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器官捐獻,一直被中共高調宣揚,並被當局用來解釋大規模開展的器官移植的供體來源。近日,一則審判消息透出此領域的疑影重重。

謝顯慈是江西省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副主任,今年5月17日因受賄被判刑2年,緩刑2年半執行,被處罰款10萬元人民幣。據報道,謝顯慈積極檢舉他人的犯罪行為,因此另已立案2件2人。

謝顯慈的受賄行為始於2014年,先後有3家醫院向其行賄,分別是江西省人民醫院,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和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其中江西人民醫院行賄最多,共計人民幣51萬元。而謝利用職務之便在出具捐獻遺體執行通知書等方面提供便利和配合,幫助院方獲取器官捐獻移植手術。

江西省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成立於2015年6月,謝顯慈是在2016年11月被立案偵查。當時消息發佈後,即有大陸網友稱「器官移植,敏感詞」。作為副處級官員,謝的職位雖然不高,但因其主管全省的人體器官捐獻,所以案件引人關注。

中國 「器官移植旅遊」 與鎮壓法輪功時間點重合

「器官移植」因何敏感?眾所周知,大陸的器官移植產業自2000年後迅猛發展,竟至催生出「器官移植旅遊」的另類項目,吸引了世界多國的苦等器官的病人前往中國。這一新興產業的起點,恰與中共鎮壓法輪功的時間點重合。十多年來,已有多名證人和獨立調查證實,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器官牟利,殺人如麻。帶來巨額利潤的器官移植產業,累積了血腥的罪惡。

對於突如泉湧、似乎取之不盡的供體來源,中共當局拿不出一個站得住腳的說法,前後矛盾,信口雌黃。無論是取用死刑犯器官,還是依靠民間捐獻,官方的數據根本無法解釋發生在大陸的、舉世罕見的超快速器官配型,以及持續十多年之久的、大量不絕的器官移植手術。

據報道,江西省人民醫院在2007年10月26日收治了一名糖尿病、腎衰竭患者,7天後,即11月2日,這名患者進行了胰腎聯合移植手術。同時移植兩樣器官,從尋找供體到配型成功,僅用7天時間,這是「奇蹟」?

2014年9月27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表報告,公佈了第一批中國大陸228家醫院共1,814名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務人員的追查名單,其中向謝顯慈行賄的三家江西的醫院全部在列。

涉嫌參與活摘器官的醫院與「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的副主任串通,獲取移植手術之便,這不禁令人質疑:在「器官捐獻管理中心」的背後,隱藏著甚麼?

中共宣稱自2015年1月1日起,公民自願捐獻成為器官移植供體的唯一來源。中共代表在第26屆國際器官移植大會上表示,中國2015年器官捐贈數量約為1萬,位居亞洲第一。

「追查國際」在2015年12月6日至17日期間,分別調查了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的紅十字會器官捐獻機構,了解2015年的器官捐獻情況。調查結果顯示:「北京市紅十字協會值班職員說,紅十字會捐獻系統正在籌建,還沒開始」;「天津市紅十字會工作人員說,從2003年建庫(器官捐獻庫)到現在捐了170多個」;「上海市紅十字會器官捐獻工作人員說,從2014年開始到2015年,全上海市器官捐獻成功的只有5例」。而河北秦皇島和河南濮陽器官捐獻辦公室都向調查人員表示,目前(調查時)還沒有成功一例。

器官移植年約六萬至十萬例 超過中共官方公佈的數字

2016年6月22日,三位海外獨立調查員發佈了關於中共強摘良心犯器官的最新報告。三位聯合作者估計,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6萬至10萬例,遠遠超過中共官方公佈的數字。

此報告的聯合發佈人、美國資深記者伊森葛特曼表示,過去多年的調查中,他們採用了中共所說的每年1萬例的數據。而在最新調查中,他們從個體醫院入手,調查全中國每年移植器官的總量。他說:「這個報告用了700頁和2,400個註腳來說明移植數量每年大約6萬到10萬例。最後我們發現了一些我們不希望看到的事情。也就是說,良心犯的死亡人數更高,包括法輪功、維吾爾人、藏人、可能還有一些家庭教會人員。」

一個江西小官的受賄案件,曝光了與器官移植相關的由金錢操控的黑箱工作,三家著名醫院和多名人員涉案。那麼從一省看全國,非法勾當的規模,當可想而知。再有,黑幕難道僅存在於「器官捐獻」的過程中?謝顯慈案,是一個突破敏感區域的缺口,亦將令更多的黑手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