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9日,李文亮調查結果終於出爐了。結局不出所料,當局對事件的輕描淡寫令眾人憤怒,一位網友的概括最精闢:「調查組花了40天時間,把我們都知道的情況又複述了一遍。」

前一天,3月18日,中共宣佈:湖北省新增確診病例零例,新增疑似病例和現有疑似病例均為零。湖北「清零」,李文亮調查也「塵埃落定」,武漢可能快要解封,大陸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繼續「向好」。對於當局的精心部署,中外人士都看得清楚。

調查通報疑點之一:「訓誡不當」

調查通報稱,「武漢中南路派出所對李文亮出具訓誡書不當,執法程序不規範,建議武漢監察機關監督糾正,督促公安機關撤銷訓誡書並追究有關人員責任……」

隨後,武漢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接連發出消息:決定撤銷訓誡書,並就此錯誤向當事人家屬鄭重道歉,同時已分別對涉案的中南路派出所副所長楊力及民警胡桂芳給予行政記過處分和行政警告處分。

一位網友說:「應該調查的是個人微信為甚麼會遭到警方訓誡,騰訊扮演了甚麼角色,和警方是甚麼關係?訓誡是在哪個級別由誰決定的?這些人都應該被追究法律責任才對。」

然而,中共監察委並沒有那樣追查,而是推出了級別極低的兩隻替罪羊:一名民警和派出所副所長。眾所周知,行政記過和警告處分無足輕重,罰了等於沒罰,有何意義?再者,受害人已離世,「鄭重道歉」和幾十年前的「平反通知書」毫無差別,形式上的「糾錯」只為平息民憤,不忘顯示黨的「英明」。

另外,與李文亮同期被公安傳喚的還有七名「傳謠者」,對他們的「訓誡」並沒有被撤銷。這表明,李文亮只是個案,當局將繼續它的錯誤做法、維持封殺言論的執行機制。

值得注意的是,調查組負責人在接受新華社專訪時稱,李文亮在微信群中發佈信息沒有擾亂公共秩序的主觀故意,但是,在有關部門和專家尚未對中共肺炎作出明確診斷、對中共肺炎疫情還沒有準確認識的情況下,李文亮沒有對信息進行核實就轉發了,信息部份內容與當時實際情況不完全相符。

監察委在通報中稱,武漢市公安局是「按照武漢市關於不明原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安排……依據傳染病防治、治安管理等法律法規,以及市衛健委的情況通報」,對在網上出現的轉發、發佈SARS等傳染病信息情況進行的調查處置。

這兩段話等於再次抹黑李文亮,並為查處他的公安機關辯護。既然如此,派出所出具的訓誡書到底哪裏「不當」,執法程度究竟如何「不規範」?通報完全避開不談。

調查通報疑點之二:對李文亮的治療

外界廣泛質疑,武漢醫院對李文亮的治療是否存在不及時、不規範的問題。對此,調查通報稱,「據為李文亮醫生會診的院外專家講,從李文亮醫生病案看,醫院治療比較規範,能夠根據病情調整藥物和措施。醫院建議採取和實際採取的重要醫療措施,均徵求了李文亮醫生或其家屬意見。」

此結論把死亡的責任推給了李文亮及其家屬,實在冷酷。報告未提及,李文亮的父母不被允許見兒子的遺體。這是為甚麼?

中共調查通報稱,「2月6日,李文亮醫生肺部病變嚴重,病情有惡化風險。院內專家組會診,建議轉到條件更專業的後湖院區,徵得李文亮及家屬同意後,於18時55分許,轉到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2月6日19時20分,李文亮醫生出現神志模糊,心率、血壓進行性下降……」

據大陸網友披露,李文亮於2月6日晚9:30心跳停止,20分鐘後才進行插管,上了ECMO進行象徵性的搶救。

外界有足夠的理由質疑:為甚麼李文亮轉到了「條件更專業的」院區,反而情況驟變?他在轉院二十五分鐘後神志模糊,不到三小時後去世。

一名網友說:「中共一定會吸取教訓,確保下次處理李文亮之流一定要不留痕跡。」此言讀來令人脊背發涼。中共的調查報告和這位網民的判斷,你更相信誰?

調查通報為誰擋箭?

中共對李文亮有關情況的調查通報把責任甩給了基層維穩人員,為網信辦、武漢中心醫院、武漢和湖北黨政班子、央視以及其他涉案的更高級別官員撇清干係,保住了許多人的烏紗帽。

這一次,地方警務背了個名義上的大「鍋」。大陸網友說:「小小基層片兒警能影響新聞聯播!」

公眾有太多的疑問:既然武漢公安局撤銷了對李文亮的訓誡,為何不對其他七人正名?既然「訓誡書」不當,武漢公安就此道歉,那麼轉播訓誡「傳謠者」消息的央視是否也應道歉?既然通報所述絕大部份內容取自李文亮去世前即為公眾所知的訊息,為何調查費時四十天之久?

事實是,中共監察委自己查自己,當然犯難。派出所、公安局、武漢中心醫院、武漢市和湖北省的大小官員,都是為黨辦事,對黨「負責」。他們按照黨的意志打壓李文亮。如果追責任何一個官員,都會拔出蘿蔔帶出泥,挖出更多見不得人的秘密。中共怎麼敢呢?它敢說網信辦不該監控微信?它敢說李文亮傳出的是真相?它敢說央視有問題?黨就靠著央視造謠和傳謠呢。

一位網友提到了2016年碩士生雷洋被嫖娼事件。當年,涉事警察無一受罰,這種前所未有的處理結果說明了甚麼?「從那一年起,中共的執政理念就產生了變化:黑警這些狗腿子再惡,是站在自己一邊的,民憤越大,黑警越沒有後路,對主子就越忠誠,就越敢向民眾下狠手。如果處罰他們,寒了手下的心,以後需要他們對人民大打出手時他們瞻前顧後,豈不是親痛仇快了?正是在這個理念指導下,此後我們再也沒有聽說過任何警察因草菅人命而被追究責任,專政機器越來越旗幟鮮明地站在民眾的對立面上,做法越來越粗暴,早已經不再顧慮民眾怎麼想。」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爆發以來,湖北等地一些官員和基層人員被免職、被處分,這些處理都是極其輕微、無關痛癢的。然而,中共自上而下瞞報中共肺炎疫情,造成的損失卻是數以千計、甚至上萬計的人命代價。

中共病毒害了李文亮

中共監察委調查組負責人對新華社聲稱,李文亮是共產黨員,不是「反體制人物」。中共多次強調李文亮的黨員身份,殊不知,對於一個否定普世價值、踐踏人民尊嚴和權利的政黨,加入其中的成員有權利和自由隨時退出;對於一個不斷地製造冤案和災難的體制,人人都有理由反對它。

李文亮的悲劇是由中共一手釀造。他在深夜被黨的派出所傳喚,被黨的民警訓誡,他被黨的醫院領導批評。最終,黨的醫療團隊沒有治好他的病……在他去世後,黨的調查組還把許多責任推給了他和他的家人。李文亮的親屬對這份遲來的調查通報會滿意嗎?

李文亮事件提醒人們:中共永遠不會認錯,它的「平反」、「糾錯」、「調查」,都是為了黨的利益而玩弄公平正義。中共病毒提醒世界:只要中共存在,它就會不停地以謊言封殺真相,相信它、親近它、受它擺佈的個人、團體和國家將付出慘痛的代價。#