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克爾·索伯利克(Michael SOBOLIK)是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外交政策委員會印太事務研究員,2020年3月27日,他通過《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NR)刊文表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中共(CCP)放了火卻反過來充當消防員。他因此呼籲美國人要看清中共的真實面目——縱火犯。

在這篇題為「不能讓中共利用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來撈取好處」的文章中,索伯利克指出,面對疫情,中共政權的第一反應是恐嚇。它強迫醫生噤聲,並禁止醫務人員發表或可挽救生命的相關發現,極力壓制人們對武漢疫情進行了解。當武漢及其周邊城市病例暴增、無法再否認疫情時,其黨關心的是權力壟斷而不是人民的福利。

文中指出,2月,隨著中共病毒在世界範圍內傳播,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出於其黨的面子問題向鄰國施加壓力,要求對方繼續與中國保持通航。而現在,(疫情蔓延全球之際)中共又竭力粉飾其錯誤,並將該病毒歸咎於其它國家,例如美國。

根據澳洲南安普敦大學的一項研究,如果中共領導人在疫情之初迅速採取行動,中國國內的病例數量有望減少95%。索伯利克表示,然而,中共沒有這樣做,取而代之的是,該黨的政治偏執狂將局部性疫情危機轉變為全球大流行。

根據worldometers網站顯示的數據,截至目前,除了中國大陸,全球至少有近47萬人感染中共病毒,其中至少有近2.2萬人死亡。另外,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中共病毒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將接近2008年的大衰退,甚至可能更甚。

索伯利克認為,就目前而言,中共政權制度性失靈正在對地球上每個國家的衛生保健系統進行壓力測試。意大利的醫院不堪重負,而美國本國的呼吸機將在四個星期內用盡。在伊朗,每10秒鐘就有人死於中共病毒。

面對當今這種局面,中共又開始了新一輪宣傳攻勢。文章指出,在這場危機中,中共今天在努力工作——不是糾正錯誤,而是改寫過去(歷史)。該黨正在進行一個多戰線宣傳運動,將中共病毒的責任轉嫁給美國,同時聲稱中共的反應為世界其它地方做準備提供了時間。中共政權還儼然以全球衛生服務提供者的身份,將面罩和測試包運送到醫療資源短缺的國家。

文中進一步指出,問題在於,中共在用這種看似正確的援助來捆綁錯誤信息。

索伯利克解釋道,這些謊言為該黨實現其更大的目的:讓中共病毒轉變為其黨的正能量。諮詢公司Horizon Advocacy上周根據中共政權和官方媒體的消息發佈了一份報告,其中詳細說明中共計劃將其戰略部門的經濟定位成「一記重拳」,讓仍受疫情影響的其它工業化國家「出局」。根據中共國防科技工業局的說法,中共必須迅速啟動經濟,「為疫情結束後的國際市場擴張鋪平道路。」

要區分中共和中國人

索伯利克因此呼籲,華盛頓的決策者應該認真對待中共這一賭博。但是也不應該寄希望於美國的朋友和合作夥伴——假設他們會這樣做。

文中舉了幾個例子作為解釋,近年來,中共通過與華為等公司合作,並通過廣為宣傳的「一帶一路」倡議,使其全球經濟足跡得以極大擴張。然而,太多的中方貿易夥伴仍然對中共政治制度的真實性質及其構成的威脅視而不見。

因此,索伯利克認為,美國必須挫敗中共的虛假宣傳運動,而且要首先從促進國內團結做起。

作者還在文中提到中共和中國人的區別。他指出,迄今為止,美國大多數公開辯論都圍繞特朗普總統將COVID-19稱為「中國病毒」(中共病毒)的決定。總統選擇這一用詞並非出於種族歧視,使用相同措辭的無數記者和權威人士也沒有,他們只是在回應中共的宣傳。

然而,這句話雖然準確無誤,卻無法區分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中國公民不是這場危機的煽動者,而是該黨自私自利應對危機的第一受害者。

因此,他提醒美國領導人,必須清楚這是一個關鍵差別,這是受害者和施害者之別。中國共產黨縱了火,然而,它「撲嚕撲嚕」身上的灰燼,搖身一變成了「救世主」。因此,美國人要齊稱其黨為:縱火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