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沉重打擊了大陸經濟,大陸證券機構和世界金融機構預計瘟疫造成的失業人數在七千萬至二億人之間不等。民眾失業,收入減少令部份靠貸款還按揭的民眾苦不堪言。近來合肥出現了棄房斷供的現象。

以下是「投資心觀察」上的〈合肥一批炒房客崩了,一周三百套斷供房拋售,棄房斷供驚現樓市〉一文:

早上看新聞,被一條合肥房產諮詢驚到:合肥一周出現三百套斷供房拋售。我們知道,疫情之下,居民收入下降已是不爭的事實,可是棄房斷供的現象並不多見,畢竟,把房子甩給銀行,自己不僅損失首付,而且還將上失信黑名單。

為了找到這三百套斷供的房源,我到阿里司法拍賣上專門查了一下,看到的數據更加驚豔:上面拍賣的合肥地區的住宅用房有四千多套,價格一般比評估價低三十萬左右,雖然價格相對便宜,圍觀的吃瓜群眾不少,可是出價的卻不多。可能是買家比較擔心後期的產權糾紛。

除了合肥,前段時間北京燕郊某小區的業主在朋友圈發消息說:93平房子免費送,只要幫還銀行貸款即可!雖然這則消息炒作的嫌疑比較大,但是也反映出高房價給人們生活帶來的壓力:

每個月賺的血汗錢,都用來給銀行發工資了,既沒有勇氣辭職創業,也沒有閒錢旅遊消費。可是,即使做房奴的滋味不好受,卻又要咬牙堅持,如果棄房斷供,上了失信黑名單,成了老賴,那真是一世英名盡毀於房。

所以,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如果不到萬不得已,真的不會選擇棄房斷供,因為代價太大。可是,如果出現收入下降或者房價下跌,那棄房斷供可能會成為常態。

以合肥為例,合肥房屋均價14,424元左右,平均薪資水平卻只有4,270元,房價/薪資=3.38,三個月的工資買不起一平房,如果買一套100平的房子,不吃不喝大概需要28年,這還沒有排除通貨膨脹的影響。

在房價收入比居高的不下的情況下,如果收入下降,那前期貸款買房的家庭壓力會很大,而對於前期加槓桿炒房的同學,如果收入下降,還不起多套按揭,棄房斷供也是無奈之舉。

有人說,為甚麼不把房子賣掉呢?二手房,不是你想賣就能賣掉的。除了限售期之外,2019年,合肥買二手房不給貸款,這對於二手房的購買需求絕對是降維打擊,有幾個願意全款買二手房的?

疫情期間,除了收入的下降,房價的下跌也是部份炒房客棄房斷供的一個原因,本來炒房投機是準備在房價上漲以後脫手的,可是現在房價不漲反跌,前期投機的房產被套,短期無法出手,卻又要承擔高額按揭,有些人就寧願棄房斷供,放棄前期的投資。

棄房斷供雖然只是局部現象,但是也要引起我們的警惕:

首先,如果炒房客收入下降、囤的房子轉不出去,那他們只能棄房斷供,這將增加銀行的壞帳風險,如果規模增大,可能會引發銀行危機。

而且,法拍房一般會折價出售,每平米降價五千元的法拍房比比皆是,這會對二手房的實際成交價產生影響,不利於房價的穩定。

在我國經濟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房價的穩定至關重要:

房價如果大漲,將會導致資金流入房地產,資產泡沫更加嚴重,既不利於消費提升,也不利於製造業轉型升級。

房價如果大跌,會導致家庭財富縮水、大規模的棄房斷供,這會導致銀行壞帳增加,容易引發金融風險。

所以,無論使用市場手段,還是行政調控,目的一定是使房價平穩為主。棄房斷供可能局部發生,卻不會短期大規模爆發。不過對於買房的小夥伴來說,合肥的情況值得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