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如一夜之間,從中國武漢傳播出來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開始荼毒整個世界。短短的幾個月時間,已經導致全球超過100萬人被感染、數萬人死亡。就連偏安一隅的紐西蘭也被嚴重感染。3月下旬以來,紐西蘭舉國進入封鎖狀態。

在經過長期的工作勞碌後,忽然被迫居家隔離,這也讓一些習慣於徒步、衝浪、健身的紐西蘭人感到不大適應。然而更加讓人迷惑不解的是這個病毒究竟來源於哪裏?為甚麼傳染性會如此之強?難道真的是來源於網絡上所說的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給帶到武漢的嗎?

實際上,簡單分析一下就可以搞明白,以新冠病毒(中共病毒)這樣高的傳染率和死亡率,如果真的是美國軍人給帶到武漢去的,那麼這病毒在到達武漢之前就會已經瀕臨爆發,就會有無數美國人已經成為病毒的攜帶者。以美國這樣多元化、多種族的移民國家來說,那麼在武漢之前就會有無數的美國人和其它國家的人在短時間內大量死亡。然而事實真相卻是相反。導致無數人在短時間內大量死亡確確實實是發生在武漢,而不是在美國,這就是中共政府無法栽贓抵賴的現實。

事實正如《大紀元》在一篇報道中所說:這次肺炎疫情最遲在去年12月1日就已經在武漢爆發,但中共一直隱瞞疫情,打壓傳播疫情真相的醫生、民眾,宣傳疫情「可防可控」、沒有「人傳人」等虛假信息,沒有採取任何防範放走500萬武漢人。中共的這種行徑,令世人麻痺大意,疏於防範,從而導致疫情在全球大流行。

由此可見,一黨獨裁的中共政府才是新冠病毒(中共病毒)荼毒世界、害死人命的源頭。當中共對醫生、媒體記者等人進行嚴厲打壓、隱瞞事實真相的時候,當中共將良民百姓當作敵人對待、進行逮捕關押的時候,當中共依賴所掌控的國家機器恐嚇鎮壓知識份子、異議份子的時候,這個政權就已經腐敗變質了,就已經不再是人民的政府,而是成為了人民的敵人。對於這個政權的真實面目,善良的中國人,是否能有所認清呢?

遺憾的是,對於當前中共政府的真實面目,很多中國人仍然沒有認清,寫《武漢日記》的作家方方就是一個例子。方方以她悲天憫人的情懷,通過優美細緻的文字,為人們記錄下了武漢疫情的殘酷真相,也描繪了掩藏在盛世中國表象下的一曲曲哀婉動人的悲歌。同時這也讓她受到了無數體制內外的腦殘們的攻擊。儘管如此,方方也沒有意識到,是邪惡的中共專制集權體制,才是導致這次病毒氾濫成災的根源之所在。在暴政面前,廣大知識份子由於缺少生存的安全感,只能對強權屈膝投降,而把人的尊嚴拋在腦後。

國內疫情仍在持續。幾個月來的事實表明,中共政府所公佈的疫情數字,並不是真實的感染者和死亡者的數字。至於在這場大瘟疫面前究竟有多少中國人喪生,人們很難知道真相了。瘟疫面前,好多人都在進行反省反思,而作為中共政府來說,又何嘗不需要進行深刻的反省反思:當今世界的主要潮流是甚麼?中國怎樣才能更好地與文明世界接軌,融入主流文明世界,而不是與伊朗、俄羅斯這些國家為伍呢?

經此大疫,世界經濟飽受重創,而導致這一病毒氾濫成災的始作俑者——中共政府,還在繼續以高壓手段打壓國內的知識份子、異議份子。當中共給自己製造越來越多的敵人的時候,那麼,他就會最終被自己的敵人所推翻。晚清政府就是它的前車之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