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 《古風五十九首(其五)》

太白何蒼蒼,星辰上森列。

去天三百里,邈爾與世絕。

中有綠髮翁,披雲臥松雪。

不笑亦不語,冥棲在巖穴。

我來逢真人,長跪問寶訣。

粲然啟玉齒,授以煉藥說。

銘骨傳其語,竦身已電滅。

仰望不可及,蒼然五情熱。

吾將營丹砂,永與世人別。

李白(公元七零一~七六二年)字太白,號青蓮居士,是盛唐時期最有名的大詩人,也是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詩人之一。他的詩雄奇豪放,飄逸不群,想像豐富,流轉自然,音韻和美,體格多變。

明‧仇英仿趙伯駒《煉丹圖》局部(公有領域)
明‧仇英仿趙伯駒《煉丹圖》局部(公有領域)

此詩繪聲繪色、生動形象地描述了作者入山問道、親逢真人指點,因而決心煉丹入道、棄世而去的奇妙、神秘的遭遇,為讀者全面、深刻理解李白的生平、思想和作品提供了寶貴的資料。

太白:太白山,在武功縣南面,距當時的長安兩百里路。

森:森然,嚴肅、嚴正。

邈:遠。冥:這裏指幽深。

巖穴:岩石的洞穴。

真人:道家稱修成得道的人為真人,其中包括天仙、地仙等多種層次。

寶訣:寶貴的秘訣。

粲然:露齒而笑。

啟玉齒:笑時露出白玉般的牙齒。

藥:這裏指道家煉的丹藥。

說:學說、說法。

銘骨:銘心鏤骨,形容感受深刻、永記不忘。

竦身:即「聳身」,縱身上跳。

蒼然:這裏指天空的藍色。

五情:指喜怒哀樂怨。

營:謀求。

丹砂:即「辰砂」,俗稱「硃砂」,一種礦物質中藥,道家常用來煉丹,因此也用來指道家煉的「丹」。

太白山是何等的蒼翠啊,

其上空肅然有星辰排列。

它離天只有三百里路程,

邈邈然與世間互相隔絕。

山中有個綠頭髮的老翁,

身披雲朵臥著松下白雪。

既無笑容也不說一句話,

獨自住在幽深岩石洞穴。

我來拜見這位成道真人,

跪了好久求他給我寶訣。

他露出白玉牙齒衝我笑,

傳授我煉丹術道理真確。

我永遠記住了他說的話,

他縱身消失像電閃熄滅。

仰望四方到處看不到他,

對著藍天讓人感情激越。

我要謀求煉丹修道之路,

修成後永遠與人世告別。

李白素有「詩仙」之稱,杜甫亦得「詩聖」之名。論及唐代詩才,也有「太白仙才,長吉鬼才」的評論。「吳中四士」之一的賀知章,第一次與李白見面,一讀到他的《蜀道難》,就驚呼他是「謫仙」。李白的詩中有仙味,飄逸若仙是他的詩風的一個方面,這是大家都公認的。只不過越到後來,不信神的人就從自己能接受的方面去找理由:說他構築意象的方法是超現實的,說他誇張手法高妙……等等,其實都是為自己不能直接感知和接受而找理由。另有一點也是大家公認的:李白龐雜的思想體系中,道家的思想是其主流。

「五嶽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李白是終生實踐、始終不渝的。人們只對其「求仙情結」泛泛而談,當作分析其作品的工具,而不落實到具體的實例上去。特別是對本詩這種最直接的、李白自述其親見神仙的生動例子,許多人都有意無意的迴避著,或遮遮掩掩、欲說還休。

真實的體驗只須一次,就能使人永信不疑;真理的知覺只須一次,就能使人永志不迷。有著真實體驗支持的真理,一旦被接受和掌握,就會成為不可思議的精神力量。試看當今中國堅持信仰「真善忍」的人們,在殘酷迫害面前,他們也絕不放棄信仰。守著「真善忍」的淨土一寸不讓,九死而無悔!

正是本詩中李白自己描述的這一類遇仙經歷,使得他一生中始終滿懷希望、不辭勞苦地走著自己求仙問道的路;又正是這種對得道出世的堅信和這些始終不渝的追求的經歷,造就了李白這一中國詩壇獨特的「仙才」,寫出了那些「奇之又奇」的千古華章!

~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