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前夕敏感期,台海、南海局勢緊張之際,中共當局在唐山港實彈軍演長達兩個半月;北京衛戍區司令員王春寧突然卸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掌管中南海防空的81軍旅長黃會倫神秘死亡消息被曝光;軍工大佬、中船重工前董事長胡問鳴落馬。中共軍隊異動頻頻,內幕引人關注。

中共兩會敏感期唐山港實彈軍演

中共海事局5月11日發佈軍事演習通告,於5月14日開始,在河北唐山市唐山港京唐港區進行為期2個半月的實彈演習,期間無關船舶禁止駛入安全管制區域。

該安全管制區範圍以北緯39.25度,東經119.10度為基準點,朝向正東方至正南方偏西6度、半徑25公里的扇形海域內。

根據中共官方的座標可見,此次中方軍事演習的位置在河北省唐山市港口與渤海範圍內,南邊緊鄰山東省,東邊則為遼寧省與北韓。

上述消息引發輿論強勢關注,許多人質疑:「甚麼軍事演習要倆月啊?」,「可能沒那麼簡單,演習不去南海、東海,在家門口演習甚麼?」

外界關注,中共此次實彈軍演,正值多個敏感點:國內外追責中共隱瞞疫情、中共兩會5月21日即將召開,以及台灣蔡英文5月20日舉行總統就職典禮。

總部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5月14日稱,5月14日至7月31日唐山港京唐港區實彈演習其實是中共軍史上最大規模「準備台戰」及「保衛北京」防空演習,演習除中部戰區第81軍、82軍防空旅外,福建東部戰區第73軍防空旅也已到達唐山。其中中共陸軍第81集團軍隸屬中部戰區陸軍,軍部駐地河北省張家口市。

掌中南海防空的81軍旅長黃會倫神秘死亡

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報道援引消息指,負責中南海防空的81軍防空旅旅長黃會倫在2019年7月22日神秘死亡,此事在軍方絕對保密中,因為黃掌握習近平等中南海領導人命運。

負責中南海防空的81集團軍防空旅旅長黃會倫前幾年是常被媒體報道的重要人物,無論是中南海的安危或「兩會」代表的安危,81集團軍防空旅旅長都有極大的作用。

但「黃會倫」的名字已從媒體消失近一年。報道說,有敏感的外交武官及記者曾經問過中國相關人士,相關人士都未肯定也未否定黃會倫已突然死亡。

希望之聲電台獲得的一份中共死亡軍人名單顯示:「黃會倫(1973—2019),中部戰區陸軍第81集團軍X防空旅旅長,男,1973年2月21日出生,中共黨員,大校軍銜。2019年7月22日,不幸犧牲。」但沒有說明死因。

從黃會倫去世至今,官方並無任何有關其死亡的消息,在大陸媒體均未能搜索到其去世的報道。有關黃會倫的死因成謎。

北京衛戍區司令員王春寧突然「失常」

據中共官媒報道,中共中央5月11日批准,北京衛戍區政委張凡迪任北京市委委員、常委,北京衛戍區司令員王春寧不再擔任北京市委常委、委員職務。

張凡迪是陸軍少將,早期在原濟南軍區服役,曾任陸軍第54集團軍防空旅政委、某師政委,濟南軍區司令部直工部部長。2016年任陸軍第26集團軍副政委。2019年12月任衛戍區政委。

今年57歲的王春寧長期在原南京軍區工作,曾任某集團軍裝備部部長、師長、集團軍參謀長、副軍長;2014年2月,任陸軍第12集團軍軍長;2016年8月,任北京衛戍區司令員;2017年7月,晉陞中將軍銜;2020年1月,王春寧剛剛履新北京市委常委。其父王永明中將曾任南京軍區副政委。

北京衛戍區也被稱為「御林軍」,擔負京畿安全重任,平時守護中南海等重要部門,戰時掩護中共高層撤退。有說法稱,控制了北京衛戍區,相當於將半個北京置於手中。衛戍區司令歷來由中共軍委主席指定,使用其信任的人。

中共兩會敏感期前夕,北京衛戍區司令員王春寧被免去北京市委常委職務,內幕引人猜測。

軍工大老虎胡問鳴落馬

5月12日,中紀委官網通報,原中國船舶重工集團(中船重工)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胡問鳴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胡問鳴是江澤民揚州老鄉,仕途發跡於江澤民主政期間。江澤民軍中馬仔郭伯雄擔任中共軍委副主席、分管總裝備部期間,胡問鳴相繼出任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公司、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公司的高管乃至一把手職位。這四大集團公司都名列中共十大軍工企業,涵蓋了中共海陸空三軍裝備建造。

官方報道顯示,胡問鳴曾參與中共殲-10、新舟60、C919等飛機的研製工作,曾任中共第一艘國產航母「山東艦」研製總指揮。

胡問鳴在中船重工集團的多名搭檔已經落馬;另外,胡問鳴曾長期任職的中航工業集團被美國懷疑助伊朗制導彈。胡問鳴落馬背後的中共軍隊黑幕及高層博弈因素引人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