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這兩天熱鬧召開,而就在這當口上,今年的經濟自由度指數新鮮出爐,這個指數是全球權威的經濟自由度評價指標,之前香港曾經連續25年都蟬聯了這個指數的榜首,只在去年2020年時才被新加坡超越,記得當時港府還因為這個屈居第二而表示失望,然而今年可就不是失望了,而是絕望,因為這一次,香港和澳門手拉手被剔除出了排名榜單,不再獨立評分,而是和中共國一塊評分,但中國排名多少呢?是第107位,屬於「比較壓制」的經濟體。這也算是一份惹人關注的兩會「賀禮」了,那麼對香港的金融環境會有甚麼實質的影響呢?

另外,在中共兩會召開前,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還發表了一番很有底氣的講話,表示香港的金融機構不會聽美國制裁,被認為是在向拜登政府喊話,那麼,郭樹清的底氣又從何而來呢?

我們接下來的內容,就和大家聊聊這些話題。

香港被剔出自由經濟體評級 恒指跌

我們先說這個美國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公佈的2021年度《經濟自由度指數》(Index of Economic Freedom)報告,可以說沒有懸念的,新加坡成了榜單上的冠軍,香港告別了獨立評分,和中國一起排名第107位,得分58.4分,排在烏干達和烏茲別克之間。

美國傳統基金會給出的解釋是,今年的指數只計算了擁有經濟主權的獨立經濟體,將香港除名是因為,在經歷了2019年數月抗議後,北京對香港政策的影響力日益增強。報告中還提了一句,日後如果有需要,香港和澳門的經濟自由發展情況,將在指數中有關中國的篇幅中討論,聽上去真的是有點冷幽默。

傳統基金會的創辦人傅爾納也在《華爾街日報》發文說,自已曾參加過1997年的香港主權交接儀式。那時候,他曾經擔心香港可能會成為中國的一個中等城市,但是現在,這種擔心已經發生了。

美國傳統基金會,是美國公共政策的智囊之一,已經有四十多年歷史,它和《華爾街日報》每年聯合發佈的經濟自由度指數,涵蓋全球180多個國家和地區,是全球權威的經濟自由度評價指標。在今年的指數發佈後,隨即,3月4日香港恒生指數跌幅超700點,科指跌幅近500點。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網絡上發文回應說,「不同意香港經濟政策決定權已由中央控制」。

但是,相信多數人都看到了,現實狀況擺在世界面前,在「港版國安法」推出後,「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香港的「政治風險」和「政治迫害」日益嚴重,正在越來越像中國的一個普通城市,美國傳統基金會的報告只是真實地反映了國際社會對香港的觀感正在變得更加差,所以香港財政司司長的不同意有用嗎?沒用。完全改變不了大眾的認知。

當香港已不再是香港,相信會有更多的金融或商業機構,選擇棄港而去。而這個剛剛發佈的經濟自由度指數,可能成為很多企業和個人的參考。

也有財經界朋友說,國際投資者及基金公司,因為沒有了這個重要的參考指數,會好難向散戶交代,風險係數也會提高,這樣未來的交易恐怕會減少。同時,這也會影響香港企業的融資成本以及對外商貿的合作空間。

香港大陸化

這個經濟自由度排名發佈的當天,也是趕巧了,正好趕上了中共兩會開幕。那我們知道,自從「港版國安法」實施之後,香港向大陸看齊,尤其在金融市場方面,關於港股A股化的趨勢一直在加速,而中共方面也在不遺餘力地實施著。那這次的中共兩會,對於中、港兩地的資本市場,中共又會釋放出怎樣的信號呢?

在兩會前一天,就是3月2日,中共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中共國務院新聞會上的一番講話,應該說是透露出了不少信息。

郭樹清說,銀保監會和整個銀行業、保險業,都不會執行美國的法律和法規,而必須執行中國的法律法規。他特別提到,在香港的金融機構,包括中資機構和外資機構,肯定要遵守香港的法律法規,不會執行美國的制裁,他還形容美國的制裁「毫無約束力」。

說到這個「毫無約束力」,那我們順便提一下,之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曾親自對媒體說過,美國制裁讓她沒辦法使用銀行戶口,政府給她的薪水也不得不用現金支付,家裏存放了大量現金。而根據公開資料,林鄭月娥的年薪是521萬港幣,是全球薪酬第二高的領導人,那可能家裏要存相當多的現金,或是不得不轉存家人的帳戶。

對於香港金融市場,郭樹清還說,香港今年的經濟增速一定會由負轉正。香港可以為中國大陸企業上市融資、發債提供支持,並支持大陸的銀行與保險企業來港上市。

那我們來看看郭樹清的講話有幾個意思,郭樹清的這一番話正好是在中共兩會開幕前夕,所以不排除這是被稱為「郭旋風」的郭樹清兩會述職的搶眼表現。郭樹清目前已經64歲,也馬上到了65歲退休的時間點兒了,所謂「上有所好,下必甚焉」,郭樹清的這一番講話是做給大領導看的,而對他個人來說,也需要有政績表現。

那在目前香港看齊大陸的背景之下,郭樹清所說的香港可以對大陸企業上市、發債等等提供幫助,也確實並不難達成,為甚麼呢?

對於香港的GDP,中共不僅可以按照大陸的做法,玩數字遊戲,並且郭樹清也表明,會繼續用中國大陸的資源來托香港的股市和債市,因為香港資本市場對中共的利用價值還沒有結束。

那我們來看看另外兩則消息,也許就可以進一步理解郭樹清所說的具體意思了。在2月底時,日本經濟新聞曾報道說,美資銀行正致力於加速擴大在中國的業務規模,原因是,中資企業在融資和併購等市場中表現活躍,為美國金融業的投行業務提供了增長機會。

這些美資銀行包括,高盛正計劃在中國招聘更多員工,爭取2024年從現在的400人增加到600人,所涉及的工種主要包括投行業人員、證券經理人和技術人員。摩根大通2021年的在華總投資額將比上年增長24%,除了擴大投行業務,其中大量資金也將投向針對中國富裕階層的理財服務。

根據路孚特統計的數據,2020年亞太地區支付的投行業務服務費首次超過歐洲,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市場。而中國企業支付的服務費同比增長36%,達到201億美元,創2000年有統計數據以來的新高,佔到亞太地區投行業務收入總額的七成。

香港媒體也報道說,香港股市已經成為中國大陸科企巨頭上市的首選,畢馬威(KPMG)在2020年12月發佈的報告顯示,2020年,香港十大IPO項目全部來自中國企業。並且,2020年,香港有9隻中概股從美國回歸香港做第二次上市,集資總額佔到了港交所新股總集資額的34%。

可見,中共當局通過不斷讓中資企業在香港上市,南向資金托市,在香港市場已經完成階段性的任務,打造了所謂的「中共神話」,已經成功吸引國際資本、華爾街投行入局了。資本逐利,國際資本已經為利益動起來了!這也說明了,北京與華爾街「勾兌」的還不錯。

中共買美債的盤算 「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

那麼,這就可以說回郭樹清提到的第一個問題上,讓香港和大陸的金融機構挑戰美國的制裁令。這其實還是在對美國的拜登政府採用「鬥而不破」的戰術。

為甚麼呢?也許有人會說,他是說給上頭的大領導聽的,下面銀行具體怎麼處理,未必會管。

我們來看一下,就在郭樹清「述職」之前,1月底的時候,大陸財經媒體上有一則關於美債的消息,提到截至2020年11月底,中國持有美國國債規模達到1.06萬億美元,為過去6個月首度增持。

而近期,中港兩地正計劃就債券開通「南向通」,即中國大陸的投資者可以通過香港進入國際債券市場。那麼中共當局在大陸超發的資金,或者溢出資金,就可以通過「南向通」進入國際債券市場。

郭樹清這一次的講話表現「搶眼」,也是因為政府層面上,他手握1.06萬億美債,而隨著「南向通」開啟,會有很多中國大陸的資金通過基金購買美國國債。

結合我們剛才提到的美資投行加速擴張在華投資的情況,在金融市場,中共成功做到了與美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在這種情況下,那麼美國要如何監管和制裁?如果制裁,可能美國也會受到不小的衝擊。這不,剛剛3月3日,香港金管局余偉文說,正在就「南向通」的框架和央行緊密溝通。

所以,郭樹清這一次在兩會前夕的講話,也是在向拜登政府喊話,而喊話的底氣,也是因為手上拿到了一定籌碼。中共為了挽救香港的頹勢,也真是沒少動心思。

那麼,在中共和華爾街利益的勾兌背後,投資者有甚麼需要注意的呢?在之前的節目中,我們曾提醒大家,要關注德勤違規事件的後續發展,那我們現在看到的是,這個事情莫名其妙的沒聲音了,現在不管是德勤還是四大都沒事兒了。

就像我們之前所分析的,如果當局繼續深入調查,對在香港上市公司的影響面會太大,所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過去了。並且,香港股市在中共的托市下,的確給基金、散戶帶來了收益,有錢賺,也就把這些給忽略了。

我們來做一個比喻,中共當局是在把香港當作一個賭場,而中共是開賭場的,賭客們自己來賭,中共現在經營香港這個賭場,只是因為它是中國大陸的一個窗口,香港本土沒有產業,只有金融服務,那麼短期看,似乎沒太大問題,但是長遠考慮,香港市場一定會被蠶食,至於蠶食的這個速度的快慢,人民幣國際化的情況也是一個關注點,一旦人民幣國際化,香港這個市場的價值就將進一步被弱化,香港國際社會的地位和影響力也將一點點消失殆盡。@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李曉彤、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