彿運用「傻人投資術」輕鬆坐享股市上漲。

據基金研究機構晨星(Morningstar)統計,2016年底全球ETF等被動式基金的規模已達9.3萬億美元,超過主動型基金(含共同基金和對沖基金)的5.3萬億美元。同年,前者吸引4,287億美元的資金青睞,而後者卻流失2,852億美元。

造成這個基金流向大移轉的關鍵是近幾年的股市風險降低,芝加哥期貨交易所(CBOE)的VIX恐慌指數一直低於20年平均水平。換言之,由於股市沒有大幅波動,讓伺機賺取價差或等待崩盤換股或加碼操作的主動型共同基金或對沖基金,無法運用選股和操作技巧凸出其績效表現。

在長期績效不如ETF基金之下,對沖基金除了收取2%的手續費外,還額外收取20%的利潤抽成,更加速對沖基金投資者轉投被動型基金的懷抱。

據統計,去年僅32%的主動型基金打敗指數型基金。巴菲特旗下的公司近期大幅投資股價落難的蘋果公司和航空股,認為買進超跌的權值股終將獲得回報,因而成了近期開懷大笑的股市贏家。專門發售被動式基金的兩大基金管理機構-貝萊德(BlackRock)與先鋒(Vanguard)近年也大發利市,其笑聲應該也不遑多讓。

反觀共同基金近年正陷入困境,從全球第五大基金公司富蘭克林(Franklin Resources)的衰敗便可一窺究竟。該公司2014年的績效因原物料和新興市場崩盤而在3,000多家資產管理公司中倒數30名,2016年的銷售業績更敬陪末座。

富蘭克林公司雖擁有兩名市場知名的反向操作大師-「新興市場教父」墨比爾斯(Mark Mobius)和「債券小天王」哈森泰博(Michael Hasenstab),但在近年投資市場以美國大型權值股獨強的氛圍中顯然無法發揮專長。

對沖基金去年的戰況也不甚理想,最賺錢的橋水(Bridgewater)基金淨回報率也只有低於歷史水平的2.6%。大肆抨擊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金融巨鱷」索羅斯更慘,去年因沽空美股據傳旗下基金賠了10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