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新一輪爆發,引發中國輿論關注。不過中國民眾不知道的是,中共文宣在疫情上造謠傳謠,已經令地方政府都難以忍受。大紀元新近獲得的黑龍江省防疫文件就披露了,黑龍江省對央視假新聞的不滿。

大紀元近期獲得黑龍江省委赴哈疫情防控指導組4月30日的防疫文件《關於建立發現問題和工作建議反饋機制的通知》。

大紀元獲得黑龍江省委赴哈疫情防控指導組4月30日的文件《關於建立發現問題和工作建議反饋機制的通知》。(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黑龍江省委赴哈疫情防控指導組4月30日的文件《關於建立發現問題和工作建議反饋機制的通知》。(大紀元)

該通知附帶的《省委赴哈爾濱疫情防控指導組 發現問題和工作建議清單》顯示,指導組4月18日入駐開展工作以來,「共發現10個方面、30項問題」。4月30日當天,省委赴哈指導組將通知下發給哈爾濱市防疫指揮部,要求哈市整改落實,並將整改情況上報給指導組。

央視造謠、傳謠 黑龍江省委大為不滿

黑龍江省委赴哈指導組在4月30日的《發現問題和工作建議清單》中披露,黑龍江當局認為央視報道出錯,造成謠言「遍地跑」。圖為文件截圖。 (大紀元)
黑龍江省委赴哈指導組在4月30日的《發現問題和工作建議清單》中披露,黑龍江當局認為央視報道出錯,造成謠言「遍地跑」。圖為文件截圖。 (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的這份文件披露了,省委赴哈指導組在4月30日的問題清單中,以「輿情信息處理不果斷」的名義,直接批評哈爾濱市當局闢謠不力,間接表達了對央視等中共文宣造謠、傳謠的不滿。

黑龍江省委赴哈指導組在問題清單中稱,「4月14日晚,央視新聞微信客戶端報道了一張哈爾濱確診病例關係圖,把境外回來的韓佩汐錯誤表述成男性,造成了一時間輿情『滿天飛』、謠言『遍地跑』,對哈爾濱市乃至全省造成了惡劣影響,而且沒有及時闢謠澄清。」「後來,新京報客戶端也轉發了這篇文章。」

黑龍江當局為何要指桑罵槐,暗批央視造成謠言「遍地跑」?

自4月9日中共通報哈爾濱市新爆發本地疫情後,哈市此輪疫情的傳染源就成為陸媒關注的熱點。

圖為4月11日哈爾濱市疫情防控第五場新聞發佈會的內容截圖。哈爾濱衛健委在新聞會中稱,從美國返哈的韓某或是傳染源頭。(中共哈爾濱市政府網站截圖)
圖為4月11日哈爾濱市疫情防控第五場新聞發佈會的內容截圖。哈爾濱衛健委在新聞會中稱,從美國返哈的韓某或是傳染源頭。(中共哈爾濱市政府網站截圖)

4月11日,哈爾濱市衛健委在疫情防控第五場新聞發佈會中稱,境外入哈人員韓某可能是此輪疫情傳染源。

哈市衛健委在新聞會上說,「曹某與韓某為樓上樓下鄰居,韓某於3月19日從美國抵哈,居家隔離觀察。期間,雙方共同居住生活在此」。

4月14日央視新聞影片展示的,哈爾濱確診病例關係圖;該圖被黑龍江省委赴哈指導組指認是央視發佈的謠言。央視在關係圖中將3月19日從美國抵哈的韓某標註為男性,實際上韓某為女性。(網絡截圖)
4月14日央視新聞影片展示的,哈爾濱確診病例關係圖;該圖被黑龍江省委赴哈指導組指認是央視發佈的謠言。央視在關係圖中將3月19日從美國抵哈的韓某標註為男性,實際上韓某為女性。(網絡截圖)

隨後,4月14日,央視在新聞中發佈了哈爾濱確診病例關係圖,將韓某標註為男性,實際上韓某為女性(見上圖)。這條新聞就是黑龍江省委赴哈指導組,在防疫文件中暗批的央視謠言。

境外(美國)傳入、韓姓男子、女鄰居曹某、共同居住,等等博眼球的關鍵詞,經央視和衛健委的官方背書後,刺激得中共治下的各路媒體彷彿打了雞血般,大力炮製聳人聽聞的疫情假新聞。

4月14日央視發佈哈爾濱疫情疑似傳播源韓某為男性的確診病例關係圖後,引發陸媒紛紛造謠、傳謠。圖為《環球時報》官方帳號發佈的相關假新聞截圖。(網絡截圖)
4月14日央視發佈哈爾濱疫情疑似傳播源韓某為男性的確診病例關係圖後,引發陸媒紛紛造謠、傳謠。圖為《環球時報》官方帳號發佈的相關假新聞截圖。(網絡截圖)

例如4月14日當晚,黨媒《環球時報》官方帳號立即編造了一條深具中共特色的假新聞——「男子從美歸國後和女鄰居居住 致17人感染456人觀察」(見上圖)。

一時間,陸媒紛紛跟進,造謠傳謠,甚囂塵上,結果出現了令黑龍江省委極為惱火的謠言「遍地跑」的局面。

如果只是謠言遍地跑,對黑龍江政府而言也並非問題,網警直接刪帖即可。黑龍江省委真正擔心的,是輿情「滿天飛」,是哈爾濱和黑龍江的疫情吸引了全國輿論關注,從而「對哈爾濱市乃至全省造成了惡劣影響」。

也就是說,黑龍江政府真正緊張的,不是媒體對韓某性別的報道是否錯誤,而是擔心中共文宣無下限的造謠傳謠,會激發輿情,從而引起上級的關注,影響了官員們的政績。

黑龍江明斥哈市闢謠不力 暗批文宣影響惡劣

4月15日,黑龍江頭條在自媒體上,針對央視的造謠報道進行闢謠。圖為黑龍江頭條的報道截圖。(網絡截圖)
4月15日,黑龍江頭條在自媒體上,針對央視的造謠報道進行闢謠。圖為黑龍江頭條的報道截圖。(網絡截圖)

黑龍江省委赴哈指導組在問題清單中強調,「這些具有官方背景的大媒體影響力、可信度高,但哈爾濱只在黑龍江頭條的自媒體進行了闢謠,消除負面影響的措施還不夠。」

這一表述,看起來是指責哈爾濱當局闢謠的反擊力度不夠,實質上是暗批央視等「具有官方背景的大媒體影響力、可信度高」,造謠傳謠,影響惡劣。

指導組因此建議,「哈爾濱市要在宣傳輿論引導上牢牢掌握輿論主導權」,「及時召開新聞發佈會」,「要加強輿情管控,及時查處不實輿論、消除負面影響」。

4月15日晚,哈爾濱市疫情防控工作第六場新聞發佈會,哈市政府就韓某性別等信息進行闢謠。(網絡截圖)
4月15日晚,哈爾濱市疫情防控工作第六場新聞發佈會,哈市政府就韓某性別等信息進行闢謠。(網絡截圖)

實際上,哈爾濱市政府新聞辦在4月15日晚間,就召開了哈爾濱市疫情防控工作第六場新聞發佈會,對哈爾濱疫情疑似感染源韓某相關信息,進行發佈(闢謠)。

而且,自4月16日起,從央視、各地報紙到微博微信等各種社媒,也都開始密集宣傳哈爾濱韓某為女性的信息。這些動作表明,黑龍江省委指導組的「輿論主導權」建議,已經被哈爾濱市政府貫徹實施。

大紀元獲得的黑龍江省《關於建立發現問題和工作建議反饋機制的通知》,暴露出中共內部矛盾重重。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認為,中共內部從地方到中央,都存在較大矛盾。像這宗事件,黑龍江的這份防疫文件就顯示,黑龍江省委對央視很有看法,不過,黑龍江地方政府也拿文宣系統沒轍,只能自己去加大力度闢謠,並在內部文件中發洩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