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破壞「一國兩制」,強推「港版國安法」,美國開始實施一系列制裁。中共一直聲稱,美國在香港的利益將嚴重受損,中共其實在賭博和要挾。那麼,香港與美國的經濟聯繫,到底有多大呢?

美國對香港的出口

2019年,美國對香港出口總額308億美元,比2018年減少了17.5%。
2019年,美國對中國出口總額1065億美元,比2018年減少了11.5%。
美國出口香港金額,佔出口中國總額的28.9%。

2019年,美國對中國主要出口類別為:飛機104億美元,半成品90億美元,大豆80億美元,車輛72億美元,工業設備63億美元,藥物製劑43億美元,醫療儀器41億美元,塑料33億美元,化學品30億美元等。
美國對香港的出口,應該大多數都進入了中國大陸。如果中共確實需要這類產品,是否通過香港採購,對美國影響不大。同樣,如果中共拒絕購買美國產品,也不會再通過香港購買。香港是否具備特殊關稅地位,與美國對中國的出口沒有直接關係。

中國通過香港進口美國商品,最大可能是避免中國大陸自己的關稅,還有就是高技術產品轉口,以規避美國的出口限制。

特朗普正在對中共實施更嚴格的高技術出口限制,應該指望不上中共能增加其它商品進口,中共的美元外匯吃緊。高端電子、機械設備和農產品,中共可能非買不可。中共當然還想多買晶片等,可惜美國不賣,香港轉口的路被中共自己堵住了。

美國對中國的出口還會下降,包括對香港出口的下降。

美國對香港的服務出口

2018年,美國對香港的服務出口估計為128億美元,主要是知識產權(商標),運輸和金融服務領域。

這部份將大幅下降,美國對香港技術出口和金流限制,都是美國主動實施的。中共可能想要更多,但美國不想再給,或者說,美國不想賺這部份錢了。

在香港的約8.5萬美國人,應該有一部份在金融業和高技術服務領域,隨著金融業務的轉移、高技術出口的限制,一些美國人自然會離開。

美國進口的影響

2019年,美國從香港進口總額47億美元。
2019年,美國從中國進口總額4517億美元。
美國從香港進口金額,僅佔從中國進口總額1.06%,可以忽略不計。
2019年,美國從中國進口商品中,金額較高的類別:手機645億美元,電腦及附件610億美元,棉織品347億美元,玩具265億美元,通訊設備244億美元,傢俬類169億美元,家用電器141億美元,汽車零部件130億美元,電子設備129億美元,鞋類110億美元,工業設備102億美元等。

美國從香港進口數額很小,主要從大陸直接進口。美國對中國大陸提高的關稅,現在也將在香港生效,中國企業從香港轉出口失去意義。
美國從中國進口的相當部份,來自美國在中國的企業。美國在香港的約1300家企業,這類應該比較多,總部設在香港,供應鏈在中國大陸。隨著高關稅和瘟疫的影響,供應鏈會大規模轉移,美國從中國的進口也會大幅減少。這正是特朗普想要的。

2018年,美國從香港的服務進口估計為105億美元,主要服務進口是運輸、金融服務和旅遊業。商品運輸自然會下降,金融活動是美國主動要減少,美國人不去香港旅遊,可以去任何地方,總體對美國影響很小。

投資影響有多大

2018年,美國在香港直接投資(股票)為825億美元,主要是批發貿易和製造業。

2018年,美國在中國的直接投資(股票)為1165億美元,通過香港的投資佔比很大。這方面的投資,美國正在強力限制,避免美元流入大陸,勢必急劇減少。

2018年,香港在美國直接投資(股票)為157億美元,主要是批發貿易、專業服務、科學和技術服務以及製造業主導。總體金額不大,中共應該也沒有更多美元投資美國。但目前的香港企業家,卻可能大量變現,把資金轉出香港,難以確認多少會流向美國。

從以上數據看,香港特殊地位的改變,並不會對美國經濟造成多大影響。

中美貿易戰,已經導致中美貿易額大幅下降,加上瘟疫的影響,供應鏈將大規模轉移,中美貿易額還會大幅下滑,並非因為香港的影響。隨著業務量下降,美國企業和個人,將大批離開香港。

中美貿易戰本來暫時打不到香港,高技術出口也暫時不包括香港,美國輕易也不能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香港實際上對中共很重要。但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特朗普順勢取消了香港特殊地位,堵住了香港這個漏洞。高關稅和高技術出口都延到了香港,又增加了資金限制,對中共將造成很大衝擊。

中共自食其果,中美脫鉤,先從香港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