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92年法輪大法開傳以來,世界各地有緣人走入修煉,遵循「真、善、忍」,找到了人生的真諦。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也有一群法輪功的修煉者,他們在各行各業中是佼佼者,在親朋好友中備受稱讚。

法輪大法教人修心向善、歸正道德,獲得了當地政府的嘉獎和社會認可。

5月10日,華盛頓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在網上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一些學員回憶了李洪志師父在美國和世界各地傳法的珍貴故事,也分享了近期學法修心的體會。

在世界法輪大法日到來之際,大紀元採訪了部份華府法輪功學員,他們大都曾被譽為「天之驕子」,卻為人生的意義而迷茫,尋道多年未果;青春時代有幸步入修煉,大法的法理賦予了開闊的思路和眼界,使他們對醫學、科技和法律方面的研究有了新的認識;修煉人平和的心態,也讓他們能在困境中坦然處之,獲得精神境界的提升,參悟生命的真機。

回首二十多年修煉之路,學員們對李洪志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唯有「感謝師恩,感謝師恩,感謝師恩」。

國會議員頒發褒獎 馬州兩地慶祝「法輪大法日」

聯邦眾議員特隆(David Trone)、聯邦眾議員康納利(Gerry Connolly)、聯邦眾議員約翰·薩班斯(John Sarbanes)、馬里蘭州巴爾的摩郡郡長小約翰·奧爾瑟夫斯基(John A. Olszewski Jr.)、弗雷德裏克市市長邁克爾·奧康納(Michael O'Connor)分別為世界法輪大法頒發褒獎和賀信。(大紀元合成)
聯邦眾議員特隆(David Trone)、聯邦眾議員康納利(Gerry Connolly)、聯邦眾議員約翰·薩班斯(John Sarbanes)、馬里蘭州巴爾的摩郡郡長小約翰·奧爾瑟夫斯基(John A. Olszewski Jr.)、弗雷德裏克市市長邁克爾·奧康納(Michael O'Connor)分別為世界法輪大法頒發褒獎和賀信。(大紀元合成)

馬里蘭州聯邦眾議員特隆(David Trone)為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簽發國會褒獎,感謝李洪志先生推動人類進步,將真、善、忍帶給馬里蘭州和全世界的人們。

維珍尼亞州聯邦眾議員康納利(Gerry Connolly)在賀信中表示,他願與法輪功學員共同慶祝第28屆法輪大法日,支持法輪功學員為爭取基本人權和信仰自由作出的努力。

馬里蘭州聯邦眾議員約翰·薩班斯(John Sarbanes)在賀信中祝賀法輪功大法日的到來,他很欣慰法輪功學員可以在馬里蘭州自由地修煉。

馬里蘭州巴爾的摩郡(Baltimore County)郡長小約翰·奧爾瑟夫斯基(John A. Olszewski Jr.)和弗雷德里克市(City of Frederick)市長邁克爾·奧康納(Michael O'Connor)分別宣佈,將2020年5月13日定為當地的「法輪大法日」。

名校醫學教授入道得法 受益良多

維珍尼亞大學醫學院副教授李旭東從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圖為2016年他完成骨科醫師培訓後在校園內留影。(本人提供)
維珍尼亞大學醫學院副教授李旭東從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圖為2016年他完成骨科醫師培訓後在校園內留影。(本人提供)

李旭東是維珍尼亞大學醫學院骨科副教授,專攻脊柱外科。在學術道路上他一直領先於同伴——31歲的他獲聘成為助理教授,成立實驗室做脊柱方向基礎科研;之後,他進入了只有成績前5%的學生才會被錄取的骨科住院醫生培訓。他曾是美國寥寥無幾的擁有自己實驗室的住院醫生,在做住院醫生的同時,由於科研方面的卓越成績,他又被提升為科研副教授。李旭東的實驗室還獲得了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上百萬美元的經費支持,他主持的科研項目獲得骨科學界最高榮譽「卡帕三角獎」(Kappa Delta Award)。

李旭東從12歲開始練習太極拳,之後學習多種氣功。在驚歎於人體特異功能的同時,他對一些所謂的「氣功師」爭名奪利的行為而深感困惑。 1997年7月,李旭東有幸拜讀《轉法輪》。一下明白了甚麼是真正的氣功,一直以來對於人生終極意義的探索也找到了答案。

從專業角度上,李旭東對疾病的來源有了新的認識,他認為治病有各種層次,不同的角度解釋也不一樣,治療方法千差萬別。比如一個人腰背痛,從西醫的角度,通過X光、做CT/MRI找到病變;用手術移除神經壓迫組織;讓中醫來看,也許是腎虛、氣血不足,他會辯證施治,整體診療;針灸醫生可能認為經絡不通,所謂「通則不痛,痛則不通」——而在中國有幾千年歷史經絡到現在科學家也找不到解剖物質基礎,西醫落足於我們所認知的三維空間,針灸可能就著眼於另外空間了;從宗教的角度看疾病,會說這是人的因果報應,所以要修心向善,內省自己,方可消除病業;有特異功能的人,可能會認為疼痛的地方有不好的靈體,可以通過自身修煉,驅除靈體。試想如果在幾百年前,有人說肺炎是肺裏的「靈體」細菌引起的,當時的人們是無法理解的。那麼,今天的人們所不能相信的,會不會在未來也成為最基礎的常識呢?

李旭東拜讀《轉法輪》可能有近千遍了,每每仍有新的領悟,他感到佛法博大精深。骨科醫生很辛苦,李旭東還要和他的科研團隊運行實驗室, 但通過煉功,讓他的精力更充沛,修心能讓他的思想更專注。近二十三年在大法中修煉,李旭東受益匪淺。所以繁忙之餘,他依然抽時間介紹神奇的法輪功給他的周圍的有緣人,讓大家共同受益。

在世界法輪大法日到來之際,李旭東對李洪志師父充滿深深的感恩,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政府律師癌症痊癒 感悟新知

Terry Gao女士2000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癌症不治而癒,圖為2015年她在借調到白宮工作期間留影。(本人提供)
Terry Gao女士2000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癌症不治而癒,圖為2015年她在借調到白宮工作期間留影。(本人提供)

高泰瑞(Terry Gao)1998年時就了解過法輪功,雖然感覺很好,可是並沒有開始修煉。2000年,她突然患上癌症,化療的副作用令人痛不欲生,這時她想起了法輪功。

「我想這輩子好像有該做的事還沒做呢,怎麼能死了呢?不知怎麼的,就想到法輪功了。」高女士說,「慢慢的,身體漸漸好起來了。後來,我西人老公也煉起來了。這麼多年修煉過來,我上班的同事都說,怎麼從來就沒看到你請病假呀。」

高女士在聯邦政府從事法律工作,還曾被借調到白宮律師辦公室。作為在美國主流社會拚搏數十年的華人女性,她的心態從容而謙遜,這源於修煉二十年的所得。

「從到美國讀法學院,很多年來,一直覺得好像甚麼都是自己拚搏來的,特別是做律師,甚麼都要按法律的條文和規定去處理,相信自己的理解和積累的知識,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問題。而當問題超出自己知道的範圍時候,找不到解決辦法,處理事情起來就會感到壓力大。」

「修煉法輪功後,我明白了我們人知道的非常渺小,這個世界太大了,不知道的太多了。慢慢的,師父的教誨開拓了我的思維方式,在人與人之間,遇事能為別人著想。後來在工作和生活中,我遇到很多問題,看上去沒有解決的辦法,不可能解決的,都是由於放棄自己固守的觀念,從別人的角度看,了解不同的思路。結果,不可能的事情就成為可能了。」

「修煉法輪大法讓我對很多事情和以前有了不同的理解,也讓我越走越踏實。我感到非常榮幸能有機會修煉法輪大法,感恩大法師父。」高女士希望更多的有緣人能打開思路,多聽多看,就會發現法輪大法能指導人把事情看明白,不會迷失, 從而平安走過任何磨難。

科學家走出迷茫 找到人生真諦

在美國政府機構從事科研工作的安娜·斯基賓斯基(Anna Skibinsky)從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由此找到了人生的意義。(本人提供)
在美國政府機構從事科研工作的安娜·斯基賓斯基(Anna Skibinsky)從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由此找到了人生的意義。(本人提供)

1997年,安娜·斯基賓斯基(Anna Skibinsky)在波士頓大學攻讀化學博士,那時她擁有的青春、美貌和智慧多麼令人豔羨,而她卻覺得眼前的一切都沒有意義,找不到人生目的,甚至發展到了吃不下飯、睡不好覺得地步。無奈之下,她到中國城尋找中醫的幫助,在那裏拿到了一張法輪功的傳單。

一天下課後,安娜按照傳單上的信息找到隔壁的哈佛大學,十多個年輕人正在校園裏煉功,安娜也跟著他們做起了動作,「頓時覺得有一股祥和、純淨的能量通透全身」。

當時哈佛法輪功俱樂部成員主要是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的學生,大部份是中國人,也有一些外國人。這讓安娜感到好奇,「世界高等學府的中國年輕人」聽起來和「氣功」似乎關係不大,他們為甚麼願意煉法輪功?法輪功到底是甚麼?

俱樂部的同學建議安娜讀讀《轉法輪》,她一下子豁然開朗。「這打開了我的眼界,關於人生和宇宙,還有這麼多我不知道的、我不理解的,這也許就是我一直在期待的。人生的意義,遠比我們已知的要深遠。」

現在,安娜在美國政府從事科研工作。對於已經在法輪功中修煉了二十三年的她來說,人生的意義是甚麼呢?

「走在人生的路上,就是要不斷地提升自己。人活著不是為了簡單的獲取、享受,而是通過各種經歷,來提高自己的心性。」

安娜說,人碰到問題時總習慣從外部找原因,想要用力抗爭。修煉讓她理解,要從自身找原因,這並不意味著消極面對生活,而是後退一步審視自己,提高心性,只要心境發生改變,周圍的一切就會「順」起來。

談及對李洪志師父的感恩,安娜還未開口,眼淚就流了出來。生活中發生的很多事情,讓她切身感受到師父在書中的教導是那麼深刻。她說,「每一個修煉的人,包括我自己,都會永遠地感恩有這樣的機緣。」

「氣功迷」尋道多年 一朝得法喜悅無比

電腦工程師賀賓在80年代練過各種氣功,還曾接觸過佛教、道教和基督教,都找不到要尋求的「道」,直到1998年讀到《轉法輪》,他的內心受到震撼。圖為2019年賀賓在論壇活動上發言。(李莎/大紀元)
電腦工程師賀賓在80年代練過各種氣功,還曾接觸過佛教、道教和基督教,都找不到要尋求的「道」,直到1998年讀到《轉法輪》,他的內心受到震撼。圖為2019年賀賓在論壇活動上發言。(李莎/大紀元)

1995年,在去往美國的飛機上,賀賓隨身只帶了兩本書,一本是工作上用的電腦書,還有一本是手抄本《道德經》——雖然讀得似懂非懂,但是他知道裏面有關於生命和做人的真東西,就常常拿出來讀,希望了悟人生真諦。

最早激發他對人生目的有超越普通思考的,源於畢業前夕中科院兩位研究人體科學的專家到復旦大學做特異功能講座,聽了之後對他的世界觀有了一種衝擊。1987年畢業後,賀賓到北京航天部念研究生,在中科院北京研究生院上基礎課。趕上氣功熱,當時研究生院經常請氣功師、特異功能者、人體科學專家等來做報告,他知道了氣功並不是僅僅鍛鍊身體,裏面還有很多關於宇宙奧秘的東西,便也跟著練起了各種氣功。

賀賓慢慢發現,雖然氣功有一些祛病健身的效果,要了悟人生真諦,光靠氣功是不夠的,還得到佛學和道學中去找。課餘時間他總跑去寺廟和道觀,在寺廟中皈依要做佛教居士,還常去白雲觀跟道長討教。來到美國後,也接觸了基督教。

在這些過程中,他找不到要尋求的「道」,反倒是看到了很多不良現象,感到氣餒。比如,做報告的氣功師,抽著煙,著急上火的,跟想像中修道人的超凡脫俗差得太遠;到廟裏,看到和尚給人開光,人家塞了40塊錢,和尚順手就揣兜裏。

賀賓漸漸地對氣功失去了興趣,隨著下海經商的大潮忙著賺錢、出國。但是心中那一念,追求人生目的的那一念,並沒有完全忘卻。茫茫宇宙,就沒有別的生命嗎?人來一世又是為了甚麼?

1998年在馬利蘭大學的中國新年歡慶上,看到有人在攤位上介紹法輪功。出於好奇,他拿了一份傳單回去,根據網址找到了《轉法輪》,一口氣讀完,感覺很好,就去了煉功點。第一次抱輪的時候能量場很強,好像有球在來迴蕩漾,因為他練過很多氣功,知道這個功法不簡單。就這樣,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

回憶起22年前的這段經歷,賀賓依舊記得當初的震撼和喜悅。他說:「我第一次讀完《轉法輪》,內心受到的震撼不可言表,我知道我找到了。師父在書裏對氣功、特異功能、宗教、生命、宇宙、時空的奧秘、人生的目的,方方面面,說得透透徹徹,句句入心。特別是我在氣功和宗教中走過的那些年所積攢下來的各種疑惑,上面提到的那些事,那些現象,好像生怕我卡在過去的經歷上,師父在書中都有針對性地給予了解惑。師尊洪大的慈悲,讓弟子感激不盡。」

「那種尋道多年未果,一朝得法的喜悅,真是美妙無比。 感謝師恩!感謝師恩!感謝師恩!」

五百強公司工程師:以平和心態面對 困難迎刃而解

王勇從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在一家世界五百強公司工作,六年中兩次被破格提拔,獲得了公司最高級別的高級首席軟件工程師。他體會到,學法修心,保持平和心態,生活和工作中的困難都會迎刃而解。(本人提供)
王勇從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在一家世界五百強公司工作,六年中兩次被破格提拔,獲得了公司最高級別的高級首席軟件工程師。他體會到,學法修心,保持平和心態,生活和工作中的困難都會迎刃而解。(本人提供)

王勇是華府一家世界五百強公司的高級首席軟件工程師,他說每天學法、煉功,不斷同化」真、善、忍」,時時保持修煉人的平和心態是緩解工作壓力的良方。

他講述了兩個親身經歷。「記得剛加入公司不久,項目經理交給了我一份棘手的工作,另外一位在公司工作十幾年的資深員工已經花了一個月的時間還沒解決,而項目的截止日期就快到了,老闆決定換人做,找到了我這個剛來的新人。當時心裏也很急,起早貪黑地做了兩天,毫無頭緒,我突然意識到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了,於是停下來學法、煉功,然後以平和的心態繼續工作,在第四天的晚上,終於解決了問題,提前完成了工作。」

「還有一次,已經要下班了,主管找到我說,一個項目明天要把軟件給客戶了,突然發現一個大問題,今晚必須解決。我提醒自己:放下怕丟面子的心,大法弟子做好工作是本份,以平和的心態面對,最後也是有驚無險地連夜解決了這個難題。」

「公司老闆每年年底總結都說:你參與的每個項目負責人都說你好,都搶著要你。」

如今在這家公司工作了六年,王勇兩次被破格提職,達到了公司最高級別的高級首席軟件工程師(Senior Principal Software Engineer),這是大多數在公司工作超過二十年的員工還沒達到的級別。

1992年,王勇參加了李洪志師父在吉林省委禮堂舉辦的傳功講法班,與大法結緣。1996年來美國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回想起您傳法的日日夜夜,淚水啊再一次灑滿胸前,有誰能知道您的心酸,有誰能知道您的艱難……」

「 回想著您多年的正法路,淚水啊再一次灑滿胸前,有誰能知道您付出的心血,有誰能知道您承受的一切……」

王勇說,每次聽到大法弟子創作的《師恩頌》這首歌,師父當年傳法的一幕幕都歷歷在目,讓他不禁淚流滿面。「唯有精進實修,才能不愧對師恩。謝謝師父!師父您辛苦了!」

「修煉使我成為更好的人」 培訓師感恩師父

傳媒技術公司培訓師埃里克·梅爾策(Erik Meltzer)從2000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對李洪志師父感激不盡。(本人提供)
傳媒技術公司培訓師埃里克·梅爾策(Erik Meltzer)從2000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對李洪志師父感激不盡。(本人提供)

「我對師父感激不盡,修煉後我成為了一個更好的人。」在傳媒技術公司擔任培訓師的埃里克·梅爾策(Erik Meltzer)說,他對師父給予的一切無限感恩。

梅爾策成長於費城的一個猶太家庭,高中時他在網上搜索氣功信息,找到了法輪功,讀了《轉法輪》以後感覺非常興奮,很有共鳴。

與一些經歷過人生大起大落的法輪功學員不同,在梅爾策修煉的二十三年中,他體會更多的是一種潤物細無聲的變化——他對別人有了更寬廣的心胸,對自己有了更多自信,不斷地向「真、善、忍」的準則靠近。

梅爾策說:「周圍的朋友好像總能被我『照亮』,我喜歡幫助別人,當一個好朋友、好家人;我有了更多自信和勇氣,這對工作也很有幫助,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難,只要從自身做出改變,我有信心都能闖過去,因為我有可以遵循的標準,我有師父的看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