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原衛生部副部長、中國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黃潔夫2月25日出席澳門的「中國內地器官移植體系的建立」座談會。(澳門日報截圖)
中共原衛生部副部長、中國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黃潔夫2月25日出席澳門的「中國內地器官移植體系的建立」座談會。(澳門日報截圖)
相關文章

美國國會眾議院6月一致通過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為,令這種被喻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的罪行再次受國際社會高度關注。其後,一條關於中共將「港澳台納入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用系統」的消息也引起港人警覺。雖然港府日前發聲明回應,但仍未解港人對「活摘器官」、大陸移植器官長期來源不明等的疑慮。

一條關於「港澳台納入國家人體器官分配系統」的消息,近日在香港互聯網上熱傳,引起網民關注和傳媒報道。該消息引述自澳門發行量最大報章《澳門日報》今年2月26日一篇報道。

該報道指,2月25日,中共原衛生部副部長、中國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黃潔夫,出席「中國內地器官移植體系的建立」座談會,黃潔夫在會上稱中國「是世界排名第二大器官移植國」,並提到將「港澳台納入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系統,爭取在三、五年內在兩岸三地推動下,讓中國成為國際器官移植數量第一的國家。」

港人憂強摘器官在港發生

黃潔夫的這個說法,引發市民擔心大陸強摘器官的事件日後會否在香港發生;大陸移植的供體來源和數量也受質疑。

有登記了器官捐贈卡的網民表示,擔憂器官強制捐贈給大陸當局,直言香港背後還有一個萬惡的中共政府,「作為一個有尊嚴嘅香港人,就要絕對拒絕任何強制性嘅器官捐贈!」有網民擔憂像大陸一樣被強制捐贈器官,「香港就會正式成為中國嘅器官養殖場」、「香港人被強制摘除嘅器官一車又一車運上中國嘅醫院,由佢地自行處理!」

社會關注活摘逼港府回應

法輪功學員一直揭露中共活摘人體器官販賣牟利、形成龐大利益鏈,也被網民提起,「唔怪得要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先見之明」、「腐蝕醫委會+推動強制器官捐贈+引入大陸醫生→推動活摘港人器官」。

可能由於網上討論激烈,港府食物及衞生局7月10日終於發聲明回應,指大陸器官捐贈法規及分配制度並不適用於香港,「香港目前未有任何正式機制讓本港與境外醫療機構分享遺體捐贈器官。」又說現時在香港逝世病人所捐出器官,原則上只會捐贈予正在輪候器官移植的本港病人,「而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只會在香港病人中無法找到合適的受贈者的情況下,才會因應情況,考慮把器官轉贈至其它地區的病人。」

聲明並解釋,今年1月醫管局酌情批准把一個遺體肝臟移送台灣移植予一名病人,原因是本港未有合適的肝臟受贈者。「同時亦諮詢食物及衛生局與衛生署,才決定批准將肝臟轉交台灣。有關批准是基於特別考慮的單一個案,而非按照任何既定機制處理。」

議員:港府後知後覺  疑慮未消

香港多位參與全球性「國會議員反對中共活摘器官國際聯盟」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對黃潔夫說法感到驚訝,也理解港人的憂慮。

街工議員梁耀忠表示,大陸販賣器官存在已久,法規不健全,令港人擔憂,港府至今才澄清是後知後覺。他又強調,必須調查和制止在大陸發生的活摘人體器官罪行,「這是很違反人道的一種做法,希望有可靠性大的機構能夠深入調查,究竟現在中國國內的情況是怎樣,公諸於世;並探討如何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採取措施來阻止這種情況一直下去。」

民主黨議員胡志偉認為,香港和大陸目前沒有任何法律可以令港澳台三地進行器官分配與共享,如果真的如此,就涉及「一國兩制」問題。而目前市民的器官捐贈卡亦涉及私隱問題,「為何市民那麼的反應,就是擔心中共是否會將自己的想法借助建制力量去推動。」他強調維護市民的權利是議員的責任,必須追究大陸參與活摘器官人士的罪責,「要嚴懲所有參與活摘器官所有的人,所有相關的官員、醫療人員都要嚴懲,確保制止此現象。」

醫療界對強制捐贈有保留

去年10月,因嚴重肺血壓高須移植雙肺的19歲少女勞美蘭,等不到有心人捐屍肺前病逝。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去年10月8日表示,香港器官捐贈比率偏低,政府會研究是否仿效外國立法,若死者生前沒反對,其器官可用作移植,但就引起人權方面爭議。香港獅子會眼庫會長胡志鵬質疑,香港是自由社會,如果家人反對親人死後捐出器官,院方是否有權力強制違背家人意願。

大陸肝移植通報瑪麗醫院  中共涉掩蓋

雖然港府否認大陸器官捐贈法規及分配制度適用於香港,不過,因調查中共活摘器官而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2013年來港出席研討會時就提到,在調查中共器官移植方面,香港具有特殊性,皆因中共2005年起設立的「中國肝臟移植註冊(CLTR)」資料庫,就是由香港瑪麗醫院負責管理。

資料顯示,在2008年5月,中共衛生部正式授權中國肝移植註冊(CLTR)為國家肝臟移植科學註冊系統後,CLTR已經覆蓋了全國36個城市80家肝移植中心。從2005年至2012年初,CLTR共收集21,740例肝臟移植患者的資料,成為僅次於美國移植受體科學註冊和歐洲肝移植註冊的世界第三大肝移植數據庫。

不過,在國際開始調查活摘器官指控後,中共不再對外開放有關數據,被質疑掩蓋罪行。麥塔斯說:「中共政府正在掩蓋罪行,其中一部份掩蓋工作正是在香港的瑪麗醫院發生,因為中國每一家醫院都要把肝臟移植個案匯報給瑪麗醫院,這項數據過去是公開的,但當我與其他研究員開始引用,它們就關閉了它。」他表示會與香港立法會議員研究就此進行追查。

前年擬「出口」器官 台衛生部指不合法

另外,中共以全球第二大器官移植國自居,過去也曾推動兩岸三地移植合作,但因為器官來源不明,以及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利的指控,而遭到極大反對。

2014年12月19日,黃潔夫以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身份到台灣,親自推銷「兩岸器官移植平台」。當時台灣衛生福利部醫事司回應,中國器官捐獻比例較台灣低、等待移植人數卻遠高於台灣,供應內需就已非常不足,而且按現行台灣相關規定,兩岸成立共用平台於法不合。

其時的台北市長當選人柯文哲一針見血表示:「中國器官來源不明、連登錄系統都沒有,談交流還太早」。

台灣國際醫學聯盟秘書長黃嵩立指:「中國的器官來源一向就不明,每年有30萬個人等待要移植,而器官的來源大概只有1,000多人,如果我們接受了這些器官,我們就等於在間接的殺害這些犯人(良心犯),取得他們的器官。」

美聽證會:黃潔夫疑用活人肝移植

積極推廣「港澳台納入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系統」的黃潔夫,是中共前衞生部副部長、中國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被視為中共活摘器官幫兇。

黃潔夫在今年2月的澳門座談會上聲稱,中國自2015年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公民自願捐獻成為器官移植唯一來源,去年共有2千多例捐獻,預計今年至少能達到約4千例。不過,海外調查發現事實不然。

6月22日,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喬高(David Kilgour)、資深調查記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在美國發佈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估計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6萬至10萬例,從2000年至今可能高達150萬例;這些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

台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發言人朱婉琪,公開向黃潔夫提出四個質疑:

一、「針對三位調查員最新報告所揭露的中國器官移植數量,你有甚麼回應?你多年來欺騙國際社會,說中國移植數量每年一萬例的計算基礎及證據是甚麼?」

二、「世界各國,包括中港台在內,器官捐贈的數量遠遠不足,是世所周知的事實,何以中國有那麼多器官可做移植?移植用的人體器官究竟從何而來?」

三、「是誰指使你把港澳台納入中國器官分配系統的?還是你自己的主張?為甚麼中共要拉港澳台民眾當活摘器官的幫兇?」

四、「活摘囚犯及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的暴行,你打算隱瞞到甚麼時候?」

朱婉琪呼籲世界各國政府,包括台灣及香港,一定要讓民眾知道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暴行,移植醫學界不能再幫助中國移植產業的發展;各國醫生不要轉介或仲介病人到大規模強摘盜賣的中國屠宰場去買被虐殺的活人器官。

「天理報應不爽,當世紀屠殺暴行真相揭露的那天,所有直接或間接參與及幫助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人會有報應的。」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罪行,由《大紀元時報》在2006年報道遼寧「蘇家屯」活摘事件後首次曝光,揭露中共前黨魁江澤民1999年發動鎮壓法輪功以來,法輪功學員被當成死囚成為器官移植市場最大的供體來源,由中共周永康政法委系統、軍隊系統與軍警醫院直接參與,形成巨大利益鏈。隨著黑幕曝光,引起國際社會密切關注。

美國會決議 國際聚焦活摘

今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一致通過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強摘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良心犯器官,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這是美國首次在國家層面,由美國的立法機構──國會眾議院,正式通過決議確認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並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這一罪行。

而黃潔夫主刀疑用活人供體肝臟做手術案例,近日也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曝光。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公眾事務主任李祥春醫學博士6月24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國會聽證會上說:在中國,器官供體在等待器官受體;並且,有充足的供體可提供大量的候補供體。

美聽證會:黃疑用活人肝移植

他以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舉例:2005年9月,黃潔夫在新疆演示了一次肝移植手術。

黃潔夫在發現病患適合做自體肝移植後,丟棄了第一個供體的肝臟,他隨即聯繫了重慶、廣州、新疆三地,分別讓他們準備一個備用肝(以防自體移植失敗)。

大陸媒體報道,廣州和重慶都在幾個小時之內找到了匹配的備用肝臟,備用肝幾乎同時送到新疆。

黃潔夫的移植手術從9月29日晚上7點開始,到9月30日上午10點結束。黃潔夫宣佈手術成功,不需要備用肝臟。

追查國際指黃潔夫用的是活人肝

李祥春博士當天作證時還說:「在移植手術中,肝臟的冷缺血時間必須在6-10小時之內,在中國或許沒有這麼嚴格,但是仍然規定在15小時之內。」

「因此,我們可以認定,這兩個來自重慶和廣州的備用肝只能是兩個大活人,否則,摘取器官的時間、飛行時間,再加上黃的手術時間和觀察時間,至少需要50多個小時,如果是從死者身上摘取並送過來的器官,早就不能用於移植了。可是這兩個大活人竟然被用作『備用肝』。」

去年中共兩會之際,3月中共兩會結束之際,黃潔夫拋出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涉器官移植利益鏈後,並強調前任和現任的胡溫、習李非常支持,打大老虎終止了這上面的利益鏈,並作出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的決定。黃潔夫再度成為輿論的焦點人物。但黃潔夫對器官移植黑幕的具體情況,至今隻字不提。

「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就黃潔夫罪行發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主犯黃潔夫罪狀公告》,指其對海內外欺騙再欺騙,掩蓋再掩蓋,隱瞞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黑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