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金價5月受到美聯儲多位鷹派官員呼籲加息影響下跌近6%,6月迄今因美國就業數據不佳而回彈逾5%,最新報價約在1,280美元/安士上下,1,300美元/安士心理關口已迫在眼前,真正的壓力或許上看1,400美元/安士。

除了加息警報解除因素外,金價近期漲勢的催化劑是23日將舉行的英國脫歐公投。澳新銀行(ANZ)策略師海因斯(Daniel Hynes)認為該公投將成為貴金屬的「重要分水嶺」,金價可能因此衝上1,400美元/安士。

此外,預估英國未來2年內仍將留歐的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早在金價起漲前就預測金價在2017年可站上1,400美元/安士,認為該目標價與英國公投無關。「新債王」岡克拉(Jeffrey Gundlach)也在今年2月預測金價上看1,400美元/安士。

就技術線型而言,該價位正好是金價自2011年崩跌以來歷次反彈的高峰,更是金價要挑戰歷史高價1,923美元/安士所必須克服的最關鍵隘口,若能成功克服,下一道關卡則會在2009年至2011年所形成的大頭部頸線位置1,527美元/安士。

換言之,1,400美元/安士關口若沒能突破,金價年初迄今形成的牛市僅是「半吊子」,未來或將長期陷入1,000-1,400美元/安士的大箱型整理區間。

研判金價後市還有一個盲點,那就是全球第二大黃金進口國印度連續兩個月進口量遽降,4月同比減少67%至22噸,5月續降51%至31噸。悲觀者認為這將成為金價後繼無力的先行指標。

但若長期觀察印度或中國民眾的金飾採購行為便會發現,他們通常會在金價下跌的過程中大量買進,一旦金價上漲便減量購買,這種「買低不追高」的實體黃金需求型態正好成了金價長期底部的重要支撐,但卻難以預測金價的上漲空間。

預測金價上漲空間最有效的指標應該是金融市場的避險需求。其中,全球最大的黃金ETF基金SPDR持有的黃金量逼近3年最高的895噸,今年來整體黃金ETF基金增持400噸至1,870噸,已扭轉了過去3年不斷下滑且一度跌至1,198噸的窘境。

這種避險需求近期還出現了「名人效應」。金融大鱷索羅斯旗下的基金首季砸下3.8億美元買進黃金ETF基金和金礦股,傳奇對沖基金經理人卓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也在第二季大買黃金相關倉位,持有比例佔總部位的20%。將來隨著金融市場的跌宕起伏,或許還會出現更多重磅級專家加入避險陣營。

綜上所述,金價最快在23日英國脫歐公投前夕,配合金融市場避險情緒高漲,很可能就會挑戰1,400美元/安士這道關卡,目前看來這個情況最可能發生。

次佳的情況是年底前站上此一關口,屆時2016年的金價漲幅將高達32%,超越2007年創下的30.9%漲幅,金價仍然蓄積著強大的後勁。如果金價要等到2017年才挑戰此一關口,或許顯示金融市場近期的發展並不悲觀,市場避險需求放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