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之下,全球還面臨著諸多大災難,各種致命病毒接踵而至。科學家發現,在青藏高原出現了28種新病毒,而被冰封了數萬乃至數十萬年的微生物和病毒,也可能隨著全球暖化被釋放出來。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科學家發表在bioRxiv的論文稱,隨著全球氣候變暖,冰封於冰層和永久凍土之下,長達數世紀的長期蟄伏的細菌和病毒開始復甦。

該研究表明,在青藏高原冰核樣本中發現古老病毒存在證據,其中28種是新病毒。全球暖化導致世界各地冰川縮小,並可能釋放被冰封了數萬乃至數十萬年的微生物和病毒。

很多人慨嘆「壞消息扎堆出現,地球真是越來越危險了。」

科學家發現,在青藏高原出現了28種新病毒,而被冰封了數萬乃至數十萬年的微生物和病毒,也可能被釋放。示意圖(pixabay)
科學家發現,在青藏高原出現了28種新病毒,而被冰封了數萬乃至數十萬年的微生物和病毒,也可能被釋放。示意圖(pixabay)

人類從未見過的28種病毒

據瞭望智囊近日報道,關於28種未知病毒的說法,起源於2015年9月,中美俄意秘五國科學家,集結崑崙山古里雅冰川。這是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與美國俄亥俄州里大學,共同開展的一次活動,目的是通過鑽取深部冰芯研究各種古代環境特徵。

這個團隊在嚴格消毒的環境下,從距今520—15000年範圍內的冰芯裏分離出了較豐富的微生物,包括18種細菌和33種病毒,其中28種病毒是人類之前從未遇見過的種類。

1月份,他們在bioRxiv上發表了一篇論文,詳細介紹了冰樣本中的28種新病毒,並警告說,氣候變化可能會導致未知古老病毒的回歸。

報道說,「未知古老病毒」這幾個字眼,很多人覺得這意味著有可怕的事情發生。其實,這個結果並不令人驚訝。

過往研究表明,冰川冰芯樣品裏微生物數量大概為每毫升100—10000個細胞,而深海裏,每毫升含微生物數量在10000—1000000個,比冰川裏多得多。如果是更小的病毒,整體的數量級還要更高。

而且,這也不是科學家第一次從冰川中發現古老病毒。

科學家發現,在青藏高原出現了28種新病毒,而被冰封了數萬乃至數十萬年的微生物和病毒,也可能被釋放。示意圖(pixabay)
科學家發現,在青藏高原出現了28種新病毒,而被冰封了數萬乃至數十萬年的微生物和病毒,也可能被釋放。示意圖(pixabay)

1999年,美國科學家在格陵蘭島深達近2千米的地下冰芯樣本中,檢測到了「番茄花葉病毒」的影子,它們的基因組在冰層裏埋藏了14萬年。

2014年3月,科學家在西伯利亞的凍土層,發現了一種1.5微米長的巨型病毒。其生存的年代是3萬多年前,科學家將其命名為「西伯利亞闊口罐病毒」。

2004年,一支由法國和俄羅斯科學家組成的考古隊,在西伯利亞東北部的永久凍土中,發掘出幾具死於300多年前的冰凍「木乃伊」。發現死者攜帶天花病毒。

科學家紛紛對凍土中的天花病毒表示擔憂,因為這些病毒可能處於「假死」狀態。

除了天花病毒。1918年,西班牙流感共造成2000萬-5000萬人死亡,還有數據表明死亡人數可能達到1億,當時世界人口還不到20億人。

科學家們還從阿拉斯加永久凍土中找到過一具1918年流感受害者的遺體,從遺體樣本中獲得了那株流感病毒的全部基因組序列,發現這個病毒強於目前的流感病毒。

對這一切有一種論點認為,永久凍土中的病原體造成的危險是不可知的,目前應該專注隨著地球變暖,北半球國家將變得更容易發生通常在南半球國家才出現的疾病,比如瘧疾、霍亂和登革熱,因為這些病原體在高溫下會茁壯成長。

另一種觀點認為,不應該忽視永久凍土中的病原體帶來的風險。它們有可能是用抗生素能醫治的細菌,也可能是具有抗生素耐藥性的細菌或病毒。如果人們的免疫系統還沒有做好抵禦這種病原體的準備,就可能存在危險。

整體來說,該領域目前還處於研究的初期。在沒弄清楚病毒毒性前,對未知病毒的風險需要謹慎考慮。#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