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壓境下,法案條文尚未頒佈,香港政府行政部門為了表忠,紛紛大幅收緊尺度。當中尤以民政事務處屢次干擾民選區議員正常工作為甚。觀塘區議會油塘東區議員龔振祺原定本星期日(6 月 28 日)在油塘社區會堂舉辦主題為《第一年的故事》綜合表演及抗爭藝術品展覽,惟主辦方在展覽前兩日(6 月 26 日),突然收到民政處以電郵通知,聲稱「活動內容及目的與申請表述並不相符」、「並不符合公眾利益」,即時撤銷場地租用批准。龔振祺指,活動內容包含「綜合表演」,活動目的亦符合申請時所述「希望促進社區和諧」,更已邀請來自不同政治光譜人士分享,「我打著是『中立』旗號,希望街坊親身了解過後,自己判斷到底這是『暴徒』還是『暴政』,但想不到如今保持中立仍遭政府部門打壓。」

綜合表演及抗爭藝術品展覽《第一年的故事》,由龔振祺主辦,油麗區議員王偉麟、地區組織「凝聚觀塘」以及文宣平台「Project R」協辦。原定本星期日中午 12 時至 8 時,在油塘社區會堂舉行。據他透露,活動於星期三(6 月 24 日)開始正式宣傳,然而早於1月已經提出場地申請,並於3月獲得批准,當時民政處未做出任何干預。「雖知道如社區會堂這類政府場地,往往須要在活動前半年做出申請。當時我僅僅希望以『促進社區和諧』做為目的,透過舉辦一個活動,將過去一年事件呈現予街坊。」細看活動流程,包含藝術展覽、音樂表演、抗疫講座、分享會等,實與綜合表演主題符合。況且1月武漢肺炎尚未爆發,主辦一方如何能在申請時已預知?

觀塘區議會油塘東區議員龔振祺接受《大紀元》訪問,解釋社區展覽《第一年的故事》遭民政處取消租場,政府部門連中立的取態也容不下。(攝影:杜夫)
觀塘區議會油塘東區議員龔振祺接受《大紀元》訪問,解釋社區展覽《第一年的故事》遭民政處取消租場,政府部門連中立的取態也容不下。(攝影:杜夫)

街坊抗拒源於不了解

當被問到活動內容,他指其實一直想以「中立」做為宗旨,「油塘街坊年齡偏高,接收訊息渠道單一,都是公眾認為較偏頗的那個媒體。故此我很希望舉辦這個展覽,能夠兼容黃藍兩種政見。」他更表示,曾經邀請觀塘區議會前主席,曾任全國人大代表的陳振彬到場分享,只是未獲回覆。「我要強調,我們沒有預設立場,街坊觀賞展覽之後,認為是『暴政』還是『暴徒』;是『罷工救港』還是『黑護禍港』,只要經過思考、了解,其實沒有問題。問題在於很多人對現今社會事件並不了解。」他亦指出,開展地區服務以來,一直透過「洗樓」(逐家逐戶拜訪)接觸街坊,對方聽到政治活動都會表示抗拒,「抗拒是源於不了解,但當我們再次拜訪,街坊感受到我們沒有惡意時,他們也會願意了解多些。最好的方法是舉辦一個室內展覽,讓街坊能在舒適、自然環境下主動接觸資訊,了解社區。」

然而,民政處未主動了解活動細節,反指主辦方更改了主題未有通知。又指活動不符公眾利益,僅以電郵解釋撤銷租場申請。龔振祺補充指,「更關鍵一點是,民政處選擇在活動前最後一個工作天下午才去撤銷,當時我已多次致電,但是已過辦公時間,無人接聽。我到現在仍然不知觸犯哪條條例。」他慨嘆觀塘區議會與民政處一直未有太多摩擦,合作緊密,今次決定顯然是衝著「國安法」而來,「人大尚未正式頒佈條例,條文內容也未公開,行政部門為了揣摸上意,不斷收緊尺度,製造白色恐怖,收窄言論、創作自由。活動已很持平、中立,但現在連這樣也容不下。」他不是搞分離主義,也不是搞顛覆政權,區議員搞活動連結街坊,實在理所當然;只是當局只能允許一種歌功頌德的聲音時,有些香港人打算作退讓,試圖換取一夕安寢,又可行嗎?

做回自己 憑良心去做事

當問及民政處及區議會秘書處的打壓,他亦有感近日事例越來越多,「例如最近就『國安法』討論,或在會前默哀悼念『六四事件』的死難者,秘書處聞訊都即時離場。」他甚至指,早前工會、學生聯合發動罷工罷課公投,有個別區議員只是借出辦事處做票站,民政處也特別地「關心」全體區議員,「縱使沒有參與行動,民政處職員也在深夜發了個短訊給所有區議員,提醒我們如這樣做的話,在申請資助時將不獲批。」一個區議員以每年 537,792 元的「營運開支償還款額」,每月也僅僅獲約 4.4 萬元資助。包括租金、助理薪酬等,本身已經捉襟見肘,加上民政處的空間越收越緊,區議員還有甚麼可以做?他無奈指,「自我參選以來政綱一直強調『做好自己』,民政處的紅線在哪?根本沒有辦法猜度,我沒能力去理,惟有做回自己,憑良心去做事。」

為了促進社區共融,龔振祺將辦事處作中介,慈善團體聖雅各福群會向低收入人士收取每月 200 元膳食費,然後提供飯盒,龔振祺則代收費用,並於門口設保暖箱放置飯盒。他又經常找中醫師駐診,希望加強對街坊的服務。訪問時,辦事處就擠滿等待看診的街坊,只好改在公園進行。(攝影:杜夫)
為了促進社區共融,龔振祺將辦事處作中介,慈善團體聖雅各福群會向低收入人士收取每月 200 元膳食費,然後提供飯盒,龔振祺則代收費用,並於門口設保暖箱放置飯盒。他又經常找中醫師駐診,希望加強對街坊的服務。訪問時,辦事處就擠滿等待看診的街坊,只好改在公園進行。(攝影:杜夫)

提到政綱,記者特別留意到在「童叟無欺」標語。童、叟二字,分別用上黃、藍兩種顏色。龔振祺指,「其實我一直以來的立場都是比較中立,也與我的性格有關。在抗爭的路上,相較『勇武』我算是『和理非』,只希望能用自己的方法,在社區中讓更多不知道外面發生甚麼事件,或者存在偏見的人,能夠多些了解背後原委,達致『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效果。」

至於居民沒有深入了解,也許由於油塘在反送中運動涉足不深。加上社區人口老化,區內又有多座紀律部隊宿舍,導致油塘一直予人一個深藍社區感覺。去年7月,有一班抗爭者打算在港鐵油塘站外興建連儂牆,竟然一度被大批藍絲反包圍,可見親共人士之多;在直播中,一名小女孩更因首次遭納粹式謾罵為「曱甴」,忍受不住痛哭。龔振祺指,「油塘站的設計十分奇怪,幾乎全部警察宿舍都座落在 A 出口(當日事發出口)大本型商場那一邊;而 B 出口則比較靠近基層民居,衝突也比較少。」記者採訪當日身穿黑色上衣,沿大本型一直步往龔振祺辦事處,確實遇到不少中老年人注視,也見到數名身材極魁梧的男性在跑步。

耕耘深藍社區 長者變朋友

記者同樣能感受到,當龔振祺走在屋邨公園,不少街坊都能清楚稱呼其名,耕耘深藍社區,應該作出不少努力。「雖然我本身是本區居民,然而首次在地跟街坊接觸時,驚覺我說完整句話,他們卻完全聽不懂,細問才知原來他們是福建人。」油塘,尤其是鯉魚門邨,新來港人士比較多,故此不少人操方言,「這部份我是抱著開放態度的,我甚至跟他們學習方言,去跟他們打成一片,故此現在我跟長者都已變成朋友。」

為了促進社區共融,他又將辦事處作為中介,慈善團體聖雅各福群會向低收入人士收取每月 200 元膳食費,然後提供飯盒。龔振祺則代收費用,並於門口設保暖箱放置飯盒。他又經常找中醫師駐診,希望加強對街坊的服務。他指社區工作實在不易,「尤其油塘土地多為物業管理公司轄下,甚少地政總署管理,擺設街站往往遭受保安干預,導致今次做任何事也要步步為營。」

是次展覽主題既為《第一年的故事》,那麼過去一年,對他而言最深刻的所為何事?他細想後,表示「我想是 6 月 16 日的 200 萬人大遊行吧。我並不是首次參與遊行,但是這麼多人參與,沿途我也在問友人,到底這事將會如何做結?最後政府多番推搪,始終不敢說出『撤回』二字,導致民怨沸騰,更引伸出五大訴求,甚至港獨聲音出現。無論是否支持也好,也對政府坐視不理,只是強硬打壓,製造社會撕裂,感到極為難堪。」

油塘土地多為物業管理公司轄下,甚少地政總署管理,龔振祺在擺設街站,往往遭受保安干預,導致做任何事也要變得步步為營。(攝影:杜夫)
油塘土地多為物業管理公司轄下,甚少地政總署管理,龔振祺在擺設街站,往往遭受保安干預,導致做任何事也要變得步步為營。(攝影:杜夫)

展望未來,「國安法」將落實頒佈。香港人該如何自處?龔振祺重申,「仍然惟有是『做好自己』,因為輪不到我們來抵抗,無論我們如何反應,人大、政協也會製造民意,展示普遍香港人支持『國安法』。」對於這點,他表現得甚為悲觀,記者亦都有所保留,不過仍理解他做為地區工作者的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