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近日,北京當局在中國大陸發行了一本彙編習近平內部講話的書籍,其中包括首次公開的習直言斥責周、薄、徐、令等中共前高官暗地裡「搞政治陰謀活動」等涉及敏感話題以及強調「政治規矩和紀律」等內容。書中暗批薄熙來推行的所謂「重慶模式」,稱有人把派他去主政的地方當成了自己的『獨立王國』,用幹部、作決策不按規定向中央報告,搞小山頭、小團夥、小圈子。「他們熱衷幹的事目的都是包裝自己,找人抬轎子、吹喇叭,為個人營造聲勢,政治野心很大。」

就在此書出版後的1月4日,習近平前往重慶考察,而這是其2016年新年的首次離開北京,選擇重慶說明對其相當重視,而這有其背景和考慮。大的背景是一方面,習近平在2015年又進一步清剿了江派人馬,迫使江派餘孽居於守勢,習進而在諸多重要職位上更換人馬,並將目標鎖定江澤民、江綿恆父子和曾慶紅;另一方面,習近平強力推動軍改,進一步掌控了軍權。與剛上台時相比,此時的習近平所面臨的諸多障礙已被排除,對於各方面權力的掌控也更加穩固。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習近平選擇去重慶,或許基於兩點考慮,第一個是徹底在重慶肅清薄熙來的影響。2012年薄熙來落馬以及後來他被審判,都因當時的局勢,沒有涉及對其在重慶「唱紅打黑」的評價以及其密謀政變的問題,反而將其切割。也因此,一些「毛左」們誇大了2010年習近平去重慶時對薄熙來所為的肯定,並造成了外界認為習要堅持極左路線的錯誤印象。

然而,從習近平上台後解散了「091專案組」,停止了「唱紅打黑」,以致在內部講話中對薄的所為措辭嚴厲,直指其政治野心到該講話今日公開看,習近平正在發出一個清晰而明確的政治信號,那就是到了肅清薄熙來在重慶的餘毒的時機了。

可以想見,習近平在重慶將召開當地主要領導參加的重要會議,部署如何推動重慶政經難題破局的行動,主要目標是解決薄熙來給重慶在經濟上帶來的「無底洞」,在政治上製造的傷害,解決「搞小山頭、小團夥、小圈子」問題,而如何解決「打黑」造成的無數冤案或許是個重點。

第二個考慮也許與其如何看待歷史有關。除了在新年期間,習近平通過釋放照片、書單釋放了自己對待歷史、現況的態度外,2015年習近平還在直面歷史方面做了一些突破和鋪墊,如高調紀念胡耀邦、重新調查高崗案,有習陣營背景的大陸財新網網誌欄目分別發表了否定文革的胡錦濤智囊俞可平的長文《鄧小平與中國的進步》和題為《為甚麼需要真相委員會?》一文,曾任省長、現任中山大學教授的于幼軍舉辦首個「反思文化大革命」的系列講座,等等。否定毛、否定文革的信號被有意釋放。

而重慶作為「唱紅」的發源地,不僅當地百姓深受毛毒影響,而且對其它省市也造成了惡劣的影響,如何消除這影響在高層有意直面歷史的大背景下,不能不有所考慮。

追溯歷史,文革時的重慶曾發生了動用各種熱兵器的大規模武鬥,根據官方記錄,1967年夏至1968年夏一年左右時間的武鬥有31次,動用槍、炮、坦克、炮船等軍械兵器計24次,至少645人死亡。他們中最小的14歲,最大的60歲。不過,讓重慶武鬥聞名全國的不僅僅是其動槍動炮、動坦克、動軍艦,還在於其創下了一夜間就打了1萬多發高射炮彈的記錄,並因此震動了中共高層。重慶能否成為反思文革的一個突破口?

但不論是基於哪種考慮,在習近平考察完重慶後,重慶官場應有大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