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共黨媒新華社報道,中共中央成立「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並在4月21日召開第一次會議。外界指,中共此舉旨在整合政法、司法、情報、軍隊等所有強權部門,從而像文革時的「中央文革小組」一樣,可以淩駕於整個國家體制之上,可以針對任何政府部門、任何高層官員、乃至任何權利集團下手,表明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已經擺到了明面。

「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實為政治「維穩」

中共官媒報道稱,這個「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的工作重點,在於「防範打擊危害國家政治安全活動」,說白了,就是政治「維穩」。但不同於針對普通民眾的一般「維穩」和壓制,因為一般的「維穩」應該不用這麼大動干戈,反倒更像是針對中共內部不同於「習核心」的異己勢力。

據高檢網顯示,該小組組長是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成員包括公安部部長趙克志、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張軍、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國家安全部部長陳文清、遼寧省省長唐一軍、武警部隊司令員王甯、中央軍委政法委書記王仁華。

不難看出這個小組的組成全都屬於政法委系背景:中共政法委、公安、國安、武警部隊、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還有軍方,全都包括在裏面。表明這個跨部門小組可以超越一切國家專政機器,不需要任何司法程式,可以有目的的「組建各專項組」,「高效有序」地打擊任何要打擊的目標。

堪比文革時期的「中央文革小組」

這個「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的職能,堪比文革時期的「中央文革小組」。根據中共歷史網,毛澤東成立「中央文革小組」,旨在代替中央書記處和政治局,並使其發展成為中共的最高權力機關,超越所有的國家機器,而毛則通過中央文革小組,清除了黨內對其權利威脅最大的敵人劉少奇及異己勢力,牢牢掌控了中共實權。

路德社說,現在習近平成立的這個小組,其成員大多是習的親信,就是要由習完全控制。但與文革時毛澤東做的一樣,習也是在幕後操作、以便清除黨內異己、大權在握。

4月19日,原公安部副部長、中共「蓋世太保」頭子孫力軍被昭告落馬,以及司法部長付政華被卸去黨組副書記職位,都顯示習近平已經在公安部門肅清異己,基本掌握了原來孫控制的淩駕於公檢法各部門的國保及秘密警察部隊。

從後來公安部連夜召開黨組會議,批判孫力軍「兩面派」,暗示孫力軍對習不忠誠,或者是腳踩兩隻船。那麼習拿下孫力軍,就是要打擊孫後面的政治勢力。但對於這個(些)政治勢力到底是王岐山、還是曾慶紅、甚至是江澤民,目前流傳各種猜測。不過隨著這個小組接下來的動作,應該不難推測目標指向何人。

中國銀行原油期貨不交割賠百億  誰做的?

對於習要打擊的異己勢力是江、曾團夥的猜測,主要在於孫力軍和他的前上司、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都被認為是江家的親信,孫力軍的秘密警察部隊,也被指是江家的私家軍。

但對於前紀委書記、現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猜測,主要來自於兩個小組成立背景的對比。根據路德社的評論,文革小組成立時,是因為毛澤東妒忌劉少奇的能力和比他高的威望,借文革小組之力打倒劉;而王岐山在反腐過程中,不但鞏固了自己的權力,還樹立了自己「無私無畏」的形象,這顯然對習的「一尊」地位造成威脅。

路德社還以20日發生的中國銀行的「原油寶」沒為投資者及時平倉為例,指5月原油價格跌至-37.63美元,是中國銀行造成的。

路德社引述「財經真相」推特:「把油價打壓到負油價的肯定是中國銀行。在20號交割前,CEM5月份原油期貨多單中,大約有77000手合約被迫交割,這裏面中行佔了一大部份,其他國際投資機構早就撤了,中國其他幾個銀行也撤了,唯獨中國銀行竟然發起迷瞪,畢竟這不是自己的錢,割起肉來不心疼!」

路德社說,中國銀行是王岐山的勢力範圍,不可能因為低級錯誤而導致投資者巨虧,如果不是有人故意策劃,沒有其它更合理的解釋。但這個操作,既像是王對這個「平安小組」的警告,警告習這樣做後果嚴重;也可能是習作的局,故意製造混亂,再趁金融市場混亂,接管控制王的金融王國。

這說明雙方的博弈早就開始了。兩派都有自己的政治勢力,當然也都不會坐以待斃。只是,此事不但讓投資者賠了本金,還得再以巨額資金倒貼。

孫力軍落馬  是因為洩露病毒來源機密?

著名時事評論員江峰認為,中共秘密警察頭子孫力軍被抓的時間(4月1日),與澳洲多名國會議員發聲要中共為大瘟疫負責的時間切合。聯想到孫力軍的妻兒都在澳洲、以及在澳洲藏有大量秘密文檔和超過100億美元的資產,很可能是孫掌握著中共病毒來源等最高機密。而在全球各國都紛紛參與對中共追責的大潮下,中共各派勢力誰掌握著這個最高機密,誰就站在了權力鬥爭的制高點。

而孫力軍在2月20日到過武漢,他應該是在那時拿到了至關重要的有關中共病毒的絕密文檔。而這些文檔可能直接導致了他被逮捕。

在孫被捕幾天後的4月5日,澳洲國會議員安蒂克(Alex Antic)就表示,澳洲政府要向中共當局索求賠償,讓其為澳洲經濟損失買單,「他們在那個區域(武漢)製造了一個巨大的培養皿,並掩蓋真相」。

澳洲國會情報與安全委員會的主席和副主席、國會議員哈斯蒂(Andrew Hastie)和伯恩(Anthony Byrne),也都相繼譴責中共。哈斯蒂表示,「不要把澳洲政府當傻瓜,我們知道冠狀病毒是怎麼發生的、以及中共的謊言。所以無論中共用怎樣的防疫理由運來多少醫療物資,我們都不會再輕易被收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