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底以來,中共重慶市委機關報《重慶日報》連續刊文,嚴厲批評已落馬的孫政才、薄熙來和王立軍。文章中稱,孫政才以「中國最年輕的政治人物」自居,薄熙來則在重慶搞「獨立王國」,藉以賺取人氣、邀約民心。

在4月4日,重慶市公、檢、法,同時以「黨組」發表評論文章,宣稱重慶市政法系統將繼續進一步「肅清孫政才惡劣影響和薄熙來、王立軍流毒」,要「追根溯源、澄清謬誤」等。其中,重慶市公安局在文章中稱,孫政才、薄熙來之流被查處,有效清除了黨內政治隱患,清除了法治道路上的絆腳石。

重慶市在中共兩會後繼續高調批判孫政才薄熙來王立軍,有些不同尋常。當然,重慶作為江澤民集團針對習近平政變奪權的基地,薄熙來落馬之後由孫政才接手,在孫落馬之前,重慶一直被江派掌控運作,對抗習近平。

中共兩會後,習近平班底人馬全面上位,以習近平為核心、王岐山為副手的政治團隊開始進入運行。習近平親信陳敏爾在重慶繼續高調清除薄熙來王立軍餘毒,有給全國各地作出示範的味道。為甚麼在習近平從表面看已經大權在握的時候,還在繼續高調清除所謂「薄王餘毒」?高調聲稱清除孫政才這個「絆腳石」?這恰恰透露出了中共高層的殘酷政治內情。

政治是一個極為危險的職業。特別是在共產極權政權中,政權的最高當權者將會面對政敵的不斷挑戰。

挑戰者要想奪取權力,必須要做三件事情:第一,必須除掉在位者;第二,必須控制政府機關和軍隊;第三,需要成立一個支持者聯盟。除掉一名在位者,則有三種方法:一是該領導者死掉;二是收買在位者的核心同盟成員;三是現存的政治體制被外部力量壓垮。

江澤民集團在這5年中,一直在用這三種方法在做著這三件事情:對習近平進行政變暗殺、江澤民人馬試圖繼續控制軍隊——徐才厚對郭伯雄說讓習近平幹五年滾蛋、利用包括金融政變在內的多種方式發動政變逼習下台等等。

奪取權力和如何維持統治是完全不同技術含量的事情。從習近平角度來講,這5年來所做的與江澤民集團針鋒相對。習近平用反腐打虎方式,不斷清除江澤民集團在黨、政、軍中的勢力,如今在「兩會」後重慶高調批孫、薄、王,正是習近平還要繼續全面清除江澤民勢力的信號。

一個組織或者政權,成功的領導人應對風險的方式,是緊緊依靠一個忠誠的政治聯盟。如今的中共政治體制和官場中,在已經沒有了共同的信仰和意識形態之後,統治的關鍵在於給予統治核心成員的利益回報。因此,習近平反腐拿下江澤民集團成員的同時,不斷安排自己陣營的人馬上位。

為甚麼保持經濟和金融秩序穩定,成為習近平當局施政的首要任務?因為財政危機是政敵發出進攻的絕佳時機。可以看看歷史上的例子。

1917年2月,克倫斯基的革命者之所以能佔領冬宮,是因為軍隊沒有阻止他們。軍隊沒有阻止他們是因為沙皇撥給軍隊的錢不夠。沙皇在第一次大戰期間砍掉了俄國主要收入來源之一,伏特加稅。沙皇認為禁止伏特加買賣將會改善俄國軍隊在戰場上的表現,提升戰鬥力。伏特加在俄國大眾,特別是軍隊中極為受歡迎,消費量巨大,佔俄國政府年收入的三分之一。砍掉伏特加稅後,沙皇的收入銳減,但戰爭開銷持續增長,結果就是他的軍隊拒絕鎮壓罷工群眾和示威者。最終蘇維埃在俄國奪取政權。路易十六在法國大革命中的遭遇也與此類似。

這就是為甚麼習近平這幾年來嚴厲整頓金融秩序,在金融界大力反腐,以消除江派製造經濟危機的隱患的原因。

習近平在反腐打虎的過程中不斷集權,迄今為止,外界無法知道習近平未來將要怎樣做,因此也產生一些猜測。其實,這種情況也很正常。因為任何一個政權的在位統治者,如果想要作出重大改變以及制度變革,都不會提前釋放消息,包括對政敵和支持自己的同盟。對於支持自己的同盟來講,一旦意識到在位者的改變措施,將會改變目前他們獲得利益的穩定狀態時,很有可能就會選擇背叛。對於政敵來講,提前知道將要可能被清除的消息,就會本能拚死反擊。古今中外歷史上很多成功的政變就是這種情況。

那麼,中國的政局未來將走向何方?習近平將會如何施政?讓我們暫且觀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