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活躍在各級健康博覽會上,在多家兒童醫院和教育中心都能看到她的身影,慕尼黑律師協會請她去給會員做發音培訓。這位55歲的語言治療師Christine Huttenhofer在當地的專業領域相當受歡迎。可是誰能想到,10年以前,這位教授別人如何正確發音的國家認證治療師,自己卻不願多說一句話。

「非常感謝(大法師父),給我指引了這條道路,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來自德國慕尼黑的Christine Huttenhofer借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由衷地表達感激之情。

Huttenhofer的職業專長是給發音有障礙的人提供物理治療,也給職業人士提供發音培訓。這樣一位跟聲音打交道的女士,因痛苦的童年,從小自閉寡言,戒備他人。

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感覺自己變成一個全新的生命,感到自信了,越來越對他人敞開心扉,變得開朗了。」

一張CD讓她與大法結緣

大約9年前,Huttenhofer開始修煉法輪功。在那之前,她的一位好朋友已經煉了3年。「我只是知道她煉,除此之外,當時對法輪功沒有更多的了解。」

直到有一天,這位朋友給她寄來一張音樂CD。她聽了之後,非常喜歡,覺得很好聽,很純淨。朋友告訴她,這是法輪功學員製作的音樂,還推薦她閱讀德文版的《法輪功》。

帶著好奇心,她很快就看完了這本書。「當時我雖然沒有看懂所有的內容,但覺得裏邊講的是真理。」

從上中學開始,Huttenhofer就感覺世界上存在著一本講述著真理的書,她一直在尋找這本書。「我覺得,這本書就是我所尋找的。」

接著,她又看了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我感到很驚訝,書中內容竟然如此淺白,雖然(因為文化差異)有很多地方一時看不懂,但我還是讀了下去,也知道不同層次會有不同的認識。」她親手抄了兩遍《轉法輪》,過程中感覺明白了更多。

那位朋友幫她聯繫上一位住得不遠的學員,教她煉功動作。漸漸地,她們形成了一個小小的煉功點,每周一起煉功,一起讀法輪功的著作。

修煉後走出自閉 性格變開朗

雖然從事的職業要和人打交道,但是在修煉以前,Huttenhofer和治療對像之間一直保持距離,關係冷淡,能不說話就不說話。「我以前非常封閉自己,幾乎不說話,現在我說話多多了,敞開了心扉。朋友說,我完全變了一個人。」

Huttenhofer小時候家庭環境很不穩定,曾受過嚴重的心理創傷,因此一直感到害怕,於是封閉自己,不相信他人,沒有安全感。

修煉後,感覺自己煥然一新,「有了安全感,知道所有發生的事情都有其意義所在,我感到自己得到了淨化,覺得一切都會好的。」

她住處樓下的租戶抽煙很凶,導致她不能開窗透氣。要是以前,她由於害怕說話,會保持沉默。現在她能很平靜地去找這位房客反映問題,儘管對方態度不好,也沒甚麼改變,但她保持了平靜,她很欣慰自己不再害怕說話了。

Huttenhofer說起最近發生的一件事。幾個星期之前,3年沒聯繫的哥哥突然給她打電話,情緒很激動,用顫抖的聲音說,母親身體很不好,他不知道該怎麼辦,還哭了。

Huttenhofer跟母親關係一直很不好,3年前,母親故意中斷與她和弟弟的聯繫,讓哥哥繼承所有財產。那段時間,她只知道哥哥把母親送進了老人院。

哥哥的電話來得很突然,她想到自己是修煉人,保持冷靜,原諒了哥哥。她的平靜也影響了哥哥,電話那頭的他也慢慢冷靜了下來。

「我發現,很多事情來的時間點都剛剛好。如果我內心堅強的話,就能處理好。如果哥哥再早一些給我打電話,可能我還沒強到那個程度,無法做到那麼鎮靜,清醒,像這次這麼應對。」

投入和平反迫害行列

直到開始修煉的時候,Huttenhofer才得知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事情,「第一次聽說的時候,感到很震驚,無法相信當今世界會發生這種事情。」

她認為,「這場迫害可能是歷史上最嚴重的,從未有過,非常可怕。有時候有種感覺,大陸學員所經歷的是我們無法想像的,慘無人道的遭遇。」

作為法輪大法受益者,她覺得理所當然應該讓更多人了解真相,一起制止這場迫害。

所以她開始主動參加一些活動,告訴他人法輪功是甚麼,迫害是怎麼回事。她還去旅遊景點,給中國人派發中文真相傳單,「我覺得讓中國人知道真相很重要」。她和同修一起去了新天鵝堡附近的城鎮申請法輪功信息日活動,好讓大批的中國遊客聽聞真相,經過多次努力,申請終於得到批准。

如果會說中文,她想親口告訴中國人,共產黨邪惡的像魔鬼一樣,破壞傳統,糟蹋人類。希望他們能覺醒。

她還想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對祛病健身都很有效的氣功,包含容易學煉的功法和打坐,尤其特別的是,修煉者遵循「真、善、忍」做人,讓身心受益,昇華。全球很多人都煉功。

真、善、忍的價值觀,「把人凝聚在一起,豐富著自我,很美好。遵照這個價值觀生活,我們的日常生活就有了依託,我們就能更好地過好每一天。」

「我非常感謝師父和大法。希望自己的努力,可以讓更多人能夠聽到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