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年一度的兩會,受疫情的影響被迫推遲到5月下旬舉行。在中共被海外追究隱瞞疫情責任、中國經濟正面臨巨大壓力、中共與國際社會的關係非常惡劣的情況下,今年的中共兩會至少有三大問題難解。

中共將在疫情下開兩會

過去,中共全國政協、人大會議一般都在每年的3月3日、5日召開,但今年由於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影響,不得不推遲到5月21日、22日舉行。

儘管按照中共官方的說辭,中國的疫情得到了緩解,但病毒仍在全球肆虐。截至4月30日,全球已有逾318萬人感染,逾22.9萬人死亡,這還不包括因中共、伊朗隱瞞疫情的數字。

因此,國際社會不斷湧現向中共追責、索賠的聲音;同時,美國等西方國家開始調查中共隱瞞疫情及瘟疫的起源和失控原因,中共當局面臨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

中共在此條件下召開兩會,外界普遍認為,今年中共兩會的主要問題有:經濟、外交、港台等。

經濟問題

儘管中共全國人大、政協,分別被指是「橡皮圖章」和「花瓶組織」,但一年一度的兩會仍是洞察中共政治變化的重要風向標。

今年的中共兩會重點,首先是中國的經濟問題。去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速度,已降到中國公佈GDP數據以來的最低值6.4%。但是外界普遍認為,中共官方的數據水份太大,甚至連中國國內學者都質疑該數據可能是負數。

今年,受疫情的影響,中國一季度的GDP增速為-6.8%,這是中共自1992年有季度GDP數據記錄以來的首次負增長。

《香港經濟日報》報道說,中共兩會的重點是確定經濟增長目標,多名中共中央核心智囊近期紛紛將這個關鍵數字聚焦在3%。

外交:中共處於毛時期以來最壞外部環境

在外交方面,由於中共隱瞞疫情,給全球造成眾多人員死亡,並重創全球經濟,包括美國、英國、德國、澳洲、印度等國家的機構和個人紛紛提出訴訟,要求中共賠償損失。世界各國也考慮追究中共隱瞞疫情的責任。

中國問題專家、美國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裴敏欣4月28日在一場網絡研討會上表示,疫情給中共當局構成了重大挑戰。

「中國(中共)正處於自1976年毛澤東去世以來最糟糕的外部環境。過去四十幾年來,中共的好運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一個極為有利的國際環境,尤其是良好的中美關係,但這種運氣已經走到盡頭了。」裴敏欣說。

另外,中共因在廣州對非洲裔移民在檢疫措施上「區別對待」,與尼日利亞等跟中共經濟聯繫密切的非洲國家也陷入外交風波,非洲多國向中共表達對本國公民「遭到歧視」的不滿。

外界認為,中共如何面對來自國際社會日益增長的壓力,將是其一大難題。

港台問題

此次兩會是香港去年「反送中」運動以來,中共首次召開的兩會,也是中共在台灣政策上接連失誤、民進黨蔡英文連任中華民國以來中共的首次兩會。

中共將在今後如何處理和面對來自香港和台灣的壓力,也是其棘手的兩大難題。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共在香港、台灣的政策上,嚴重誤判形勢,導致香港人、台灣人形成普遍的反共意識,雙方聯手反共的策略也漸成。

在台灣問題上,民進黨蔡英文上任總統後,中共一直打壓台灣的民主、自由,用金錢挖走其多個邦交國,用各種方式干涉台灣大選,並且用武力恫嚇等。

中共強硬打壓香港、台灣的民主、自由的行徑,也引發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關注與對港台的支持。

美國參眾兩院去年11月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並經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生效。該法案的目的是保護港人的民主、自由,處罰迫害香港民主、自由的中共及香港官員。

同時,美國還不斷加強與台灣的關係,並通過了《台灣旅行法》、《2019年台灣保證法》、《重新確認美國對台及對執行<台灣關係法>承諾決議案》及《台北法案》等。

中共專制、極權政權,如何與漸行漸遠的民主、自由的台灣、香港相處,成為外界觀察本次兩會的重點。

另外,中共如何防範疫情二次大爆發,如何實現所謂的「脫貧」,也可能是本次兩會討論的熱點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