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5日和6日,黑龍江衛健委先後通報,新增13例和20例從俄羅斯輸入確診病例,均為中國籍。這些病例有著基本相同的入境路線:從莫斯科乘坐航班飛往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然後由符拉迪沃斯托克乘坐大巴至綏芬河口岸。

國內報導指在俄羅斯的中國公民回國避疫,但網上則有消息指莫斯科不給予這些人治療,驅逐其回中國。

俄羅斯在疫情初期第一時間禁止中國公民入境,中斷鐵路和民航運輸。與別國相比,俄羅斯針對中國的防疫措施被認為最為嚴厲。

在俄羅斯國內,針對中國公民的防疫措施也頗為嚴厲。俄羅斯媒體報導,從2月19日起,莫斯科地鐵、公共交通系統都接到命令,專門重點檢查中國人。如果警察認為證件有問題,或是沒帶證件,中國人將被帶到警察局。接下來,有人會被強行帶到隔離中心,也可能會面臨其它處罰。

官方還特別印製了中俄雙語表格,讓那些被抓到的中國人填寫個人信息。

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2月27日去信中共駐俄大使館,針對許多中國人在莫斯科街頭被警察搜捕一事進行辯護。他說,從2月22日起,有80名中國人違反了防疫隔離方面的法規。

俄羅斯總理米舒斯金更是警告,要把攜帶病毒的外國人驅逐出境。

在地華人集中的社交網絡上充滿了人人自危和人心惶惶的氣氛。有人因為出門倒垃圾,或是上學,甚至前往機場的途中被警察抓到隔離中心。

警察有時還會半夜去中國人集中的宿舍敲門。

中共駐俄羅斯大使館3月5日披露了一名中國留學生被俄方遣返的始末。法院決議顯示,該留學生抵達莫斯科後,曾收到莫斯科市首席國家防疫師令,要求其在住所進行14天的自我隔離。但其被發現在隔離期間外出購物。

3月3日,在針對一名中國留學生二審開庭時,辯護律師陳述時表示,該學生及其家長並非有意違反俄方有關行政條例,但法官表示,在莫斯科、聖彼得堡的外國人,只要觸犯俄聯邦相關法律法規即被判處驅逐出境等行政處罰。

截至4月6日,俄羅斯累計確診6343例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感染病例,47例死亡。俄羅斯總統普京也盡量減少與人直接接觸。普京上週的所有會議都是通過視頻連線方式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