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維多利亞州正在與中共就「一帶一路」計劃下價值數十億元的投資計劃進行最後的協商。時值中澳關係降溫,維州政府此舉招來多方的質疑、抨擊和勸阻。

維州工黨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政府是澳洲唯一一個與中共簽訂了「一帶一路」協議的州府。

上周,澳洲內政部長達頓(Peter Dutton)批評維州政府無視聯邦政府的安全建議,執意簽訂「一帶一路」協議,並說這是中共滲透海外的一個例子。

他對2GB電台說,「一帶一路」是「中國(中共)政府的一個政治宣傳舉措」。「維州需要解釋為甚麼它是全國唯一一個簽訂此協議的州。」

據《澳洲人報》報道,上周,維州運輸基礎設施事務廳長艾倫(Jacinta Allan)在主持議會的賬目及預算委員會聽證會時,反覆拒絕回答政府是否有意通過「一帶一路」協議,向中共借錢來應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

此前,維州政府宣佈借貸最高245億澳元,來資助抗疫及此後的經濟重建工作。

委員會副主席和自由黨議員里奧丹(Richard Riordan)反覆質問,在245億的借款中,有多少來自中共政府。

艾倫還被問到,中共控制的公司在維州主要基礎設施項目,包括墨爾本地鐵隧道(Metro Tunnel)和西門隧道(West Gate Tunnel)項目中的參與情況。中國交建的全資子公司約翰霍蘭德集團(John Holland)以及香港政府控制的港鐵公司(MTR)是建設這些項目的主要參與者。

對於上述問題,艾倫在反覆試圖迴避後,最終沒有正面回答。

近日,維州反對黨抨擊安德魯斯政府在「一帶一路」的問題上缺乏透明性,說安德魯斯政府拒絕完全公開文件內容。反對黨領袖奧布萊恩(Michael O’Brien)說,政府在此問題上缺乏透明度,令人擔憂。

「在中國(中共)政府用80%的懲罰性大麥關稅打擊了維州農民後,我們的政府理應把維州的就業問題放在首位。」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國防戰略與安全主任肖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說,疫情爆發後,世界已經發生了改變,公眾需要知道更多維州與中共的談判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